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格视角――不是人人都能换角度看世界

   

图片发自简书App

  “当你看不懂世界的时候,就换个角度去看吧”,这句带有哲学性和思维性的语句,成了越来越多在前进道路上不断探索的人的座右铭,然而是不是每个人都能够“说到做到”呢?恐怕这背后需要探讨的逻辑是很复杂的。

        人在看不懂世界的时候,大部分人应该都是处于挫折和困难之中,对眼前要走的路充满了迷茫和无解,所以才想着“能否有一位圣贤来指点一下”,于是这个“换个角度看世界”的无名圣贤横空而来,指点迷津。话虽如此,但是“换角度”的关键步骤还得我们亲自去走不是嘛?于是我们基于这位“圣贤”的指引,开始变换自己看世界的角度:过去自己太自我了,其实我应该表现的合群一点……其实他还是一个很不错的人,也是有优点的……真是太笨了,过去只觉得这件事应该这么做,原来还可以这样。

      角度一换,似乎世界重新焕发了生机,感觉自己找到了人生的新大陆,于是你非常内疚又非常开心,内疚的是过去的自己为什么看不到这些,开心是自己重新找到了生活的意义,然后你会又充满无奈的想:过去的事情,没有办法挽回了,只能让它过去吧,鼓起勇气继续前进吧。

      于是,新视角下的世界又让你开始了新的生活。这有什么不对么?人人都是如此不是嘛?过去的怎么挽回,又没有时光机,只能对过去说声抱歉,继续前进。然而不知道你有没有数过,自己有多少次这样的重复经历,不断的“换视角”,让过去过去,迎接新的生活。那问题就在于,换的是视角,还是人格?

人格视角的主导因素――目的和情绪

图片发自简书App

    心理学上有一个著名的实验“非注意性盲视”,实验者安排志愿者门在一个规定区域传球,要求被试者数出志愿者们传球的次数,实验过程中实验者安排了一个戴着大猩猩头套的人员,穿过正在传球的这些志愿者中间,传球结束后,实验者问被试者总共看到了几次传球,被试者基本上都回答了上来,而当实验者问被试者有没有看到一头大猩猩穿过时,被试者们都很惊讶,表示没有看到。

      很显然,这个实验的最终目的并不在于测试被试者们的计算和观察能力,而是最基本的“注意力”。也许很多人都认为这种现象很好解释,被试者们在实验过程中,注意力都集中在了“传球”这件事上,当然不会去留意其它的事情。按照人正常的逻辑来说是完全合理的解释,但是从生理学角度来看,从人的视觉系统工作原理来看,当我们看到事物时,是因为光的反射,再传到我们的眼球晶状体,最后在视网膜上成像,而实验中活生生的一个人从我们面前走过,却毫无察觉,而且作为一个双目健全的人,怎么想来都觉得让人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因此我们不难得出一个结论,人的视角在很多时候都会“遗漏”眼前很多事物,而且这些视角所能捕捉到的信息,绝大部分受制于我们内心的“目的”和情绪的“状态”。举个简单的例子:当一个人爱上另外一个人的时候,对方在自己眼中似乎是绝对的完美,无论是语言还是动作,都是那么的让人心动,此时我们的视角会刻意屏蔽对方的缺点,这就是所谓的情人眼里出西施

      而陷入了“爱河”的我们,难道就不再是我们了嘛,我们眼睛的视觉系统出现了异常工作了嘛?显然不是,按照心理学上的框架效应来说,这就是我们在心智上已经设定好了一个“框架”,之后就不断在已有的“框架”里不断填充就好了,这个框架也可以解释为“虚化的印象”,对方就是如自己一直以为的那么美好,一举一动都验证了自己“虚化的印象”。

