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天无月亦无雪(二)

图片来自百度


爸很生气,他托关系,找人将晴月送进了最好的重点班,没想到晴月居然成绩直线下降不说,还被淘汰到了普通班。

那天放假,晴月回来,我同她还有她同学一块去广场散步然后送她去上晚自习。

爸突然开着车过来叫住我们。

很生气的说:

这次要是你被淘汰了!就不读啊!到了十八岁自己滚!我不会给你交学费的!

我清楚的记得那天天气很好,温和的阳光让原本初秋的微凉没那么让人察觉。

然而晴月脸上的血色却一瞬间褪去。

之后就是长久的沉默。

爸以前就说过类似的话,那时他发现了晴月的半夜溜出家门的举动。

气急之下怒骂了晴月一顿,说:

还有一年!你要是考不起国重到了十八岁自己给我滚!

然后晴月才开始努力学习,之后填志愿还故意赌气偏偏不填国重。

我当时不知道这句话对她打击那么大,而当我这次又听到类似的话的时候,我和爸妈都还不知道晴月已经考完试,拿到成绩,并且已经被淘汰到了普通班了。

彼时的我还安慰她说,没事,这次考试努力一点就是了!

那几天正好晴月学校要交下学期的学费,妈原本就打算隔一天去交的。

可是就是隔了一天,一切就变了。

那天下午,爸爸说了狠话后走了,晴月就先让我回了家。

然后!她居然让她同学陪她去KTV了!她喝了多少酒我并不知道。

我只知道学校给家里打电话的时候说,晴月去学校发酒疯把班主任大骂了一顿,还直接旷课一整的晚自习!

这件事让我再次意识到她是个疯子,就像我第一次发现她在左手腕留伤后有了自残倾向后,骂她是个疯子一样。

那晚晴月没回家,她就突然消失了。

电话关机,许雅那儿也没有她的消息,妈妈甚至找到了姜雯雯那里。

过了好几天,我才知道,晴月居然住在顾少羽家里!

晴月不是一直躲着顾少羽吗?怎么就住他家去了呢?

我知道晴月是怕了,因为上次过年她离家出走后回来被打的时候爸说过,若她再离家出走,就打断她的腿。

我只是没想到,晴月居然那么快就去了C城。

她偷偷让项翔回家拿了行李箱,放了一些衣服,就那样毅然决然地去了C城。

我是从许雅口中知道的。

那个时候,晴月已经离家半个多月了,手机也一直关机,妈急哭了好几次。

又过了大概半个月,爸终于坐不住了。

他让在C城的亲戚开始找晴月。

我还记得那时是晚秋,爸每晚回家都会习惯性的望一眼晴月的床铺。

才一个多月,爸突然好像老了好几岁。

我请了假,跟妈说要去C城找晴月。

妈在我临走时给C城的大姨打了个电话。

我下车后,将行李放到大姨家里后,便去了林晨彬的学校。

许雅告诉过我林晨彬的电话还有学校地址。

但是当我站在学校门口给林晨彬打电话时,我并不是十分肯定他一定知道晴月在哪里。

虽然我可以肯定的是,晴月来C城,即使她自己不和林晨彬说,项翔也一定会说。

林晨彬知道我来,并不吃惊。

他不能出学校,所以很直接的给了我一个号码。

他说,晴月在阳霜那里,她的手机掉了。

阳霜,我们的小学,初中同学。

初二那年就不读了,最后一次见她是在初三要中考的时候,她怀着孩子来学校看同学。

而晴月,怎么会在她那里?!

我风急火燎的找到阳霜的位置,而当我见到晴月和阳霜时,已经凌晨两点多了。

我跟大姨说的是,我去找了晴月的一个在C城的好朋友,他或许有晴月的消息。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杨晖成,晴月的劫。

当我在空荡荡的街头看到从远处灯红酒绿中走出来的晴月时,自动过滤了她旁边妖娆美艳的阳霜。

齐刘海,素颜,衣服是自己的。

晴月没有变,还是原来的模样。

我过去抱了抱她,这才看向了阳霜。

丰腴的身材,美艳的浓妆,性感的衣服,这么冷的天却穿着薄薄的丝袜。

阳霜,谢谢你照顾我姐!

