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三十岁

                              纪念三十岁

        我喜欢每次出门办事事事如我心意,可惜的是有很多客观事实你并没有能力去改变;我喜欢出门什么也不带,双手和手机都可以塞进衣兜里,悠闲潇洒地行走,可惜的是却总要带个背包,包里总有一些丢弃不了的东西;旅途中,我喜欢坐在火车靠着的窗户边,但并不是每次都可以享受“优等待遇”,春天窗外的风景倒应该是烂漫无比的,可惜沿着轨道边的景色大多是除了高楼大厦就是废弃的荒山野岭;坐在车上,想起以前的点点滴滴......

        大学时光是欢乐的,有一批可爱和谐的室友。除了和他们奔波与图书馆和教室外,便是乐于穿梭在二十九路和七路公交车上;没有大众化的花前月下,也没有像学霸们早出晚归的粘贴于自习室,收获最多的则是为吃货的自己备“余粮”。毕业季的恐慌也未曾谋面,很快便从“学生”角色进入“教师”角色。二十二岁的年龄虽没有像十八岁的花季般模样,可是却丝毫没有察觉出“时光不老”的释义。 每天陶醉于和孩子们上课的点滴,无忧也无虑地过着“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日子,现身于胡吃海喝现实版中的朋友圈里,可以肆无忌惮地欢笑,嬉戏。如若说那个时候的自己没有遇到悲伤,那也是自欺欺人,只是为数不多的它们被自己的没心没肺地大哭一场所淹没了。没有思考,没有规划,没有方法,除了沉浸在泪水中便无所适从。一路走来,“时间”真的是个很好的东西。它让我在面对挫折,面对不适的时候,变得不再那么“嚎哭”,不再那么“忧郁”。见多了,看多了,淡了,平了,所有的一切都只不过是过往云烟。当我鼓起勇气,放弃所有,在三十岁的年纪选择一切重来,遇到挫折的时候,泪水不再光临。

        这几天安徽省公考报名了,朋友发来微信语音:“妞,公考我们年龄快受限制啦,赶紧考吧?”我笑笑的同时并鼓励她加油,她却叹气地说道高级岗位她高攀不起,乡镇级别又不想将就……我说,那咋办?是啊,我们的能力是有限的,有限的能力怎能像超人般那样无所不能?我们不可能让报考高级岗位的人减少,而保证自己每次都能逢考必过;不可能一心追逐于自己的梦想,而不顾家中嗷嗷待乳的小可爱;不可能改变现实的生活,而让自己过上想像中的日子;不可能让父母伴随我们一生,而我们也不能伴随着孩子的一世…………原来发现,在面对这一切的不可能的时候,我们除了折腾还能怎么办?有时,折腾也解决不了一些不可能,而哭泣永远是无法解决任何问题的。也许我们的确该学学大自然的一花一草了。

        洁白的腊梅无法出生于舒适的春季,只能在寒冷冬季独自散发芬芳;茂盛的春草无法改变野火无情地毁灭,只能在来年的春天再次抬头昂立;柔弱的水竹无法改变万般狂风地摧残,只能在夹缝的土壤中坚强矗立。而我们却只能“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欣水莲枝

                          2019年3月23(农历二月十七)

                          于合肥到天柱山1029次列车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