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富翁的孩子被退学:想和你们零距离聊聊“成长”!

总感觉自己年近40的尴尬年纪,心还没有长大似的,怕是误导了一起陪伴我写作的简友,越来越不太敢下笔。

可好像又总想和亲爱的简友们聊点什么,不聊心头可能会有点“堵塞”。

近期发生了一些扰动思绪的事儿,还是斗胆一吐为快吧。

图片发自简书App


01

最近,劳碌大半辈子没有享受过一天福气的姑妈得了乳腺癌,得知自己得了乳腺癌,姑妈有气无力地吐出了一句,再也不吃剩菜了。

她都大半辈子没有享受过,以后很多时日要漫长地与冷冰冰的病床、痛苦的化疗为友,家境清贫,钱却要大把大把地往医院里送,健康时可是一块钱也舍不得多花的人,现在花大把的银子,结果却是悲哀地不知能活过多少个时日,唉!人的生命有时脆弱得堪比一张纸。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02

想到这,心底发虚,脊背发凉,几个晚上难得入眠,到底什么时候才叫赚够钱?人生的意义在哪?基本没有找到合适的答案,但好像需要做点啥。

趁儿子学校运动会,死皮赖脸地求老师,带他去了景德镇,他平日喜爱画画和捏玩陶泥,那里估计是他想要的去处。

和有着近50年精湛手艺的民间陶瓷艺人聊天,得知一幅画,要画得像模像样,有时需要静心坐下来画几天甚至十来天。

他们以陶艺为生大半辈子,却一直保持一份持续精进之心和对陶艺事业的无比敬仰之情,他们中好些人是享受着国家对优秀民间手艺人补贴的难得人才,何况普通如我们呢?做点事情就心浮气躁,心生厌倦。

事情的真理,本就是慢慢来,悉心来,仔细琢磨儿没完。我们的心都去哪儿了,难怪往往结果都不太好,恰恰是偏离了事情本真的运行规律。

景德镇估计只算是个四线城市,房子高层的也不多,可这里好多家都用怀旧陶器养花养草,妆点房舍,感觉自己仿佛置身于艺术的世界,视觉享受丰富极了。

这里的人把普通的小日子真的过成了诗,在此之前这句话多半只在书里见过,今日得见,很是震撼,贫乏的内在终于得到了洗涤与滋养。

孩子一边感叹着博物馆里明清的陶瓷宝藏,一边穿梭在市景小道里欣赏着民间艺人的手作,一天六七个小时逛着,依然是流年忘返。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03

近日,有事没事尽量不在朋友圈闲逛,怕误了自己的时光,更怕自己实力尚且欠缺误了他人的时光。

冷清的日子,被孩子他爸拉去陪几个亲戚朋友吃饭,一个亲戚身价据说是不错,可其孩子因着上大班期间经常打同学坐不住,被老师要求他退学,现在只能在家妈妈自己教孩子学习。

见面的几个小时下来,孩子妈妈脸上写着经常见到的世故,说话好听像唱歌,但脸上基本写着皮笑肉不笑,听说挺能投资挣钱的,又听说身价过几亿了。

妈妈对孩子说:“你给婶婶背首白居易的诗吧。”五岁男孩摇头晃脑起来,平日遇到这种“高大上”的事,我特有好感,今日却莫名伤感。

孩子爸爸偷偷说,孩子有时一首诗一个多小时背不出来,妈妈打孩子可从来不含糊。

吃饭时,孩子就不停地主动向旁边小哥哥挑起“战争”,没有老实坐一会过,爸爸没面子地在旁边一茬一茬地当着众人训他,妈妈生怕孩子落下课什么的,吃饭时也不停地在平板小电脑上摆弄着拼音。

席间,一电力系统女性中层干部说,男孩子就是要打一打,打一打,孩子承担压力的能力强,将来不至于一点小事就要跳楼什么的,此女性振振有词地说道着,打孩子在她眼里特“荣耀”似的。

心理学大师弗洛伊德说,人小时候的成长环境会影响他一辈子。

很庆幸自己坚持学了四年心理学,目前还没有打过孩子一次,孩子在校有委屈什么的,会主动跑来跟我说起,我们经常互夸对方,“你是我最最好的朋友。”彼此一脸幸福地腻歪着。

走时,那个据说是亿万富婆的妈妈一脸好奇地问我,你对孩子放养,不怕他学习落伍吗?

也许她觉着,我在孩子三年级上课期间,带本该好好学习的孩子出去闲玩,未免有些把孩子的学习没有放在心上,耽搁了孩子考知名初中的大好前程。

孩子一次次见识满是工匠精神的优秀艺术人、见识把生活过程过成诗的普通百姓,见识博物馆馆藏的极致珍品,哪一次不是“无声胜有声”的学习,省了我多少唠叨到口吐白沫却无比乏力的时间。

见识了这两位女强人,自己好像越来越坚定自己的内心,还是想走继续与孩子“四处游荡”的、与社会大众不太合拍的野路子。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04

有一阵没来简书,叨叨点啥,心里好像踏实点,就像想着告诉自己好久没见的老朋友近期还安好一样,很想做的一件事儿,就是写这点有些烂碎的文字。

这只能算是自己瞎想的一点小结果罢了,没有意义,但有写的冲动,无比珍惜这样的与老友聊天时光。

最近,也还在翻点雪小禅有味的书,还在思索着心理学专家们过往走过的不算太平常的路。

尽量中立太难,感情时不时阻挡不住地飘散出来,我不是一位称职的心理咨询师,更不是一名优秀的写作者,但好像很想做一名走心一些的读者,毕竟作者希望我们读到他辛苦写的书里的更多营养。

还是走在很慢的小路上,没有追求鲜花与掌声的大志,只求内心安宁与越来越踏实丰盈。

何时我能将普通的小日子过成诗,何时我能更不带主观偏见地先入为主,何时风起云涌时我心真有几分平淡如水。

诚意地期待中……

我经常想念简书朋友们,随着年纪渐长,可没明白的事儿还实在不少,特别珍惜每一次和你们敞开来聊的难得机会,聊聊也许对自己又是一次淡淡的“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