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弟的私奔

图片来自“ONE"

我奶奶有三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六个孙子,没有一个孙女,用老人的话讲,都是赔钱货,当年爷爷奶奶为了四个孩子的婚事愁白了头发,现在轮到我们这一辈了。

年前我在回家的大巴上,家庭微信群炸了,原因是表弟把一个山东的小姑娘拐回了家,他们自己说这是为爱私奔,为爱牺牲,对于表弟我是不相信,对于那个小姑娘我是不理解。

我到家后才知道故事的原委,表弟与小姑娘是在网上认识的,在玩一款叫QQ炫舞的游戏中配对成功,在现实中假戏真做。

三叔家有个孩子要参加夏令营,由于孩子太小,三叔不放心,夫妻两个人又没有时间陪孩子去,表弟作为一个自由职业者,当仁不让,于是他就和堂弟一起去了,巧了,夏令营的地点在山东。于是,表弟明修栈道,暗度成仓,两个人在游戏上约出来见了一面,从此便坠入爱河。

后来,这事让我的姑姑和姑父知道了,姑父姑母喜悦之情溢于言表,表弟相亲无数,可惜都没有成功,原因很多,有个很直接的原因,就是女方要价都太高,这下好了,表弟展现自己的个人魅力,直接可以把一个姑娘带回家。

女孩催表弟上门提亲,家庭的微信群也展现强大的说服力,让表弟抓紧行动,表弟终于按捺不住,把自己的车擦了一遍,准备了一些看望老年人的礼物,大包小包,驾驶着自己的五菱宏光,向山东开拔。

到了山东后,从表弟发在微信群里的照片看出,形势还可以,女孩家里人还蛮客气的,当我们都认为此事可成的时候,表弟回来告诉我们,黄了,一问为什么,女方的父亲嫌弃表弟家没钱。还是绕不过这道坎,我记得表弟的第一个女朋友,两人睡了三天三夜,可终究敌不过彩礼太薄。

然而这次,表弟没打算放弃,和女孩两个人依旧在游戏上你来我往。终于,女孩对他说,你晚上来带我走,我们私奔吧,两个人瞬间被“私奔”这个电影里的台词刺激地有点兴奋,表弟有点犹豫,把这事告诉家里的长辈,长辈们也没有给出实质性的建议,一个不太富裕且保守的家族,既无奈又兴奋地默认了表弟的行为。

当时我还没有放假回家,表弟伙同我的弟弟,驱车赶到山东,两个人在目的地附近的小酒馆吃点东西,之后在女孩家后面的公路上潜伏到深夜,谍战片里都是这么演的。月黑风高时,女孩出现在车前,两人来不及亲热,三个人直接上车,往回赶。家庭的信息群里,一直发来前方的捷报。

女孩走后,怕自己的父母担心,便给父母发了信息,告诉他们实情,谁知第二天女方的父母直接杀到表弟家,他们恨自己的女儿不争气,邻居舆论的压力让他们颜面扫地。而表弟家这边春风得意,在我们那个不算富裕的小县城里,男孩子能不用彩礼的形式带回一个姑娘,被视为一种成功,甚至这种风气鼓励大家这么做,因为现实情况,对于一个普通家庭,一门亲事,不仅会倾其所有,极有可能负债累累,何况表弟家有两个男孩子。

女孩的父母根据信息内容直接找到了表弟在集市上开的店,当时表弟和小姑娘还在你侬我侬,看到不能称呼岳父岳母只能称叔叔阿姨的人站在面前,表弟有点慌神,他们见面就怒斥自己的女儿,表弟连忙上前献殷情认错,我姑姑姑父也在旁边劝说,姑父上前让了一根烟,女孩的父亲直接用手挡开,眼睛直直地盯着自己的女儿,女孩低头掐着自己的手指,没敢看自己的父亲。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姑父把女孩的父母让进屋内,可这时表弟趁着人多眼杂,带着女孩直接跑掉了,跑到了我们家。女孩的父母急了,找我姑父要人,扬言要报警,姑父除了赔笑,并做出保证,找到女孩就立即送回去,女孩父母不甘心,在表弟家住了两天。

