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的最后一天

今早给两位小主搞的煎蛋和牛排。而张亮又和我分了一碗易记,很久没有吃过易记面了,25年前在新街口上班时经常吃。因为学校不给进去,就继续逛街街拍。板等上课的小蒋。

早上九点钟的新街口人还不是太多,一禾广场26年前是东宇外贸购物中心第三连锁店,久违了的称呼。这里有多少有关青春的回忆。

真是很久没有认真看过新街口,于是坐在广场上看来来往的人群。今年长腿小姐姐们都爱百褶短裙。一件体恤下配短裙短裤,年轻怎么穿都好看。瘦了也是穿啥都好看。

羊皮巷口开了一家香港名发茶餐厅,里面布置的也很香港,上午10:30开门,那么一大个菠萝包,看着就让人垂涎欲滴。改天带两娃来尝鲜。等逛完一遍靠近中午饭点,门口已经排起长队,多是尝鲜的年轻人们。很适合情侣们打卡的网红店。

坐在竹居酒屋前等,一坐下来就想打瞌睡。12:08分小蒋才下来,她说是有不懂的问老师得。宋老师加了我的微信,她是今年编导26班的班主任。去年的班主任是周老师。宋老师把我拉进了班群,今年26班有14个孩子,个个都实力强大,她编故事的能力弱了一点,还是读书读得少,又不肯练写作。面试能力倒是强大。

最近给学校班主任张玮老师批得一文不值,有点打击她的自信心。张老师希望她冲文化课,进一本线。不希望她学艺术。老师很负责任,我们心里也很感激,都是为孩子好。可是她喜欢编导专业,她又是一个有主见有个性的姑娘,如果有才华是这块料就放手一搏。只是告戒她这条路不好走,不论学任何的专业。

听起来都似乎高大上的专业,看起来也是,广播电视编导、播音与主持专业、表演专业、戏剧影视导演、戏剧影视创作、摄影与摄像、制片人等等十几个专业。我还不知道她最后定那三个专业报考我希望她学戏剧影视表演,那是我从小到大的夙愿,我缺乏条件。

我做不了她的主,她不是我手中的傀儡戏布偶娃娃,她的人生和未来不是我可以主宰的,所以就放手,我只做她的超级保姆,任劳任怨的老妈子,做好一切后勤保障工作,陪着她一起向前走,未来可期,是多么令人兴奋、向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