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妈疯了竟让我和我哥结婚

96
贝诚南 Excellent
2018.08.13 19:43* 字数 3261
来源网络,爱情来的时候一定要牢牢抓住

夜色降临,村落,树林,坑洼,沟渠好象一下全部被黑夜吞没。远处的房子、树木,都慢慢地从清晰变的模糊。我喜欢这样的黑夜,越黑越好。

今天他们睡得都出奇的早,我想这是老天爷在给我指示,它在暗示我今天该离开了。

我叫王大花,因为她们都这么叫我,慢慢地我也已经不记得自己的真实姓名,那也只是个代号,我潜意识里也早已将它狠狠地丟在了记忆的最深处,永远都不想再去触及。

16岁生日刚过,爸妈就拉着我的手老泪纵横地对我说,“花儿,你也不小了,眼看着爸妈一天天老去,你哥也20了,要是有一天我们都走了,他该怎么活?”

我挺起胸脯拍了两下对她说:“妈,别怕,我哥有我,我会照顾他一辈子的。”

“可你是女娃,终究是要嫁人的,嫁了别人,人家定不会再同意你照顾你哥,我们思来想去觉得最好的结局就是……”妈妈顿了顿,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她接着说:“我跟你爸思来想去,觉得还是你嫁给你哥比较合适。这样我们也放心,不用怕你以后因为要照顾你哥而让你未来男人对你心生嫌隙。有你照顾你哥我们走也走的安心。”

我瞪大了眼睛,张着嘴,嘴唇微微打颤,目瞪口呆。我不敢相信他们怎么能有这样的想法,我极力大声的反对:“他是我哥,我怎么能跟我哥结婚?”。

妈妈冷静的说:“他是你哥,可你们毫无血缘关系,从你被带到这个家的那一天开始,你就是我们的准儿媳。”

我这才想起:“我并非他们亲生女儿,这些年安逸快活的日子,几乎让我忘记了我的过去。”

那一年的那一天我还在我出生的那个家,我和往常一样坐在屋里自顾自的玩着布娃娃,爸妈突然带了两个人高马大的男人进来,他们摆手示意我过去,然后说你们看就是这孩子怎么样,机灵的很。接着把我当提线木偶一般摆弄,让我在他们的面前转了一圈又一圈。

其中一个男人说:“嗯,行就她了,两万块钱,你们自己数数”。男人一边递过手里的纸包,一边就从兜里拿出一块糖说:“小妹妹,一会叔叔们带你去坐大火车,带你去游乐场好不好”,我怯生生地看了看妈妈,她和爸爸的目光都盯在他们手里的那个纸包上,两眼放光,就跟饥饿的狼看到食物一样瞪大了双眼。根本无暇顾计我的存在。

突然弟弟从卧室揉着眼睛睡眼惺忪地走出来,应该是刚刚睡醒,看到我就一直喊:“姐姐,姐姐”,这时男人说:“这个男孩不错,不如也一起吧,男孩多给你一万。”

爸爸赶紧跑过来抓过弟弟把他护在身后说:“男孩不行,这以后还得看他给我们老李家蓄香火呢,再穷也不能断了我老李家香火。”

接着一个男人轻蔑地笑笑然后说,“没想到你这人还挺在意香火,那成,以后要是想通了再联系吧!今天就不多耽搁了,还得赶火车。”说着抱起我就往外走。父亲摆摆手说:“走吧”,眼神都没有在我脸上多停留一分钟,甚至没有一丝的不舍。身后只听到弟弟哭喊的声音,还有父亲训的声音:“哭什么哭,一天天的真丧气,你要不听话,小心连你也不要了。”

那年我三岁,就这样拿着一根棒棒糖跟着两个陌生男人背井离乡的来到了这个陌生的小山村。只记得初来时感觉这里的山好高,树林茂密,路很窄,又窄又长,一眼望不到头。

我是一路上像个麻袋一样被他们轮流用肩膀扛到这里的,因为山路崎岖根本就不能通车,全靠脚力。

当我们走到一间破旧的茅草屋前,其中一个男人朝屋子里喊:“有人吗?有人吗?”

“有人”就听屋里有人应声,然后就见一个男人和女人一前一后从屋里走了出来。女人上下打量着我一副疑惑的表情问:“这是?”带我来的男人说:“你们要的娃,不错吧?”女人将我拉到身边,左看看右看看,好像是在挑一颗大白菜一样。然后俯下身,眯着眼咧嘴笑着说:“真俊,女娃乖,以后呀这就是你的家,我是你妈,他是你爸。"指着那个跟他站一起的男人说。

我的眼泪不停使唤的簌簌往下流,我扁着嘴说:“我要回家,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女人一下子慌了,然后一把手将我揽入怀了拍着我的后背温柔的在我耳边低声的说:“女娃不哭,以后这就是你的家,我就是你的妈妈啦。”

我还是不停的哭,并试图从她的怀里挣脱出来,女人更使劲的,让我感觉有些窒息。

这个时候那个说是我未来爸爸的男人同样递给了他们一个纸包,那个纸包比他们给我父母的要大很多,然后他接着说:“这孩子来路怎样?家里会不会有麻烦?”

