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19|陶醉的表白】《遇见你,情深缘浅》| 青春的连载不断线

获取授权

本文为林震原创小说,未经许可,不得转载。若有转载需求,请以简信或者QQ联系。


文集:青春的连载不断线 |《遇见你,情深缘浅》


前情提要

【Ch.14|幻梦的旅程】《遇见你,情深缘浅》| 青春的连载不断线

【Ch.15|飘然的目光】《遇见你,情深缘浅》| 青春的连载不断线

【Ch.16|爽朗的笑声】《遇见你,情深缘浅》| 青春的连载不断线

【Ch.17|虚张的愤怒】《遇见你,情深缘浅》| 青春的连载不断线

【Ch.18|撕心的呼喊】《遇见你,情深缘浅》| 青春的连载不断线


【Ch.19|陶醉的表白】《遇见你,情深缘浅》| 青春的连载不断线


遇见你,是我的青春;错过你,是我的年华。

六年前,林芷惟暗恋着李少海;六年后,李少海恋上了林芷惟。

是误解,让两人越走越远;是宿命,让两人且行且近。

眷属终成,却藏物是人非;由爱生恨,只因情深缘浅。


(三班和二班的足球比赛,战斗焦灼。)

压哨进球!

罗老师示意比赛结束。

同学们冲进场地,纷纷送来祝贺。

我和大家一一击掌之后,从人群里退了出来。

我的伤口越来越疼,每走一步如同撒了一把盐。

清禾和阿秋仍旧在包围圈里,两人相互吹牛的声音一浪高过一浪。

等我在场边坐下的时候,一阵钻心的疼痛让我惊醒过来,伤口外的血液似乎凝固了,但是不断地运动使得伤口反复暴露在外。

一条血痕沿着小腿侧面一直延伸到袜子,染红了一圈。

我试着用水清洗伤口,但是浇了两次之后,我疼得厉害,咬紧牙关,五官挤到了一起。

忽然,有个身影出现在我身后,一种无形的压力在背后涌起。

我狰狞的表情不想让任何人看到,索性低着头假装不在意。

过了一会儿,林芷惟蹲在我的脚边,紧紧盯着我的伤口。

我慌忙用手盖住伤口。

她并没有抬头看我,只是操起大拇指和食指,像个夹子一把我的手挪开。

​哗啦啦,一整瓶矿泉水倾泻在我的膝盖上,我疼得直叫唤。

“一点都不像男子汉,”林芷惟反而取笑我,“别叫了。”

见状,我紧闭嘴巴,也不敢看自己的伤口,却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我的膝盖上擦来擦去,有点痒,也有些疼。

林芷惟挪了挪身子,背对我,正好挡住了我的视线。

我看着林芷惟的背影入神,一股清香传进我的鼻子。

我下意识地伸手想要触碰那股香气的源泉,却惊讶地发现自己的手脏得不像话。

我伸出去的手又缩了回去,心忽然跳得很快。

“林芷惟,”我希望能表达一下此刻的感谢,“谢谢。”

她的动作忽然停了一下,然后摇摇头,又捏了一下我的小腿,“别动。”

我竟然对着她的背影微笑起来,连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但是很快,我意识到自己摆错了表情。

阿秋急急忙忙地跑来,边跑边喊,“少海,原来你在这儿啊!”

我赶紧收起微笑,换成痛苦的样子。

阿秋绕到林芷惟的面前,看了看我的伤势,不由惊呼:“沈忘川那小子把你伤成这样,刚才没多给他两拳,算他走运!”