我难以想象,他们四个家长在两天中是如何吃饭聊天的,晚上姑母是如何安排他们睡觉的,女孩的父母在这个让他们恨之入骨的小子家的床上是如何睡着的……

女孩的父母等了两天,只好无奈地离开,姑父通知表弟,赶快把人家小姑娘送回家,谁知,两个人都不同意,女孩说我不想回家。当时在我们家,我听到这话,感概道,难道这就是真爱。

表弟和女孩在我们家住下,怕被女孩的父母再一次袭击,表弟连家门都不敢归,家里的长辈也都半推半就,乐见其成,虽然都知道这样不太好,但鉴于表弟也老大不小,相亲也一直没有成功,说不定这一次真成就一桩“美事”。

当时我正好放假在家,表弟他们俩在我面前你侬我侬,兴奋忘我地觉得自己像在电影里一样,而我也惊讶地像在看电影,“私奔”原来是这样的,狗血一般的剧情。

表弟他们在我们家住了几天,我怕他们无聊,长辈们也担心女孩因无聊而想家,毕竟再刺激的药也有药效过的时候。于是,我带他们俩到县城的游乐场开心一下,也算我欢迎一下未来的弟妹。我们在县城吃喝玩乐了一圈,在彼此的交谈中,我了解到女孩18岁,家里还有一个弟弟,但整个交流下来,女孩给我的感觉就是完全没长大。我当时暗暗地在想,我18岁的时候也这么又傻又天真吗?

晚上我们住在了三叔家,三叔出差,三婶接待了我们,三婶读过大学,现在是一个老师,想法相对开明,说了很多关于自由恋爱的话语,但我感觉得出来,三婶和我一样,把这事当成一场喜庆的电影来看。在三婶家,女孩又接到父母的电话,准确地说,这些天电话就没停过,父女关系都断了好几次。

这次是女孩的弟弟打过来的,告诉女孩,母亲被气得住院了。大家都看得出来,女孩自己也知道,这是想骗她回去。不知是担心自己的母亲,还是自己真有点想家了,女孩告诉表弟,她要回家。

那天晚上,我和表弟聊到很晚,中心议题是,表弟不敢一个人送女孩回家,最后,我决定和他一起去,虽然我也有点怕,但看到表弟孤立无援,硬着头皮答应了,电影的故事情节开始有了紧张的气氛。

第二天,我们先到我家收拾了一下行李,我把女孩要回家的事告诉老舅爷,老舅爷脸色瞬间变了,“早就说让你们把手机收起来,不让他们联系,你们不听。”

老舅爷到我们家,走到房间内,用一口不太标准的普通话对女孩说:“刘月(女孩的名字),你爸妈想骗你回家,才说自己生病的,你不要上当。”女孩没有回答,只是低头。

收拾完行李,我们回到表弟家,才离开家一个星期,表弟感觉像离开好几年一样。姑父姑母知道我们回来了,立即杀鸡宰鱼,姑父在门前洗菜的时候,我们有说有笑地把女孩要回家的事情告诉他,我还催促表弟抓紧收拾一下,我们要早点去,不然要赶夜路。“不要急,这事还没说好。”姑父的语气变了,我很识趣地站到了一边。我们几个年轻人从来没把带女孩离开和送女孩回家当作一件多么严肃的事,可长辈们都认真了。

吃饭的时候,姑父姑母了解到女孩去意已决,只好无奈叹气,饭后我们坐在阳光下歇了一会,姑母拉着女孩的手,说了很多关于两个人未来的事,表弟则一直坐在旧摩托上,踩着空挡。表弟抬头对女孩开玩笑说:“你爸妈要是不同意我们的事,你就跳楼,反正你们家是两层小楼,摔不死。”

