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无人问津的公众号,我坚持做了四年

67字数 1930阅读 5966

在人生第44个生日那一天,刘若英给自己写了一封信,信中这样说道:希望你老得开心,老得理直气壮,老得优雅……希望你再老一点,你就不会像现在这样抓紧青春了,到时候,我相信你会更快乐。

01

今年,我三十岁了,曾经无数次幻想也无数次恐惧的三十岁,轻悄悄的来了,来不及抓住二十九岁的尾巴,来不及迎接,来不及应对突如其来的焦虑、不安、惶恐的情绪。当我对着镜子里那个眉眼如初的姑娘,心想:不对啊,没道理啊,这哪里像是三十岁的女人,明明还是个十八岁的少女嘛。

变化肯定是有的,比如眼角的细纹,任我用再好的眼霜、眼膜,也无法让肌肤回到十八岁的状态;比如成熟的心智,任我再怎么装嫩扮傻,眼睛却浑浊不再清澈;比如衰退的记忆力,任我怎么死记硬背,都是徒劳无功。这一切,我无法接受,我希望老得再慢一点,最好让粗心的我毫无察觉。

奶茶刘若英在她44岁生日的时候,希望自己再老一点,我在自己30岁的时候,希望自己再年轻一点。

村上春树说,我一直以为人是慢慢变老的,其实不是,人是一瞬间变老的。心下不禁窃喜,还好,我没有变老,还年轻着,我希望那一瞬间永远不要降临。

02

三十岁来临之际,【文墨婷香】也一路陪伴我走过了四个春秋,当初注册这个公众号的时候,没有想过会坚持这么久。自己写文、自己读、自己排版编辑,爱上摄影后,自己拍照在公众号上配图。遇到过投诉、骚扰、不讲理的人,也遭遇过欺骗、捉弄,可更多的是温暖和感动,这些年,陪伴我一路成长的很多朋友也一路关注着【文墨婷香】,他们时不时地在后台给我留言,给我鼓励,给我坚持下去的力量。

也因为自己做公众号,认识了一些做公众号的朋友,文艺青年猫、小雅微期刊、云水吟、雅婷日记、孝道行天下;做电台,认识了一些做电台的朋友,楚璇、莫柔、荷依、大卫、书雅;摄影,认识了一些摄影的朋友,青田公子、嘎吱大叔、果仁、赵靖子;写文,认识了一些写文的朋友,文婉豫、莫小微、我爱小媛宝、暖暖的冬花、浅草等等。我的朋友圈每时每刻都有好声音、好照片、好文章,此刻,我敲打着键盘,内心无比的幸福。

03

曾经一度很喜欢一句话:你只有自己先上路,才会遇到同路人。是啊,那些无人问津的日子里,我拼命向前奔跑,也曾怀疑和否定自己,我可能一辈子都会窝在这里永远也无法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记得一天晚上,我登录公众号后台,发现有人投诉我,说我抄袭他的文章,可明明那篇文章是我的原创,我申诉,却因为证据不足而败诉,我找到那个公众号,在后台发了无数条消息,却石沉大海,一点波澜和涟漪都没有。

一直以来我都非常尊重原创,因为我深知原创的不容易,每一份耕耘,不一定有收获,有时候却被别人捷足先登。每一篇文章,我都会在作者一栏里标注原创作者,不是自己的文章在没有征得作者同意的时候不轻易标注原创标识。这样小心翼翼谨小慎微,却还是有人投诉,我欲哭无泪。

林清玄是我很喜欢的一位作家,我在公众号读了他很多文章,就是因为这些文章,我被林清玄官方微信公众号投诉了。那一晚,我很焦灼,对方要我立刻删除所有林清玄的文章,可我一来没有标注原创标识,二来作者一栏写着林清玄,我算是抄袭吗?那抄袭的人岂不是满大街都是吗?我如何与原作者联系获得转载权?无数个问号,在脑海边盘旋。我向同样做公众号的朋友咨询,朋友说,这样的情况,如果对方较真,我无胜算。

那个深夜,我在对方的公众号后台写下了长长的一封信,表达了我对林清玄老师的尊敬,表达了我对他文章的喜爱和崇拜,表达了我诚恳的歉意。意外的是,已经凌晨一点多了,我收到了回复,对方撤诉了,同时添加我的公众号长期转载的权限。那一刻,所有的不安和焦灼都化为深深的感动,我以为,我又面临上一次的漠视,可对方明明也诚恳地向我道歉,说官方建议他们进行产权保护,无意冒犯了我。我们最后在公众号后台握手言和。

04

我依稀记得当初做公众号的初心,是想在工作之余,给心灵一处澄澈的居所,在城市的喧嚣中偏于一隅,给自己以安静。直到现在,我从未忘记自己的初心,也没有偏离既定的方向。我曾做过无数次尝试,组建过团队,也跟人合作过,虽然后来都失败了,从一个人到一群人,再到一个人,写文,选文,读文,编辑,排版,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寥寥无几的阅读量,常常使我心痛,偶尔的一句浅浅淡淡的留言,却能使我高兴一整天。

“文婷品墨,步步留香”是朋友写给我的,“文武衣冠,昔往成凉。墨点兰亭,眉间心上。亭亭玉立,国色天香。”也是朋友写的,有朋友为我的公众号做了宣传图片,有朋友不遗余力的转载分享我的文章,还有更多的朋友在每篇文章下写上真诚走心的留言,这些,都让我感动。

还有5天,就是【文墨婷香】四周岁生日了,我想在生日那天,送给你们一个大大的礼物,也想对你们说:只要你愿意,我会一直陪着你。用我的声音,温柔你的耳朵。我们说好了,永远不分开,好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