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是一个不断打破规则

如果生命可以选择,没一个孤儿都会拒绝出生;如果规则必须恪守,没一个母亲都不可遗弃生命。然而,如果世界没有了如果,一切都不会发生。《苹果酒屋的规则》讲述的就是缺失了母爱的孤儿们是如何应对成长的。

《苹果酒屋的规则》是美国当代著名作家约翰·欧文的代表作。它所叙述的故事发生于20世纪初至60年代,韦尔伯·拉奇是美国缅因州圣·克劳兹孤儿院的院长兼创始人,同时还是一位产科医生,他既为那些不幸的女性接生,有时也按照孕妇本人的意思秘密替她们堕胎。荷马·威尔士是孤儿院的一位孤儿,在拉奇的培养下,荷马成为一名非正规的助产士,为一些未婚先孕的女子接生,但他拒绝帮助拉奇为孕妇堕胎,因为他觉得那是魔鬼的工作。

作为一个孤儿,荷马是不幸的,但遇到了拉奇医生,荷马无疑又是幸运的。拉奇就像是一位父亲,为孤儿们安排着成长中的每一步。在孤儿院中的每一天,荷马都生活在拉奇天父之爱般构筑的空间里,然而再深沉、再博大的父爱也无法替代孩子们对世界的梦想、对理想与爱的隆憬、对自由与美好的渴望。

因为无法预知未来,所以每个人都有寻梦的冲动。因为从未有过体验,所以每个人都无法避免成长所带来的伤痛。

荷马逃离了拉奇的佑护,跟随华力其女友坎蒂走出了单调而缺少母爱的世界,进入了苹果酒屋,进入了人生与社会的规则中,开始了独自的生活及对爱的初体验。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荷马第一次见了梦想中的大海;第一次看并吃到了刚捕来的龙虾;第一次体会了自食其力的快意;第一次感受了爱的甜美与惬意;第一次知道了既定的规则也可不必坚守。

“外面的世界很无奈”——井非喜欢就可以永远拥有;并非所有的爱都可以触摸;有些东西必须放弃,有些责任必须承担。

从不谙世事到走向成熟、从渴望母爱到享受爱情、从接受给予到坦诚的付出、从对规则的恪守到主动违背、从对责任的放弃到主动承担,在对世俗规则的遵守与超越中,荷马完成了他自己的成人礼。

但他也接受了人世间爱的规则——爱,需要宽厚与包容;爱,也需要信任与道义。坎蒂割舍了与荷马不合社会伦理道德的真爱,恪守与华力爱的誓言。罗斯父女的不论之恋,尤其是罗斯被自己女儿所杀的事件触动了荷马的灵魂,也使得他摒弃了不为人堕胎的初始原则。面对周遭的美恶、爱憎、生死,荷马在领悟成长意义的同时,也逐渐认同这拉奇为他设置的生命流程。

每个人都无法拒绝成长,每个人也都无法拒绝忧伤,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梦想。但是在追寻这些梦想的路上,我们不断打破自己原有的规则,遵循自己的内心,重新建立新的规则,这或许就是成长带给我们的意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