我摆摆手,“无所谓啦,又没掉块肉,比赛赢了就好。”

阿秋也蹲在林芷惟旁边,似乎想帮忙。

林芷惟看了看阿秋,又瞧了瞧他的手,说:“你手脏,别碰。”

很快,罗老师也带着医务室的老师走到我旁边,观察了一下我的伤势,然后利索地包扎起来。

直到林芷惟站起身离开,我都没有看到她的脸。

我有些失落地摸着医务室老师给我包扎的伤口,亦步亦趋地回到教室。


人群已经散去,胜利的喜报传遍了整个校园。

沈忘川带着几个男生走进教室,见我正趴在桌上休息,索性径直朝我走来。

他拿了一瓶可乐放到我的桌上,但是居高临下的姿态仍旧不减,“李少海,我们今天虽然输了,并不代表从此惧怕你们三班,找个机会下次再战。”

我并没有被他煽动起来,反而懒懒散散地说:“今天也只是我们运气好,下次也不一定会赢,我对胜负看得很淡。”

沈忘川眼见拉不起我的兴趣,也就拽着几个跟班准备离开。

但是,他们走出教室没一会儿,沈忘川又折返回来,悄悄地说:“你告诉邓哲秋,如果这个学期的期末考试,他只要有一门成绩比我高,我就放弃苏萤。”

一听到这句,我忽然站了起来,有点怀疑地看着他,随后又找了找阿秋。

“你不用找了,他不在,”沈忘川摸了摸额前的头发,“不过,我愿意和你交个朋友。”

他莫名其妙地伸出手来,让我措手不及。

我惊诧地下巴快掉到地上,“你确定是对我说的?”

他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自己的手,“你说呢?”

我摆了摆手,有点为难地说:“朋友就朋友呗,何必客套。”


1999年,5月。

很快就要进入夏季,整个初一学期即将结束。

我和清禾依旧对各类文章进行着激烈的讨论,阿秋却忽然像开了窍,竟然在放学的路上问起了学习上的问题。

清禾半信半疑地绕着阿秋转了好几圈,始终不相信他能变得热衷起学习来。

当然,也许只有我和阿秋本人知道其中的缘由。

然而,仔细想过之后,我同样也像清禾一样,并不知道真正的缘由。

天气逐渐变热,多雨的时节让空气开始潮湿。

我们三个登上楼顶,俯瞰城市的一角,心情大好。

远方的山丘立在几座大楼之间,鸟群呼啸着划过我们的头顶,楼下操场打篮球的,踢足球的,追逐打闹的同学放佛一只只蚂蚁。

完全放空的内心,被风吹上了天,我和清禾竟情不自禁地唱起了时下流行的歌曲,慢慢地,越唱越大。

在不远处眺望远方的阿秋,听到熟悉的歌声,也参与进来。

三人齐声高唱,也不管是不是在同一个调子上,一直到歌曲唱完。

大风带着我们的歌声,飘扬在头顶,没有外人介入进来,也不会有旁人听得见。

兴奋之时,阿秋摘下眼镜,张开双臂,大喊:“林芷惟,再见!”

我和清禾惊得差点从高台边缘跌下来,气氛忽然之间沉重了许多。

我俩赶紧跟到阿秋身后,盯着他看。

只见阿秋笑得坦然,一副即将慷慨就义的表情,“怎么啦,你们看什么看。”

清禾拉了拉阿秋的衣服,“喂,别想不开,这里是七楼。”

“我有什么想不开的啊?相反,我想开了,我喜欢的是苏萤,不是林芷惟!”

说完,阿秋竟然开心得手舞足蹈,犹如一支花骨朵,好不容易等来了花季。

清禾也莫名其妙地跟着他又唱又跳,两人还不停地打着节奏,拍着手。

“我也想开了!我喜欢的是方星晴!啊,真爽!”清禾也学着阿秋,朝着天空大喊。

两人喊完,朝我诡异地笑着,似乎想拉着我进入他们的节奏。

我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只好站在原地,继续哼着我的歌。

他们两人迅速站在了同一战线下,于是把矛头直接对着我。

“李少海啊,都说朋友之间要有分享的精神,今天我和阿秋都向你吐露了心声,你难道不准备表示一下?”

我躲着他们的眼神,言不由衷地说:“我,我表示什么?那我也只能祝福你们了。”

阿秋猛地冲上来,用手臂夹住我的脖子,“少海,你少来了,你肯定和清禾一样,喜欢方星晴,对不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