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花花和Cody

我将离开家远赴外地工作前,我知道我不能陪伴母亲,所以寻到一只蝴蝶犬,用手掌托着她在掌心,带回去给母亲。见到花花,母亲很高兴,看着只有一个月大的毛茸茸的她,给她起了这个名字——花花。

当她长大了一点,母亲经常带花花外出散步。母亲说,花花天生很漂亮,在外面很多雄壮的公狗自信霸气的上前来嗅她的某些部位,她都怒吠斥之。我想她应该是在家里被娇惯得和小公主一样,出去了脾气也不小。

半年后,我回家,家里却新多了一只狗狗,公的。

母亲说:“这条新的狗狗,今天刚来家里,你给他起个名字吧。”我问,他怎么来的?说给我听听,才好起名字啊。母亲说,他原来是一只流浪狗,街坊们有时看见他在菜市场上捡点东西吃,有时还因为偷了一些摊主的东西吃,而被追打,伤得很重。

自从他遇见了母亲带着出去散步的花花之后,不靠近,而是站在远处静静的看着。后来,母亲发现他经常拉耸着脑袋趴在我家门口,身边放着一些应该是他叼来的骨头和肉块。每次母亲开门,他就兴奋地抬起头竖起耳朵,可母亲把垃圾袋往门口一放,关了门,他又悻悻的趴下或走了。

这种状况持续了几个月的时间,上下楼可以看到他经常在我家外面巷子口徘徊。母亲带花花出门游玩时,他只是远远的看着。然后会时不时的叼一些可以吃的东西,守在家门口。

这状况开始时母亲和父亲说:这德性的公狗,也想追我家花花?我家花花那么漂亮,天天喂的好肉好菜,洗得干干净净香香的。这破狗还捡些臭骨头烂肉弄得咱们家门口那么脏乱。

确实,他并不拥有我们评判一直雄狗的一般标准——雄壮、毛色整齐靓丽。但他基因里的本能,驱使着他被花花这样漂亮的雌性吸引。我想这种反应,是真实的,而它选择的表达方式,我想是真诚的,与其他公狗不同。

渐渐的,花花出门时,会朝在附近徘徊的他哼哼几声。他也许是因为自己常年在外流浪,邋遢还有伤口,自觉有些尴尬,不自信,只是尝试着的、慢慢的靠过去,花花却也不像对待其它狗公一样那样,默许了他的靠近,两“人”不远不近一起走着,跑着。

母亲很诧异花花这样的变化和区别。说到这,我们一家三口开始吃饭了。

父亲说:其实也不奇怪,可能这几个月以来,他们俩隔着门,聊了很多人生和理想,还有诗词歌赋……这公狗说我没车没房哦,花花说,我爱的是你的人。

我们一家三口哈哈笑了,我和父亲碰了一杯。

母亲说,后来每次任何其他的公狗上前来嗅花花,他都会发出低沉警示的哼声,如果有的公狗还不离开,再靠近嗅花花,无论那些公狗有多强壮,他都是冲上去就打!异常彪悍!

父亲说:往往家里养的宠物,没有他在外流浪经历过那么多,所以要么是直接被吓跑,要么是打了一阵子,宠物狗落荒而逃。然后花花会上来蹭蹭他,舔舐他的伤口。

那以后,也就是这次我回家之际,母亲决定把他放进家里,和花花生活在一起。刚好赶上我回家,听了他的故事,我决定给他洗个澡。

在给他疏剪毛发时,发现他身上有很多新的伤和旧的疤痕,显然是常年在外面漂泊的。但透过毛发,可以感觉到他体格很矫健,肌肉质感明显优于普通家养的狗。

我给他起了个名字,叫做Cody。母亲说,这么洋气?父亲说:要显得有文化嘛。母亲说,那你还不如给他做一套西装。我们又笑了。

后来我又离开家去外地工作了。电话里,妈说,给他们喂食的时候,Cody总是站在一边,平静的看着花花吃,等花花吃完了,他才去吃剩下的食物。每次都是如此。

前几天,我上网的时候,看见一位朋友的QQ个性签名:我们都会为深爱的人而放弃自己的骄傲。

…………

挺多年过去了,Cody和花花生了几胎了。

…………

不久前我回家,妈低声说,Cody走了。

我问:什么走,走去哪? 你不养了?送人了?

母亲说:她带花花和Cody,还有他们的崽子出去散步。小狗狗看见马路中一辆凯迪拉克车里扔出了一个吃剩的东西,就跑到马路中间去吃。这时,一辆五菱车跟着一辆电动车都朝小狗狗开了过来。Cody就朝小狗狗大叫提醒它。可小狗狗贪吃,没有反应。那骑电动车的大妈一紧张,猛拧了一下车把,五菱车为了躲避电动车大妈,打方向盘却朝小狗狗碾了过去,眼看就要轧到了,只见Cody飞身冲了过去,低头一拱,把车轮底下的小狗狗推到一边,可他自己没来得及……

…………

我问母亲Cody现在在哪?

父亲说他和母亲一起把Cody葬在了家里的花圃中,等我回来给他立个碑。

我到我家花圃看了一眼Cody的墓,撸开袖子,拿起工具,挑了一块不锈钢边角料,裁出一块,磨边,凿字,给Cody做了一个墓碑,立上。

父亲还说,最近母亲每天都看见花花只是趴在墓前,已经很久不吃不喝了。

母亲还说,当时出车祸的时候,Cody躺在路中间,奄奄一息,小狗狗依偎在他的怀里,花花呜呜的低吟着,不停的舔舐着Cody,久久也不愿意离去。

听着这些,虽然我没能亲眼见到过他俩的相遇、相识,但看到了他们生活在一起的甜蜜。

我脑海里顿时浮现出多年前的Cody犹如一个朝气的男孩,和貌美的花花相处的各种美好的场景。如今的眼前,只是一座简陋的墓碑,埋葬着一个逝去的灵魂……墓碑外,是花花那颗失落的心,阴阳两隔,无处安放……

我听父母的叙述,点了一支烟,猛吸一口,插在了Cody的坟头。

……

回到屋里,我尝试抱着花花不停的抚摸,拿着东西喂它,她也只是闻了闻,就把头扭到一边,挣脱开我的手,躲到角落去了。

……

……

后来我又离开家,到远方继续我的工作。

前天,妈妈给我来了个电话,说,花花一直不吃不喝,年龄也大了,也走了……

我顿时心里产生了无法形容的滋味,我安慰了母亲。

……

后来父亲说,他也安慰了母亲:芸芸众生,沧海一粟,白驹过隙,命如蝼蚁。

两个畜生能这样活一次,也值了。没成想多少人活在世,都枉走一遭。

今天有了空,我花了些时间,为Cody和花花写了这篇纪念的文章。

写完了,也算释怀了。随即随意翻着手机,打开音乐,随机播放,听到的是《一生所爱》。

想到大话西游里,那只猴子,因为要去取人们都崇尚的真经,而被真心相爱周星驰和朱茵嘲笑着那个画面……

我似乎明白了一些什么,于是翻着手机通讯录和微信,不禁笑了,做了一些清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敷完面膜,晚上十点钟了,终于坐下来准备写点东西了。 但先做的是,赶紧做了两个大大的自我提醒语并贴在床头和桌子头顶这...
    此处有大莫阅读 265评论 0 0
  • 我在那个黑夜埋葬那颗种子, 我眼睁睁地, 望着它被空虚和充实淹没。 那一个晚上我, 手上沾满了 悔恨和未至黎明的眼...
    Adm_w阅读 65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