我从凌乱的思绪中找到了自己的声音,将它组成我想要表达的意思。

阳霜只是点了点头。

因为她正接着电话。

她对我们说:

等会儿去吃宵夜,吃了宵夜有人送我们回去!

我只是皱了皱眉,晴月也没说什么话。

我想问她是不是闹够了,要不要回去。

可是话到嘴边却说不出口,因为我也不确定,这个时候她回去,会不会真的被爸打断腿。

过了一会儿,两辆车开了过来,车上的人跟阳霜打了个招呼。

我不懂车,却也看得出其中那银灰色的车,价格肯定不便宜,因为它看上去比一般的车要高档很多。

阳霜带着我们走过去,她径直去了前面坐下,我和晴月坐后面。

后面已经坐了一个人了,一个二十几岁的男人,有些胖,用我看人的观点就是,他长得有些丑,胖丑胖丑的。

开车的是杨晖成。

不过当时,我并不了解他。

只觉得他长得很耐看,绝对算不上丑,但也不帅。

还有就是,看起来像是三十岁了,很成熟。

和以前我们在学校接触的男孩子都不一样。

晴月并没有多注意这些。

她从看到我就开始沉默了,仿佛她看到的是爸。

目光里居然还有戒备和疏离。

十一

吃饭的时候,杨晖成和他的朋友们并没有让阳霜介绍我们,一切都很平静。

只是我看到,他的目光一直在晴月身上。不!还有我。不过他只在我和晴月见多看了两眼,之后就不再看我了。

晴月是齐刘海比我更好看更标致,即使我们长得一模一样。

就在阳霜去上洗手间的时候,杨晖成给了一张名片给晴月。

他说,他从来没给过女孩子名片。

晴月只是看了看他,然后把名片接了过来。

回家的时候,杨晖成让他朋友去开车,在阳霜和我不在晴月身边时,低头在晴月耳边说了几句话。我赶紧走了过去,像护鸡仔一样把晴月拉到了我身后。

在他走之后,我问晴月杨晖成跟她说了什么。

晴月睁着迷蒙的眼睛望着我说,

他跟我说,有事可以给他打电话。

我有些不快,杨晖成这是咒晴月出事啊!

也不知道怎么了,我一看杨晖成就想让他离晴月远一点。这是一种莫名地敌意,这是在我对晴月之前遇见的所有人中从未产生过的敌意。

杨晖成送我们到了阳霜家所在的小区门口。

我看着晴月,她正望着杨晖成走的方向发呆。

目光里,是我不懂的深沉诡谲。

阳霜家,不,应该是阳霜现在住的地方。

一间凌乱的房间,跟我们在家的卧室一样大。到处是散乱的衣服,化妆品。床头是一块大大的镜子。打开的衣柜,满满的都是各种颜色鲜艳的衣服。

晴月的行李箱靠在衣柜旁边,在房间的角落里。

阳霜卸完妆从洗手间出来,正好看到晴月拿出杨晖成给她的名片在看。

这是什么?

她凑过头去看了看。然后皱着眉把那名片拿过去,直接扔进了梳妆台旁边那纯粹是摆设的垃圾桶。

这种男人没一个是好的,你别理!

然后她把床上的衣服一收,窗帘一拉。对我说,她去隔壁她朋友那里去睡,我和晴月睡她这里。

那天晚上,晴月对我说,

晴雪,你知道阳霜做什么吗?

晴雪,前几天阳霜拉着我喝酒,我们都喝多了,她叫了她哥哥去打架。

晴雪,你知道吗?回来的时候,她哥哥对我动手动脚的。

晴雪,你知道吗,当时我好害怕。

晴雪。。。。。。

晴月跟我说了很多,很多。但她最后也没有说想要回家,我知道,她怕。

她有的时候,真的和爸很像,同样倔得撞了南墙也不回头。

那天晚上,我并没有睡着,晴月也是。

十二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醒了。

看着同样黑着眼圈的晴月,我叹了口气。

你再睡会儿吧!我回去了,大姨要担心了!

