96
Summer_Jade
2018.01.19 20:53* 字数 2055

终于忙完了期末考试,抬眼看,有的人家已经挂上了红灯笼。天黑了,我躺在床上。可以放松地去感受越来越浓的年的滋味了啊,我轻轻闭上眼。

不须迎向东郊去,春在千门万户中。——清·叶燮《迎春》

天黑乎乎的。农村的夜,自然没有什么路灯,唯有家家户户窗口透出白炽灯的暖黄,门口大大小小的红灯笼以及挂在一排排小平房外的串串彩灯,斑斑驳驳地闪烁在脚下的小路。我和妹妹匆匆走过一排排小房子,隐约听见人们的说话声,孩子的笑声以及油锅的兹啦声。

雪下着,但还没下多时,地上只有我们四排浅浅的脚印。小路上没有什么人,偶有一两声二踢脚远远地传来。大概都在忙着过年吧,想到这里,我便更加急切地想要回到温暖的屋子里。家人们已经在包饺子了吧。

走着走着,另一条小路上,隐约看见一个中年女人敲着木鱼,一遍又一遍地大声唱着“南无阿弥陀佛”。我有一些害怕,却听妹妹在旁边笑着说:“没事啦姐,她是我们村一个信佛的人。”我才放下心来,却愣愣地听着那悠扬的声音渐渐远去。



田家占气候,共说此年丰。——唐·孟浩然《田家元日》

雪渐渐大了,而四排越来越深的脚印也七拐八拐地到了村子最西侧的那间房前。“呦,俩小疯子,疯一天疯够啦!”姥爷带着笑声的嗓音远远传过来。最小的妹妹大眼睛忽闪忽闪,坐在舅妈的怀里,饶有兴味地看着我们。我们享受着温暖,却也兴冲冲地帮着一家人“打下手”。妹妹是擀饺子皮的一把好手,而笨手笨脚的我只能包几个歪歪扭扭的饺子,却像做了很大贡献一样从头到尾乐乐呵呵。我顺便用咸菜包了一个饺子,这是我们的“风俗”——吃到它的人会是接下来的一年中最幸运的人。一大家人,挤在一间小小的屋子里,生火的生火,切菜的切菜,帮倒忙的帮倒忙——暖融融的。

八点整,电视中传出了春节序曲的声音。像魔咒一样,本平静的村庄突然热闹了起来。天空中绽开了第一朵烟花,像是落在地上的第一片雪,马上接连不断的第二片,第三片……黑黑的天空霎时绚烂无比,一束束光柱在空中绽放出绚烂的花朵,和那陨落的前一秒最后耀眼的金光。雪,也越下越大,已经在地上积了厚厚的一层。光滑干净的雪面上,闪着金灿灿的光。

屋内的大锅冒着蒸汽,家人们边看电视边开始聊起一年来大大小小的种种,而我和妹妹坐在热乎乎的炕上,聊着各自生活中的种种,有时,看到电视里某个喜爱的明星后兴奋地跳到电视前狂吼呐喊,顺手拿起手机“咔嚓,咔嚓”拍下几张大头贴。最小的妹妹却静静地坐在窗边,显然对天空中的烟火更感兴趣。真好啊,经历漫长的一年,一家人终于真正地,完完整整地团聚在了一起。这就是,过年应该有的样子吧。

图片发自简书App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宋·王安石《元日》

嘀,嘀,嘀……报时声响起来了。“过年啦!”一瞬间,好像早有准备,鞭炮,爆竹劈啪作响,响彻云霄,更多的烟花冲天而上,映照的天空绚烂多彩。我们也翻出早已买好的烟花,尤其是我和妹妹,不顾灰头土脸,兴冲冲地把屋子翻了个底朝天。“砰!砰!”两声巨响,愣是把我下了一大跳。“姥爷!不要突然放二踢脚!”我“愤怒”地大吼。我们打打闹闹地在地上摆下了第一个烟花,茫茫大雪中,我好不容易点燃了导火索。我静静地看着火苗顺着导火索移动,看着火苗熄灭的瞬间冲天而去的光柱,看着金色的大花球在我头顶上炸裂——几秒,又仿佛是几分钟后,更多的花球绽放在小屋上方的天空,我的世界里,却只剩下了安静,绚烂的色彩仿佛定格在了眼前,直到它们渐渐,渐渐地消失,最后连眼前的幻象都不再存在,我却依然静静地站在那里。很美,很快乐啊,真的。

“回屋吃饺子咯!”我回过神来,发觉肚子已经咕咕叫了。冲进屋里,妹妹掀开大锅盖,屋里顿时充满了热腾腾的“热气”。雾气朦胧中,饺子端出了锅。我狼吞虎咽地吃着,忽听得妹妹小声说:“我看到咸菜馅饺子了!”我悄悄使了个眼色,她顿时明白,忙拿起盘子朝着姥姥走去:“奶奶,我帮你夹饺子了!”便一股脑地将几个饺子倒进了碗里。我静静地等待着,终于…“呦!这是什么馅儿啊!”“咸菜!”家人们兴奋地祝贺,而我和妹妹站在旁边相视而笑。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鼓角梅花添一部,五更欢笑拜新年。——清·孔尚任《甲午新年》

烟花渐渐少了,鞭炮声也渐渐变小。我躺在温暖的炕上,妹妹早已进入了梦乡,大人们也在准备着睡觉。手机里一声又一声的消息提醒,是一条又一条新年的祝福。雪也小了,透过窗户,可以看到万家灯火,红彤彤的,像是喜庆的海洋。

我是城市里的孩子,却对农村淳朴的新年情有独钟。人们都说,小孩子喜欢过年。我呢,虽然不算是小孩子,但还是没有褪去天真的想法。我没有经历过太多,过年,便是现在我单纯的时代里,最幸福的时候吧。有欢乐,有喜庆,更多的是满满的幸福。

突然想起那句“南无阿弥陀佛”,或许,这是一句美好的祝愿。

为什么我们那么看重过年?也许一家人在一起的这种幸福感,是在平时很少能体会到的吧。

又一年

我睁开眼睛,刚才仿佛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很美,梦里有烟火,有饺子,还有一家人,还有好多好多。

一抬头,天已经快亮了,那些灯笼,仍然闪烁在那里。

嗯,又要过年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在此,谢谢所有能够耐心看完一个高中生不成熟的随笔的各位。∩__∩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