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笔记] 个案咨询中的督导与自我觉察

文/丹思心舞

这里我重点结合最近已经做了六次的一个咨询个案,谈谈督导在扶助我从事心理咨询工作中的作用,以及在个案中体会到的反移情与自我觉察。

一、在一些限制性认识上的突破

作为新手咨询师,我内心虽然觉得心理咨询是我的兴趣和潜力所在,但是还是对于咨询场景、个案和来访者类型等等有一些限制性想法。比如,我本来性格不是喜欢暴露隐私和打探别人隐私的,总觉得比较私密的亲密关系等议题,由一个人单独找咨询师会容易产生“背叛感”,并不利于这类议题的解决,读欧文.亚隆的《日益亲近》时,认为金妮与男朋友的问题长期得不到进展也佐证了我的想法,所以我一开始会更倾向于做职场支持而不是个体咨询,在个体心理咨询中也倾向于投入团体咨询、家庭咨询去支持这类个案而不是去做一对一私密咨询。

通过一段时间的理论学习、个案观摩、阅读体会,现在反思,这个想法虽然有一定道理,但是还是应该看到每个个案都很具体化,所有关系类问题咨询也要由自我探索开始,等等,一对一咨询还是一个最常见和基本的场景,并且也不可避免的会有移情和反移情出现。关键是如何在伦理边界范围以内,充分利用好正向移情帮助来访者。

我的这个个案,刚好就触及了我之前有些犯怵的部分:一位男性来访者在失恋两个月后通过平台的招募寻求心理咨询,一开始就表示希望是“懂性心理、恋爱婚姻方面的”的“最好是女性”的咨询师。他选择了我尝试体验心理咨询,正好对我在实践中进一步打破限制性想法提供了机会。

二、督导在咨询师成长中的护航

在克服自己的犯怵,认识和理解来访者的心理问题上,督导老师起了很关键的作用:

1、帮助我明确了咨询边界及设置,提醒一些注意事项和经验

在我与来访者共同可选时间不多的情况下,第一次咨询安排在了晚上比较晚的时间(因为那段时间我在壹心理和其他平台上密集参加晚上的个案团督)。另外来访者四班倒,很难明确一个固定时间。第一次咨询后的受督中,督导老师提醒我尽量固定咨询时间,以及不要安排在一天里太晚的时间以更好地维护异性之间的边界。当我反馈给来访者,协调好我们的时间,并进行了几次以后,来访者也明确表示,督导强调的这个设置很重要,他体会到我的细致用心(用excel排他的上班和休息时间),固定时间也让他有稳定感。同时,对于咨询时间以外跟来访者的微信沟通,个督和团督老师都给了一些明确的经验指导。这些时间设置、咨询外时间沟通上的经验很重要。

2、帮助我分析来访者可能出现的移情以及背后的可能来源

督导老师主张了心理咨询对于移情和反移情的主流观点,鼓励我稳住自己,接住这个个案,并在督导过程中提醒我来访者的哪些表达和反应是对我的移情,并且很可能是一种理想化移情,跟来访者早年在家庭中缺失父母的回应和抱持有关。对于我觉察和反应到位的地方也给与了肯定。对于咨访关系中有可能出现的亲密和性的移情也给与了如何防范和处理的经验上的指导。这些对于我第一次处理比较敏感的个案是非常有力的支持。

3、鼓励我充当来访者的稳定客体,准备建立长期的治疗同盟

老师在我等待个案的前两次咨询中就对自体心理学的核心概念和自体感发展的过程做了指导,很快就有了运用到第一个个案来访者评估的机会。在老师发给我的贴士中,这段总结也非常及时和有用:“遵守设置、稳定的时间、稳定的房间、稳定的疗法,不要一会认知行为、一会精神分析、一会意向对话。稳定的回应,工作到的点包括:身体感受的命名,身体感受和情绪的分化,需要、动机的解读、心智化能力的培养,对夸大自体的回应,理想化移情的抱持,等等。咨询师自身的稳定性,有个牢固的核心自体,提供给来访者来内化、理解和安抚自体的中和结构。”

个督和团督老师都是精神动力学取向的,告诉我们在前期可以跟来访者做些咨询教育,让来访者意识到需要长程的陪伴帮助其修复和发展一些心理不足。由于也接触了一些其他流派,其中不乏对于精神分析过于长程的批评,我对是不是一定要长程持保留态度,希望在具体的个案中去感受和体会来访者的需要,也有着一方面担心个案脱落、一方面又觉得这种担心是不太正确的助人心态的矛盾心理,并因此在咨询过程中产生了一些焦虑,督导老师很肯定我在初期咨询工作中已经取得的效果,并耐心地引导我看向来访者的一些深层问题,让我体会到自体感发展不足、有自恋型特征及深度防御的来访者的确需要更长期的工作。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三、个案中的反移情与自我觉察

在这个个案咨询工作中,虽然还只进行了五次,自己有一些反移情的苗头出来:第一次当来访者说到自己跟女友有信仰上的冲突,想要改变女友的信仰时,我感到来访者在表面的自卑下面,将会有更多自恋和控制冒出来,我在咨询师个人成长中觉察自恋和控制型的人对自己比较有挑战,过往在与周围强势的人的关系中处理得不太成功,所以对这部分产生了警惕,虽然没有影响到对来访者的接纳,我也很小心注意不要将自己过往的习惯性反应模式带到咨询当中,但是在咨询过后听录音反思时以及跟督导的讨论过程中,我意识到了自己有些防御性的反移情反应,比如:

首先,感觉自己不能自然地给与来访者更多共情式回应与我对其自恋的防御有关;

其次,当来访者一再显示自己有读很多心理学书籍和文章的时候,并提到这些书名、作者的时候,我也好像有点反射性回应“我知道”并主动跟来访者澄清心理咨询跟一般写文章的心理分析有什么不同;

再有,对于来访者有些“自知之明”地表达他“我知道是这个问题”的时候,我隐约肯定了来访者,其实这部分可能恰好是他的防御,而我的回应有可能会加强他的防御......

通过自我觉察和与督导的探讨,我意识到一些问题,开始回顾、调用我之前学到的一些方法来提升我的及时自我觉察和感受性。在中阶技能提升训练营,胡婷婷老师的正念自我成长是我很喜欢的课程,我利用了正念等方式觉察自己的内在,以及如何保持“慈悲的临在”,去感受一位还带着很深的潜意识防御、表达细节和深层感受有困难的来访者。相信在实践中多练习、运用这些方法,对于后续的咨询会有更多的帮助。

感谢训练营提供了这么多好的师资以及个案机会,让我可以在心理咨询师的新的职业道路上更好地成长。

图片发自简书App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