回到大姨家,我给妈发了个短信。

我跟她说,林晨彬或许知道晴月在哪里。

我不能劝晴月回去,也不能让她不回去。我只想,让她在外面多待一段时间。等爸脾气没那么大了再回去。

妈是知道林晨彬的,于是她非常有效率地找到了林晨彬学校的地址。当天奶奶就来了C城。而陪奶奶去找林晨彬的,还有三姨的儿子肖宇哥哥。

我不清楚肖宇哥哥是怎么压着林晨彬去找的晴月,也不清楚奶奶到底对晴月说了什么,更不知道为什么晴月会从窗户逃走。

正如,我并不知道将晴月下落说出去会是怎样的结果一样。

晴月彻底失踪了,她从阳霜那里离开了。之后谁都联系不到她。

而我也回去读书了,直到一个多月后放寒假我才又来到C城。

高中之后,晴月成绩下滑,还离家出走。家里气氛总是很压抑。而我也只能拼命读书,努力在爸妈面前表现得乖巧懂事,才能让他们在忧心之余能有一些笑意。

从小,晴月就比我聪明。可我的记忆力却比她的记忆力要好很多。

所以她读的理科,而我选了文科。

我想,爸妈最初开始将我和晴月区别对待的时候,应该是小学毕业,爸想送我们去学钢琴的时候。晴月嫌要早起,怎么都不去。而我则是跟爸商量了一下,他让我学钢琴,就必须让我学画画。

于是,在初中开始前的那个暑假。爸妈每天看着我早起去学钢琴,下午又去学画画。而晴月总是睡到中午吃饭,下午则是跑去疯玩。所以对晴月才越来越严苛,觉得她不用心,不努力。

所以,晴月,我一直都觉得我亏欠于你。

当我从脑海里找出杨晖成的号码时,我第一次感觉我的记性好,是有用的。

晴月一定在他那里。我的直觉告诉我。

杨晖成知道我找晴月时,很直接的将晴月现在的号码给了我。

我不知道晴月接到我电话时是什么样的心情。但我知道,我的心情很复杂。

晴月,你过得好吗?

你呢?晴雪?

晴月,给家里打个电话吧!妈很想你!

好。

我瞒着大姨,说去市中心的图书馆看书。

然后偷偷去找晴月。

她胖了,脸圆圆的。但也只是脸圆了。

人变了好多,和从前完全不一样了,即使还是那张脸,还是那个人。

可是感觉却完全不一样了。

十三

她带我去了一个茶楼,那个下午,晴月跟我说的事情。让我突然好想哭。

她爱上了杨晖成,在他强奸了她之后。

杨晖成是个伪君子,我的直觉没有错。

然而那个时候,晴月就像个困在渔网里的鱼,甚至并没有觉得自己被困在里面,还安之若素的那种鱼。

傻得让人心疼。

她义无反顾地爱上了杨晖成。

她跟我说,杨晖成带她去吃了一碗面,

所以她就爱上了他。

一碗面就把自己给卖了,晴月!你是真的傻啊!

我知道,晴月虽然不像我那般爱看小说,可她却比我活得更像是在梦里。她能将所有的事情简单化,童话化。

她说,她爱上了。

我不怀疑。因为顾少羽,林晨彬当时对她那样好,她也从来没有说过爱。

爱,多么简单一个字。多么复杂的意思。

然后呢?

晴月笑了,带着一点落寞。

她望着窗外说,

杨晖成把我放在了他朋友家,就是那天和我们一起坐车后面那个,大概一个多星期吧。开始的时候,我怕打扰他工作,一直没有打他电话。

然后,我发现杨晖成那个朋友和他的老婆是做那种工作的。

在说到那种工作的时候,晴月目光有些闪烁,有种深沉的难过像是要溢出眼眶一样凝结在她眼睛里。

她转过头认真的看着我,一字一句地说,

晴雪,你知道什么是公关小姐吗?就是那种专门给有钱人做情人的那种?