“说什么玩意呢?刘月别听他瞎说,回去和你爸妈好好谈。“姑母一直拉着女孩的手,舍不得放开。

女孩听到表弟和姑母的对话,一直在那里笑,在阳光的照射下,很好看。

时候不早,我们三个人决定启程,表弟发动他的五菱宏光,在车窗内,我们向姑父姑母摆手告别。表弟打开车载音乐,我们一路高歌,再次向山东出发。

我们在车上聊着唱着,快要到女孩家的时候,我们在车上想了好几套将女孩送回家的方案。把女孩放到他们家附件的路上,让女孩自己走回去;我们把女孩送回家,女孩父母要是打表弟,我们就跑;要么如果女孩的父母打表弟,表弟站在那里不动,让他们打,女孩拼死向前护住表弟,给他们上演一对痴情男女的好戏……说着说着我们自己都笑了。

在车上女孩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告诉他们快要到家了,还问家里有没有饭吃,女孩的母亲回复有。不过女孩的母亲问了一个奇怪的问题,问我们几个人来的,女孩说是三个。

我们在他们家附近的超市停了一下,表弟和女孩进去买了一些礼品,我不想下车,于是待在车内平复一下自己的心情,顺便把最新情报发到家庭微信群里。

一切准备就绪,我们的车缓慢地开到女孩家的门前,是一座两层小洋房,建在街道的路边。昏暗的路灯下,我在车里看见一道卷帘铁门缓缓打开,我们下车,把东西拿了下来,我看见一个50岁上下的中年妇女出来和女孩拥抱,我估计是女孩的母亲,我叫了声阿姨,并自我介绍和表弟之间的关系,话音未落,只见一个黑影从门里窜了出来,走到女孩面前,二话没说,对女孩就是一个抱头摔,把女孩摔在地上,用脚狠狠地踹了两下,女孩的母亲赶紧抱住自己的女儿,母女俩抱在地上哭成一团,母女俩被邻居拉回屋内,我和表弟赶紧拉住那个中年人,女孩死活扒着门缝要往门外跑,中年趁我们不注意,冲上去又是两脚。

“叔叔,不要打了,叔叔不要打了。”我们和周围的邻居拉住中年人。

“你们走吧,我不同意,你们不可能的。”中年人摆了摆手,看都没看我们一眼。

屋里传来女孩的哭喊声,中年人又朝大门踹了两脚。

“你死都别想嫁给他。”中年人恶狠狠地指着大门骂道,“无法无天,还管不了你。”

“叔叔,您别生气,叔叔您别生气。”我和表弟连声说道。

“滚。“中年人依然没有看我们一眼。

“你们先回去吧,你们在这,他们家肯定更闹腾,你们走了,我们再好好地劝他们消气。“隔壁的邻居说道。

我和表弟看事情僵持不下,屋里一直传来女孩的哭闹声,于是决定先退一步,让大家的情绪都缓和一下,就在我们要走的时候,屋里传来一声惨叫,是女孩的母亲发出的,我们抬头看到女孩正准备从二楼的窗户往下跳,还好及时被拉住了,女孩不依不饶地往窗外用力,把我和表弟惊得连声大喊:“刘月,你听话,快回去,太危险了,千万不要跳。”

“你跳啊,你跳下来,摔不死你,我打死你。”中年人狠狠地指着女孩说。

我心头一惊,不是被女孩的危险举动吓到了,而是被中年人的狠话吓到了,我当时意识到,他们俩彻底不可能了,电影将以悲剧收场。

女孩一直在楼上哭闹,扒着窗台往外用力,后来被一个年轻男子用力拉回去了。

隔壁的邻居再一次催我们走,如果我们不走,今晚的事就没完没了。

看着周围虎视眈眈的人群,我和表弟有点胆怯,彼此看了一眼,决定上车回家,汽车发动的时候,我们听到女孩的哭闹声,表弟看了一眼楼上,转动方向盘,我们还没有启动出发的时候,有人踹了我们的车两脚,我通过后视镜看了一下,不是那个中年人,是一个肥头大耳的胖子,表弟告诉我,那个人是女孩的姨父。

