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枚银指纹(2)

   前车上走下一位司机。看相貌,大约40岁左右,脸庞偏小。黝黑又有些发红的皮肤上,有两颗绿豆般大小的眼睛,笑起来便眯成了两条缝。额头洁净,没有一丝乱发。头发像打了发胶,三七分,整齐地从脑袋左边梳向右边。发丝整齐黝黑,从远处看,就像套了假发。身上穿了一件比他身形肥大很多的蓝色户外滑雪服。整个人像栖息在一个天蓝色帐篷里。他下身却穿一条修身牛仔裤,显得拘谨干练。

   他走上前来,脚下踩着干枯脆弱的树叶,发出吱吱喳喳的声音。脸庞上堆着尴尬拘谨又充满歉意的笑容,一边自言自语地惊讶怎么发生了这样的事,一边用右手摸着后脑勺。腼腆又不知所措的开场白,使他给我留下了第一印象——一个不善言谈又内向的人。我们车上的家人和司机(小姨夫)都下车了,准备处理这件突发事件。只有我一人留在车后座。我不愿下车。我不愿接受即将陷入纷争的事实,也不愿与人产生冲突。车内窗户紧闭,但我仍能听到从外面传来的讨论、协商、争执声。这些声音就像空气中的捣乱分子,硬生生调皮地从车缝中挤进我的耳朵。

   我5岁,小姨夫走进我们的家庭。从幼年一直到现在,小姨夫都是一个不善言谈、寡言少语的人。数字方面极度敏感,但言语方面惜字如金。鲜有言谈丰富时,而这样的时刻,他的言语措辞又一定是机智丰富而有深刻的。短暂迅速又深透。他不喜纷争,喜爱安静。这样的事情发生后,我内在就像一个想捂着眼睛前进的小孩,害怕“前路”,同时也担心一向素爱清净的家人会不会无法应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上一章【连载】怨村(9) 只殡不葬 相隔几十年,千里寻渣男,找到的可能性有多少? 答案是呵呵…… 果然,一座气派的...
    二品才人阅读 507评论 0 8
  • 三四五六年过去 至今 站在人流川息 已不畏不惧 融入这城市的肌理 路途已远 望不尽 一人漂泊除了心无他定 其他 倒...
    贫困漂亮女大学生阅读 35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