我怔了,看了那么多年小说,公关小姐也还是清楚的。

晴月知道我懂。她喝了一口咖啡,继续说,

杨晖成的朋友跟我说,他把我放在他那里,就是让我跟着他们做那一行。我当时就哭了,然后给他打了个电话,质问他。质问他是不是想让我做一个人尽可夫的贱女人。

他第二天就把我从他朋友那里接走了。

晴月的脸上已经看不出喜怒,但我知道,她当时肯定很难过。

那你现在呢?住哪里?

晴月垂下眼,让我看不到她的眼睛。

我现在住在一个姐姐家里,她是杨晖成的朋友。叫程浅樱。

我本来还想问点什么,可是晴月不再说话了。

程浅樱,一个很美的名字。

晴月又说,

明天我们要去古镇,一起去吧!

我想看看那个被晴月叫姐姐的程浅樱,于是答应了晴月一起去洛河古镇。

我看到了程浅樱。她真的很美,像一朵盛开的樱花。

一行人里,杨辉成是主心骨。

站在古镇的入口,晴月拿着一个糖画在吃着。杨辉成用单反对着她咔嚓就拍了一张她的侧颜。

那张照片一直保存在我的相册里,即使到现在,我都十分怀念那个时候依旧单纯如白纸一样的晴月。

古镇回来之后,没多久我就回了家。

这一年的春节,晴月去了杨辉成的老家Q市,程浅樱也去了。

晴月电话里跟我说,程浅樱是因为怕她一个人去Q市,杨辉成照顾不了她,所以跟着去的。

我总觉得有些奇怪,但那个时候的晴月无限信任程浅樱,我说什么她都不听。

晴月在Q市并没有呆多久,而且杨辉成也并没有经常陪在她身边。

哦,对了。

我忘了说,那个时候的晴月距离17岁只有短短两三个月,而那个时候的杨辉成已经快29岁了。

我不知道杨辉成怎么将晴月的心笼络住的,用一碗面,一场烟花,还是一捧玫瑰。

我只知道晴月在Q市出事了!

那一年大年初二晚上,杨辉成带着程浅樱、晴月去KTV喝酒。

中途程浅樱带晴月去夜市吃烧烤,原本就醉醺醺的两个人,还硬是去超市又买了两瓶红酒。

晴月一杯高度数的红酒下肚就彻底的没了意识,然后她就消失了。

在凌晨三点的Q市大排档门口的马路上,在同样喝醉了的程浅樱眼皮底下,消失了。

之后我打电话质问杨辉成,杨辉成说他到大排档找晴月和程浅樱的时候,只看到程浅樱抱着电线杆子说胡话,醉得一塌糊涂。那个时候,大排档已经没有了晴月的踪迹。

听烧烤摊的老板说,晴月是自己跑出去的,说是要去找谁。

一个喝醉了抱着电线杆说胡话,一个喝断片了到处跑说要去找人。

追根究底,应该怪谁?