我们把车开上正路,表弟踩了一脚油门,车行驶到离女孩家有一段距离后停了下来,我给火热的微信群里发去一条信息,群里的气氛降至冰点,姑父让我们先回家睡觉,表弟在车里点了一根香烟,摇下车窗,窗外的月光皎洁,寒气逼人,年前没有下雪,今天腊月28,要过年了。

“走,回家。”表弟把烟掐灭,弹出车窗外,烟头撞在树干上,散落一地火星。

汽车行驶在路上,表弟没有忍住,率先打破沉寂,“你说,她会不会出事?”我从表弟的语气中听出了恐惧。

“你担心她怀孕?”我没有避讳,直接说出表弟的心事,“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

“这怎么是我想要的呢?这是在他们家,我又能怎么办,这要是在官墩(表弟家所在的镇),我让他爸都不敢动她一根汗毛。”表弟语无伦次地冲我吼了起来,并且踩了一脚油门,“我让她不要回,她偏要回,现在好了。”

我没有出声,看向前方,静静地听着他抱怨,他在开车,我不敢激怒他。

夜里三点多,我们到了表弟家,姑父姑母已经睡觉,表弟家的狗冲我们叫了几声,我相信姑父姑母已经醒了,但明天早上还要继续早起卖羊肉,连日的劳作让他们再无心力去关心儿子这段已经结束的感情,我和表弟拖着疲惫的身体,滚到了床上。

“你说,她会不会有事?”表弟坐在床上,从烟盒里抽出一个香烟,放在嘴里,没有点火。

“睡吧,快要过年了,他们家不会把她怎样的,况且她真要是怀孕了,说不定这事还有转机。”我也累了,蒙头钻进了被窝。

“转你个头。”表弟踹了我一脚,我没有搭理他,在被窝里隐约听到两声打火机的声音。

等我醒来已经是第二天十点多,我起床穿衣服,发现表弟已经不在,地上满是半截的烟头,我回想起昨天的事情感觉就像在做梦一样,所有的场景都发生在朦胧的夜色中。

“快起来,送你回家过年。”表弟把我的外套扔给我,姑父姑母还没有回来。表弟把我送回家,自己就直接回去了,没有和爷爷奶奶打招呼,我知道,过完这个年,表弟就长大了。

过完年以后,表弟全家到我们家走亲戚,我知会全家,这事就不要再提了,能这样过去,已经是万幸,假期结束后我回了上海。

五一节我回家以后,父亲告诉我,女孩家过来一群人把表弟家闹得天翻地覆,要表弟赔偿,原因是女孩流产了,是女孩的父亲主动要求医生把孩子打掉的,我和表弟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我去表弟的店里,看见他正在阳光下修理机器发动机,没有问他女孩的事情,只是过去和他打趣,怎么不打游戏了,表弟说,不打了,游戏里面都是骗人的,赚钱才是正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所给我的信里说:“令姑母荫榆先生也是人们熟知的人物,我们也想了解她的生平。荫榆先生在日...
    娅茹茹阅读 262评论 0 1
  • 咆哮过,焦躁过,不安过,在此之前我断然不敢相信这种灵异的事情,是的,我变成了一只老虎,而且是关在笼子里的。 七天,...
    想到就写阅读 46评论 0 1
  • 列了一张自认为最有效的提高认知水平的方法清单: 1. 多向牛逼人讨教 2. 多花时间和比自己年轻的人在一起 3. ...
    碧爷阅读 75评论 0 0
  • 一直以来我自认为是个勤快人,可自从养了孩子,才发现其实我挺懒的。 淘淘一岁半开始,我就懒得给他喂饭,两个高低凳子一...
    千转阅读 69评论 0 0
  • 感觉国庆来了自己觉少了 现在自己 不想睡觉 以前从不熬夜的我 现在好几天都是12点以后 并不那么想睡 可能是贪恋这...
    阿楠的小窝阅读 21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