“这你们放心,是她父母亲手交到我手里的,一手交的钱一手的交货,万无一失。”男人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说。

不知道是不是哭累了,我在女人的怀里睡着了,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近黄昏,天也黑了。

屋里叮叮当当的切菜声和炒菜声将我吵醒,睁开眼,一张可爱的小脸映入我的眼前,先是有点害怕的坐了起来。他看到我醒了,赶紧了出去把女人拽了进来,那个七八岁的孩子在我的面前嗯嗯啊啊好半天兴高采烈地手舞足蹈。看他那样,我也放松了警惕,只觉得好笑,然后就咯咯的笑了起来。后来我才知道,那个孩子是我在这个家的“哥哥”。

对于这个哥哥,我喜欢他,但只限于兄妹之间那种喜欢。

哥哥出生以后因为一场大病,失声又失聪。因为身体的缘故,在这个封闭的小山村,大家不但不同情这个残破的家,甚至说哥哥是个不详的人。为了躲避大家的闲言闲语给哥哥一个快乐的童年。父母带着哥哥搬到距离村庄很远的高山深处居住,这里人烟稀少。他们本想生个孩子照顾哥哥,但是一想如果生了女孩嫁了出去他依然很孤独,如果是男孩,以后生活不知道会怎样。所以他们决定招个女孩回来,这样长期生活在一起,今后有了感情,结了婚就能一辈子照顾哥哥,而我就是那个女孩。

也因此,从我踏入这个家的第一天起,他们就对我百般呵护,疼爱有加。我曾甚至一度忘了自己不是他们亲生骨肉。他们对我的好我很感谢,可是感情是不能强求,我对哥哥终究只有兄妹之情。

后来我把这件事跟哥哥说了,我说我决定要离开这里,我喜欢哥哥,可是那种喜欢是兄妹之情,虽然以后的生活如果能哥哥共度一生未尝不好,只是觉得做夫妻还是太别扭。因为我们太熟悉彼此。

所以我开始计划着走出大山,离开这里,去外面闯一闯。

有一天我像往常一样吃过饭,哥哥六神无主地慌里又慌张地跑到房里拉着我往外跑,我这才发现今天爸妈睡得比往常要早,这难道就是老天爷给我的启示,这就是我离开这里最好的时候。于是我跑回屋里从柜子里取出我早已准备好的包裹跟着哥哥跑了很远,很远,直到再看不到我们的茅草屋。

眼看就要走出大山,哥哥冲我摆手,意思是要我一个人走,他不走,他说他不能离开这里,爸妈还需要他照顾,他还说他生在这里长在这里,他的根就在这里,他离不开这里。

而我本就不属于这里,终有一天是要离开这,他说他喜欢我,但是他不想因为自己的自私而阻挡我去追求我自己的梦想,他说外面的世界艰难险阻,没有他在身边,再没有人能像他一样为我扫走一切的障碍。

听完,我哭了,抱着哥哥的肩膀不停的抽泣,他也哭了。最后,我一步一回头的离开了这里,直到远处再看不到哥哥挥手的身影。

我想过回去找我的生父母,可是想到当初他们为了区区两万块钱就把我卖掉,我还是决定不回去的好。

当我再次踏入这片土地时,已经是五年后,那里的茅草屋已经物事人非,爸爸妈妈还有哥哥都不在了,屋子里狼藉一片,满地灰尘。我想他们应该早就离开这里了。

屋子里的东西跟乱,看的出他们当时走得很着急,毫无准备。我在哥哥的屋里发现了一本日记,里面记录了哥哥所有的秘密,看着看着鼻子发酸,眼泪大颗大颗地如洪水决堤般往下流,我才知道哥哥一直深深地爱着我,当他听到父母要将我许配给他时,他的心花怒放,高兴的心都快蹦出来了。当听到我的想法时他虽然有些失落,但为了不让我伤心,他决定不顾一切帮我离开这里。

于是,就在我逃跑的那天夜里,他偷偷的在爸妈的饭里放了安眠药,结果,等送我回来,发现爸妈还没醒,他便找了一辆手推车走了十几公里的山路才将他们送到医院,医生说再晚点就都没命了。爸妈好了以后,只是责骂了哥哥几句就没有多说什么。

一年前有个人口拐卖团伙被抓了,在他们的记事簿里警察找到了爸爸妈妈,然后她们被带走了,因为害怕村里人的闲言碎语他们搬走了。

从此再没人知道他们在哪里。在离开的五年里,我无时无刻不在想念哥哥,他的一颦一笑,一个眨眼都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我的心里。我才发现原来一直都是我自己不敢承认其实早就爱上了哥哥,我却一直傻傻的以为那只是兄妹之情。

那些云淡风轻的爱情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