晴月后来被找到了,四个小时后,她一个人从破旧的宾馆走到大桥上。手里还拿着手机。

杨辉成下了车就对着她破口大骂,但也没舍得对她动手。只是粗鲁的把她带回了酒店。

晴月意识模糊的回到酒店,第一反应就是洗澡。

她说不清楚她到底经历了什么,但是她明确的告诉我她身体没有异样。

但是杨辉成不信,程浅樱也不信。

晴月洗了澡,一个人躺在酒店的床上。脑子依旧昏昏沉沉。

却听到隔壁程浅樱的房间有奇怪的声音。

晴月原本想去敲门问一下,却看到了她一辈子都忘不了的一幕。

程浅樱和杨辉成。。。

在床上。

晴月呆滞着站在门口,没有出声,也没有移动。

程浅樱和杨辉成自然知道她看到了。但是他们都没说话。一片沉默。

直到他们完事以后。

晴月木偶一样回了自己的房间,随后给我打了电话。

那时已经快早上七点了。

我接了她的电话,知道了这一切。

那年春节,烟花依旧彻夜地响。而烟花易冷,不过是看客凑个热闹罢了。

春节后两个多月,晴月要回来了。

那个时候我们都已经17岁了,学校刚刚给我们分了文理科。我选择了学文科,一切都很平静。

晴月要回来了,这个消息只通知了我和妈妈,我不知道妈妈怎么跟爸爸说的,只知道爸爸并没有发表任何言论。

我去到C市接晴月,在大巴车上。晴月听着音乐,眼泪止不住的流,像是没有关闭阀门的水龙头,无声而汹涌。

爸爸对于晴月回家这件事没有骂,更没有打。仿佛就像做了一场噩梦,一切都很平静。

爸爸走关系把晴月在原来学校的休学变成了降级,晴月去了高一的重点班重读。

这样的平静过了不到半年,晴月又出事了。同班主任顶撞,一个人从学校跑回了家。

那天晚上,我问晴月发生了什么。

她空洞着眼神,说的话都在发抖。

程浅樱是杨辉成的情妇,程浅樱瞒着晴月和杨辉成约会好几次,杨辉成从一开始都是在骗她,只是想利用她。

杨辉成根本不爱她。

信息量太大,我有点儿接受不了。我慢慢的理清思绪,正要说什么的时候。

又听到晴月说。

杨辉成说程浅樱在撒谎,他们仅仅只是朋友。在Q市那一晚,是因为杨辉成气急了,所以才和程浅樱。。。

程浅樱说她是在撒谎,说她是为了让晴月好好学习,不要再想杨辉成。说她对不起晴月,没有保护好她。

晴月望着我的眼睛,晴雪,我分不清楚他们谁说的是真的,谁说的是假的。我分不清。

我想,晴月大概心里已经有了结果,她不需要我的分析,她只需要一个听众。

情绪紊乱的晴月在课堂上走神,被任课老师告到了班主任那里,班主任把她叫到办公室问话,而晴月,一言不发的离开了办公室,离开了学校,跑回了家。在上课期间。

班主任把处分报告打到了教务处。爸爸也对晴月彻底失望了,妈妈去学校好说歹说,最后把休学处分改成了转校。

我安抚着爸妈的失望和晴月的躁动,有很长一段时间,我睡得特别不安稳。

生怕一觉醒来,晴月的床又空无一人。

晴月休学在家,转校证办得很快,爸妈给校长以内的好多负责人包了大红包。

晴月在家呆一段时间就可以直接来我的学校上课了。

晴月和我终于又在同一所学校了,只不过我在是高三文科重点班,晴月在高二理科普通班。

时间过得很快,晴月迅速在新的班级里找了一个新男友。

一个很帅,却很痞气的男生。和她一起转校到那个班的一个男生。他叫林鑫。

他们迅速进入了热恋期,每个周末我都能看到林鑫在我家楼下等晴月,然后他们去喝奶茶,压马路。

仿佛故事又回到了单纯的校园恋情的美好单元。

转折点在我高中最后一年的寒假,大年初二的时候晴月突然去了Q市肖媚姐姐家里。

肖媚是肖亮哥哥的妹妹,是我们爸爸的妹妹的二女儿。

我知道她去Q市干嘛,她是去找杨辉成的。

她去找一个答案。

没过一个星期,晴月就回来了。

表情淡淡的,说不出难过还是开心。

我询问她,她也什么也不说。憋到最后也只跟我说了她在Q市最后一晚,是一个人在酒店楼下吃烧烤,然后去公园找了一棵树。

一边转圈,一边对着树说话。

直到凌晨四点才回酒店睡觉。

