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华不为少年留

韶华不为少年留

2019/7/7                    周六                          雷雨


窗外青霭,阶上绿苔。

“倏忽温风至,因循小暑来。竹喧先觉雨,山暗已闻雷。”看到西窗烛的推送忽觉今日小暑,许是殷勤昨夜三更雨,今日又得浮生凉。此刻,暑中清风,惬意的不似盛夏。

关于小暑我的脑海一直浮现着这样的画面,那时年岁尚小,百无聊赖窝在家里写着暑期作业,四处张望之际瞥见墙角老式月份牌有一少年头戴荷叶,脚骑水牛,趟水过河,旁边斜体字写着小暑二字,而我的母亲喃喃道,大暑小暑,热死老鼠。

一晃多年,画面定格,深存脑海,不曾磨灭。

今日恰逢六月初五,按照老家习俗,是要带着新生宝宝祭拜痘疹娘娘与痘儿哥的,与红楼梦里描述的不同的是,老家习俗是在孩子未生天花疹子之前祭拜的,因旧时这两种疾病对孩子伤害较重,习俗便延续了下来,以祈求孩子得到神明庇护,常乐无疾。

更是因着第二日姑姑节亦是归家省亲的日子我便与铄宝住了下来,六月天气总是阴晴难料,此刻,屋外电闪雷鸣,几朵乌云划过,大雨骤然而至,屋内我与母亲看着电视剧唠起家常。

咸咸淡淡,无非感慨岁月倏然。

母亲说当年我得水痘,姥姥来给我祭拜过两次痘疹娘娘痘儿哥哥问我是否还有印象。

母亲说当年她出嫁时周围邻居不过都是她如今年纪,而今路过少时的家,邻居已渐渐古稀头发花白,老的忘记了模样。

母亲说倘若姥姥还活着,明天她们姐几个又会奔着老母亲而去,而今姥姥故去,所谓的娘家也已随着大门深深紧锁在记忆里。

母亲说去年此时铄宝还未出生今年此时都已经学会爬行扶着东西蹒跚站立。

母亲说……

母亲讲着身边人的婚娶嫁丧,絮絮叨叨,我默默的听着,与母亲忆着。

这些年,我亦曾感到岁月蹉跎。

就在昨日刷抖音刷到歌曲老男孩,记忆里第一次听到这首歌大概是2012年,高二英语课间,英语老师给我们放着这首歌,她说歌声一起,唱哭一片80后,那时正值青春年少,只觉旋律好听,不懂曲内深义,而后便将这首歌抛之脑后,直到昨日再次听到,许是歌曲配文煽情,许是这些年跌跌撞撞不再年少轻狂,突觉心底湿润,旋律亦是旧时旋律,只是身边人来来往往擦肩而过早已是物是人非。

偶然读起白居易的《短歌行》,今夕未竟明夕催,秋风才往春风回。人无根蒂时不驻,朱颜白日相隳颓。 劝君且强笑一面,劝君且强饮一杯。人生不得长欢乐,年少须臾老到来。

人生短短几个秋,不醉不罢休,短短几句诗词扣人心弦,韶华不为少年留。

有时总觉当下时间过得漫长,寒来暑往寒来暑往,日复一日,过得煎熬,只有闲来无事回头细数这旧日时光,方觉光阴须臾,白驹过隙倏然而逝。而那些时光里曾经令我们辗转难安夜不能寐的旧事也随了这如水时光,覆水东流。

站在老家巷口,四处打量,旧时街坊脸庞日渐老去,旧时孩童日渐挺拔,旧时巷道也已变了模样,而我的父母也已生了华发,柴米油盐半辈子,转眼就剩下了满眼皱纹,往事一帧帧,不自觉忆起少时时光。

曾给好友留言到,与她初识彼此少不经事,行由止心,与她再遇彼此已是摽梅之年,年少轻狂,已成轻掷。不知觉间已是隔了那么多年,别来无恙。

她回到,天可补,海可填,日月既往,不可复追,你我都不复少时模样。

时间果真是一只藏在黑暗中的温柔的手,在你一出神一恍惚之间,物走星移。愿我们都是顾城笔下找灯的孩子,在早晨长大。

曾经最喜欢的一句话"历尽千帆,归来仍是少年。‘’那时并不曾理解句中深意,只觉得这句子读来颇文艺,直到后来方才领悟,真正的赤子之心是千帆阅尽铅华尽洗后,依旧热血难凉。只可惜你我大部分人早已在时间的洪荒里随波逐流,碌碌无为遗忘了年少梦想。

如北岛所写,那时候我们有梦,关于文学,关于爱情,关于穿越世界的旅行。如今我们深夜饮酒,杯子碰到一起,都是梦破碎的声音。

光触交错间,往日情景再浮现,罢了罢了,轻叹这世间多变迁,好好坏坏都是过往风景。

而我也渐变明白这岁月是一本太仓促的书,我们含着泪,一读再读。一场大梦,当你醒来,它早已消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