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水煮青蛙

苦役永无尽头,但穷人要活下去呀,怎么办?他们接受了宿命论,以及知足常乐的人生哲学,劝慰自己安贫乐道,安于现状,少胡思乱想。

中国从儒家经典,到诗词歌赋,提到乡村,都有意无意地美化。

美化他们的贫穷,美化他们的愚蠢,美化他们的自我封闭,造成安于贫困,是一种操守的假象。

于是自我麻醉,忘却自己的无能。

而随之而来的,是行为上的懒惰。

但又有什么关系?

贫穷很高尚,贫穷说明我品行好,为什么要改变呢?

美滋滋地懒着吧。

在一些偏远山区,一些人的贫困程度令人惊讶,但他们习以为常,为什么?因为他们麻木了。

或许,在年少的时候,每一个穷人都怀揣志向,但是生活反复打压,渐渐感到无计可施,终于跪下来,呆在原地,通过自我麻醉,忘却希望,听之任之,成为行尸走肉,生活想怎样都可以。

志向不再保鲜,不再活跃,最后趋于退化而消失。

对于这一点,鲁迅先生的眼力确实锐利,他提出了自己的观点,他看不惯了,愤然地说:“劝人安贫乐道是古今治国平天下的大经络。”

他还举了一个例子来讽刺所谓的安贫乐道:

大热天,阔人还忙于应酬,汗流浃背;穷人却挟了一条破席,铺在路上,脱衣服,浴凉风,其乐无穷,这叫“席卷天下”。

这也是一付少见的富有诗趣的药方,不过也有煞风景在后面。

快要秋凉了,一早到马路上去走走,看见手捧肚子,口吐黄水的就是那些“席卷天下”的前任活神仙。

大约眼前有福,偏不去享的大愚人,世上究竟是不多的,如果贫穷真是这么有趣,现在的阔人一定首先躺在马路上,而现在的穷人的席子也没有地方铺开来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