      此时出问题的不是自己的“眼睛”,而是我们的“人格”。心理学家普遍认可的人格理论便是7种人格论,也就是说在我们身体里“装”有7个不同的自己,而且会在我们不同的情绪下出现,我们称之为“亚自我”。之所以有不同人格主导着我们,是因为人这个社会性动物,需要通过调节自己来适应不同的环境,并且实现自我的目的。当我们陷入到“爱河”时,我们可能开启了对应的人格模式,所有的视角也会转换成这种人格模式下的视角。

人格视角的错位――对人不对事

      人在每一个成长时期,都有着维持自我人格的世界观,这也就是为什么人会是一个不断犯错又不断总结的“高级物种”,所谓“错”也只是人定义出来的东西,人在特定场景和特定时期的产物。例如:今天跟自己的好朋友为了买一双鞋发生了争执,自己一时冲动骂了他一句“铁公鸡”,以至于让他羞愧难受,事后才醒悟是自己的错。那么这里的错,就是由自己和朋友,以及“买鞋”这个行为,这三个因素组成的场景下的产物,缺少任何一个因素,“错”都不成立,另外还有一个时间“今天”,这个特定时期如果是昨天和明天,也是构成不了“错”。

      人与动物最大的差别可能就在于有没有“反省”这个东西的存在。既然“错”被架构出来了,那么人与人之间就产生了无法继续进行社交的“矛盾”,解决这个“矛盾”的关键,就在于“认错”和“包容错”的心理机制诞生,然而这些心理机制诞生的前提是“反省”。

      其实这里所说的“反省”就是所谓的“换角度”。首先作为犯错主体要通过“反省”去识别自己在那个场景和时期的“错”,而犯错的主体不可能去孤立的“反省”,也就是说还得把自己摆在对方的立场去反省,这样反省出来才能让自己信服。例如:自己当时为了买那双鞋说了一句很伤人的话,如果我仅仅是从自己的立场去定义这句话很伤人,而不从别人是否真的对这句话产生了“难受不好”的反应去反省,那么我以后只会对“铁公鸡”抱以“抱歉”的态度,而不会为他人的“羞愧难受”而抱歉。这也就是为什么生活中很多人反省不到关键点上,而失去了良性社交的机会。

      当一切反省的目标都在于“人”时,就形成了所谓的“人格视角”,也就是以“人”为中心的视角,通俗解释就是“对人不对事”。“铁公鸡”只是一个形容人“吝啬小气”的代名词,如果我们不是从“人格视角”出发看问题,那么我们的视角只会停留在以事物为中心的视角,我们就会在“用词”上考虑问题,于是便形成了这样的思维:既然“铁公鸡”这个词不好,下次用个文雅一点的词就好了,“葛朗台”。很显然,这有点荒诞和滑稽,但是生活中就是存在很多这样的人,如很多政客执着于外交辞令上,而总是跟不上自己的政治目的,这就会成为空谈误国的实例。

图片发自简书App


      人,是万物之灵,是一切生产活动的主导者,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因此,一切问题的原点和中心,都应该追溯到人,那些脱离“人”而讨论事物的对错,都是离开了本质而拘泥于事物的表象,是一种抓不到问题核心点的视角。

换角度看世界的代价

      既然我们弄明白了,所谓“换角度”看世界,换的不是“视角”而是“人格”,那我们是不是只需要从人格方面着手,就能够避免自己的“视角遗漏”呢。答案当然是“不可能的”,首先心理学上的“人格”,是一种精神状态,并没有实实在在的物质基础做支撑,研究人格只是对人的行为和性情做一个普遍的分类定性。其次,无论转化成什么人格,总有这个人格状态下看不到的东西。

      因此,想要做到避免“视角遗漏”,这是一个不可能的事情,那么难道我们就只能接受这种不能改变的事实了么?当然也不是,这需要有代价,就如做任何其它事情一样,需要付出一些东西。既然每个人的人格都存在不足,每一种人格都有缺陷,那么我们只能通过其它路径去弥补这些缺陷。

      勤能补拙也许是最好的代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