晴月去过Q市,杨辉成也来到了我们这个小县城。

在我和晴月成年的这一天。

之后啊,事情的发展突然变得很快。

杨辉成找到了林鑫,极尽可能的侮辱了他一番。用晴月的所作所为狠狠地向林鑫的心里插了一刀。

一个三十岁的男人和一个十七岁的男孩幼稚地交锋。

男孩完败。

林鑫失控地把晴月叫到操场质问,晴月很坦诚。最后,晴月主动提了分手。

我目睹了这一切,见证了晴月又一次伤害了一个男孩。

冷漠地,决绝地。

林鑫求着晴月复合,抛开了尊严,跪在晴月面前。而后晴月妥协了。

时间的指针被一只大手拨动,林鑫最终还是失去了晴月。

他们经历了复合后的依恋珍惜、旧事重提、吵架责骂。。。

最终还是选择了放过彼此。

在我高考之前三个月,林鑫辍学。这个时间,正好是我把晴月从C市接回来一年。

可能是为了高考,也可能是晴月累了。

即使当时追求晴月的男生很多,晴月也没有再谈恋爱。

她开始慵懒而平和。甚至变得越来越像我,像我一样孤僻和安静。

我考了一个还不错的大学,在C市。专业是爸爸为我选的,无所谓喜欢不喜欢。

那段时间家里又有了欢声笑语,仿佛阴霾已经消散。晴月也开始了和爸爸的友好交流,虽然很少,却很难得。

大学开学,我离开了家乡。

但是我和晴月依旧用手机联系,轻松的大学生活,让我逐渐忘记了担忧晴月的烦恼。

晴月却渐渐和我少了联系。

寒假回家,我才知道晴月又谈恋爱了。是一个早就没读书的混混。长得很帅很高,有些痞气,和林鑫很像。

这就是文章开头我写到的那个男孩儿。

他叫林谟。

林谟初中读完后读的职高,之后一直在社会上混。认识晴月是一个偶然。

林谟在社会上犯了事,他舅舅让他先回老家避避。回了老家后,经常和老同学一起吃饭。

就认识了晴月。

因为当时追求晴月的有个男生是林谟的初中同学,那个男生叫晴月出去吃饭。

晴月去了之后,两个人在吃饭的过程中,遇到了林谟。

之后,自然而然就认识了。

晴月其实只是觉得林谟长得帅,并没有其他的想法。但是林谟却对晴月一见钟情。

年少时候的一见钟情,不过就是看你是不是有着一张让人过目不忘的漂亮脸蛋罢了。

我对此嗤之以鼻。

之后的两个月,林谟各种旁敲侧击地想要弄到晴月的联系方式。

而那个追求晴月的男生似乎也发现了自己没有机会,也就把晴月的联系方式给了林谟。

自此,开始了林谟与晴月两年时间的虐恋。

。。。。。。


之后的事情已经忘得差不多了 或许没忘 可能是实在不想回忆了

等回头哪天有空再回忆吧

晴月所经历的都是真实的 晴雪是我杜撰的一个人物 晴雪的心里描写都是对于晴月这些经历的真实想法 晴雪作为晴月的胞妹 其实就是另一个晴月 她理智 懂事 成熟而且睿智

在这个小故事里,晴月是叛逆的,晴雪是乖巧的。其实晴雪的乖巧懂事,正是她一直想要做的,她想学画画,想学跳舞,想记忆力好,想听爸爸的话考他选的高中,想读文科。。。。。。

这一切都是她想要做而没做到的,文中更是将她的两大喜好分成了两份,晴月爱玩游戏,晴雪爱看小说。也将她的两个坏习惯分成了两份,晴月懒惰,晴雪孤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人说:四十不惑。我想这个惑应该是诱惑,而不是困惑,因为身边大多数人们深陷人与自然(物)、人与人的困惑尚未得解,四十...
    青叶儿阅读 177评论 2 4
  • 写东西的人,往往都纠结过这样的问题:什么样子的文字才是美的?怎么样才能把文字写得很美? 先解决一下,什么样子的文字...
    d7eaca51a740阅读 62评论 0 0
  • 我想马頔对舒傲寒一见钟情并不只是因为他和她抽着一样的烟这样的女人 。无论是海咪咪小姐还是舒傲寒 马頔不是宋冬野歌里...
    朝茶晩酒阅读 19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