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羊亚米交朋友(上)

从前,有一只小羊,他叫亚米,他是一只全身雪白的帅气小绵羊。他和爸爸妈妈,哥哥姐姐一起住在舒适的羊圈里。

可是,亚米他很不喜欢自己的羊圈,他觉得羊圈太小了,一点也不气派,他也不喜欢和自己的兄弟姐妹玩。因为他们最喜欢的话题是哪一种草最好吃,或者今天的天气适不适合一个小羊去散步。无论哪一种,小羊亚米都觉得挺无聊的。

总有一天,我会出门去旅行,结交一些有趣的朋友。小羊亚米在心里说。

这一天很快就到来了。

主人在这天早上给亚米一家送青草吃,可他走的时候,却忘记了关紧羊圈的门。

“机会来了!”亚米盯着开着缝隙的门说。

“你要做什么?”姐姐有些奇怪的问。

“这和你没关系,知道吗?娇滴滴的女孩子,我要去冒险了,再见吧!”亚米的声音里透着按耐不住的快活。

“冒险?”姐姐吃惊的问。

“是的。”亚米骄傲的说。

“哦,不!亚米,听我说,外面的世界太危险了……”姐姐的话还没说完,亚米就已经像离弦之箭冲了出去。

他钻出羊圈,冲出农场的大门,朝着无垠的田野一路狂奔。

“哦吼吼吼——”亚米一路大叫着,心里激荡着兴奋,温柔的风从他的脸庞拂过,和煦的阳光照耀着他的脊背,温暖又舒适。他感觉自己快要飞起来了。

就这样,不知道奔跑了多久。当他停下来的时候,他已经身在草原深处了。他喘着粗气,轻轻的踏着脚下柔软的草地,感觉精疲力尽,却又觉得充满了力量。

他环顾四周,寂静而空旷,他抬头望望天空,碧空如洗,万里无云。这样的旷野,岂是在羊圈里能见识到的?

“真好啊!”他赞叹了一声,忍不住在地上打了一个滚儿。

柔软的草地,实在是太舒服了,亚米忍不住又打了一个滚儿,然后,又一个滚儿,他滚的停不下来,自己忍不住“咯咯”笑起来。

等他打滚打够了,瞥见了落日正在缓缓下坠。太阳像一个大橘子,缓慢笨拙的向草原的地平线走去,它太耀眼了,把半边天空都染成了金色了。

“我打赌,这一定是世界上最漂亮的景色。”小羊亚米对自己说。

他静静地坐着,欣赏着日落,夕阳的光芒渐渐消失,夜幕悄悄降临。月亮静静的出现在空中,星星开始眨眼睛,紧接着,草丛里有虫子开始唱歌。

亚米不认识这些虫子歌手,他们的歌声也挺好听的,可是亚米却不知道怎么回事,心里不再像白天那样欢快了。

亚米觉得,夜晚的草原和白天的草原有些不一样,可是他说不出到底哪里不一样,也许是因为心情不同的缘故。

其实,这个时候,亚米已经很困了,但是他睡不着,草原太空旷了,并不适合睡眠,睡觉的地方,应该像羊圈里那样,拥挤却温暖,让人觉得踏实。

亚米这样想着,不知道什么时候进入了梦乡。

等他惊醒并跳起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十米外开外,蹲伏这一只冷静又沉着的土狼,正虎视眈眈的盯着他。

亚米几乎要惊叫起来,他本能的把惊叫压在了嗓子里,他慌乱的把步子调整的尽量优雅。

他清清嗓子,尽量保持镇定的说:“呃,嗨,你好,我是亚米!我是一只正在享受旅行的小羊。”

土狼保持着原来的姿势,静静的看着亚米,一动不动。

亚米有些尴尬的说:“好吧,也许你听不懂我的语言,毕竟我是一只羊,而你是土狼,你应该是一只土狼吧?真可惜,如果语言不通,是没办法做朋友的……”

“你们羊都是这么啰嗦的吗?”土狼缓缓开口了,语调低沉透着冷静。

“啊?”亚米没想到土狼会忽然开口,“哦,原来你听得懂我说话!”

“你刚才说'朋友'?”土狼又问。

“是的,”亚米有些兴奋,他想,他有可能在今天交到第一个朋友了。

“你们小羊的法则是什么?”土狼缓缓直起身子,蹲坐在地上。

“法则?”亚米有些发愣,他不懂土狼说的法则是什么东西。

“法则,就像我们土狼,我们没有太固定的居所,我们善于奔跑,我们吃肉,然而草原上可吃的小动物们太少了,很多时候我们吃不饱,所以,我们都希望自己是最厉害的那只土狼,我们认为强者才是伟大的。”土狼解释说。

亚米有些吃惊,他说:“那这么说来,我们羊的法则是……是……我们有固定的居所,羊圈是我们的家,我们也善于奔跑,但我们吃草,遍地都是草,我们不需要为食物发愁,所以,我们小羊之间大部分时候相处的还是很融洽的,我们崇尚自由和和平。”

“那我们可能就没办法做朋友了。”土狼舔舔嘴唇说,“我们的法则不一样,如果我们做了朋友,我们产生了友谊,等到有一天我没有食物吃,不得不吃你,或者你的家人的时候,我就会伤心,你也会伤心的。如果我们之间不存在友谊,那么,也就不必伤心了。”

亚米吃惊极了,他从来不知道,原来交朋友竟然不是一起玩这么简单的事。

“你真是一只睿智的土狼,我以前并没有听说过这样的话。”亚米说。

“我也很欣赏你的纯真。”土狼说,“但我们真的不适合做朋友,为了这一刻我们之间彼此的欣赏,也因为此刻我并不饿,现在,离开吧,年轻人!”

在土狼说话的时候,亚米几乎能看见他的尖牙在阳光下闪着寒光。他心中一凛,赶紧跳起来,说:“那么,再见吧,土狼先生!”

亚米一路狂奔,朝着远处一点黑乎乎的,像一栋房子的东西跑去。

这一次,他的奔跑不再欢快,反而心情有些沉重。

法则,他想,真是长见识,我在羊圈里可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说法。

-END-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