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捉奸……》

图片发自简书App


栗海和红玉都是外来务工人员。

栗海在市里的苦力市场做水暖工,每天拿个牌子蹲在马路两边等活,算是饥一天饱一天。

红玉骑着一辆破旧的自行车绕着各个小区擦玻璃,好的时候一天可以揽三四家,不好的时候好几天也没活。

不管干什么,栗海和红玉都是卖劲的,辛苦一个月,算下来也有小五千块钱。两个人舍不得花钱,住在城郊的平房里,房子朝东,不足十平米,除了一盘炕就只有一个布衣柜,房租六十元钱。

红玉省吃俭用,在外面打工挣钱就为将来能攒钱给儿子在城里买套房子,让下一代变成城里人。

栗海也是一样的,不舍的吃不舍得穿,唯一的爱好就是喜欢喝点小酒,都是小卖店的廉价酒。

栗海也是阴差阳错的,认识了一个东北女人。

那天,栗海照旧蹲在马路边等活,突然过来一个打扮的时髦的女人,蹬着高跟鞋朝这边走过来。

大家一看来活了,马蜂一样呼啦都围在了女人的身边,挣着抢着问道,大姐要找干什么活的?我们这什么都能干。女人生气的推开众人,提着东北嗓门喊,干啥干啥?你们这是要吃人呐?!谁说我要找干活的了?说完整了整衣领,大家一看没戏,就都悻悻的蹲回了各自的位置上。

只见这个东北女人走到栗海的身边问道你是做水暖的?栗海忙站起来回应道嗯一直都做这个。几年了?价钱是多少?女人连珠串问着,栗海说,做十几年了,价钱得看平米算,一平✘。你这太贵了,东北女人皱着眉头不屑的说道,大姐,价钱还可以商量,这还差不多。经过和东北女人的一番较量,栗海揽了一套八十平米的活。

栗海改线的时候,那东北女人就在边上盯着,一丝一毫都不能有差错,一上午干下来,栗海已是满头大汗。

栗海休息的时候东北女人递上水说道,大哥喝水,说着就拿毛巾帮栗海擦汗。栗海感到不好意思忙说不用不用。但是他心里痒痒的,尤其是那女人喊他大哥时,栗海骨头都酥了,他不敢看那女人,可那女人倒是很大方,挨着栗海坐下来,又说又笑。还不时的拿眼睛盯着栗海看,栗海脸红,女人就哈哈大笑,笑着笑着就扑到栗海肩膀上了。

栗海的身体僵着不敢动,他低下头看见女人的双乳在嗔笑中微微颤抖,栗海有一瞬间动了坏心思。他的手臂抬起来,忍不住想放上去,但是在半空中转了个弯放在脸上抹了一下就又收回去了。

栗海喝了口水站了起来,他觉得周身都难受极了,但他还是压着去继续布管。

下午收工的时候,女人说要请栗海去吃饭,栗海犹豫不决,他觉得这不可能。他正踌躇间,女人就拉了他,走吧大哥,吃个饭看把你为难的跟十八岁大姑娘似的。栗海就跟着女人下楼,这时候红玉打电话来了,问栗海什么时候回去吃饭?栗海说不回去了,和几个工友去外面喝酒,红玉说那少喝点,说完就挂了电话。

一家黑油污漆的小饭店里,栗海和女人要了一碟花生米,一盘溜肥肠,一盘葱爆羊肉,一壶二锅头。席间女人谈笑风生,不时的给栗海杯里填酒,栗海一直喝到舌头打卷,七七八八和女人讲着他的种种经历,女人咯咯的笑,偶尔也柔情万种的安慰几句,这让栗海心头生了无限的幻想,他醉眼朦胧的瞟着女人,开始不老实。

栗海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去的?他只记得那风情万种的东北女人在酒桌上和他对饮欢畅媚眼传递。

栗海第二天去,女人早早就来了,进门就热情的喊大哥,栗海也从容多了,不时的和女人开玩笑,有时候栗海放肆的时候,女人就直接在栗海胸上来一拳。

两天的活干了三天。

收工的时候,女人说没带包,叫栗海陪她去家里取,栗海看见女人妩媚的眼神,似乎明白了什么?他乐不巅的跟着女人,路上栗海心里美滋滋的,他盘算着要是真的有什么,这工钱就不要了。这么好的女人栗海不能白睡呀,人家能瞧上他,这是多么的不容易,,可是另一个问题来了。红玉那里怎么交代?不过栗海很快就想到了,红玉那个傻婆娘是最好对付的。想着想着栗海的心头一热,他望着出租车窗外的夜景,第一次发现城市的华灯初上原来这样的美好。

跟着女人七拐八绕的终于到了女人的家,进去后,栗海才知道女人住的地方不比他的家强多少,唯一好一点的就是有一组木制的老式立柜。女人招呼栗海坐下,然后一边找钱包一边说道大哥你别嫌弃,将就着坐吧。谁叫咱家那男人不争气,成天喝酒赌钱,哪像大哥一样勤勤恳恳的养家过日子。说着就哭了,栗海慌忙站起来走过去说道别哭别哭,女人顺势就扑到栗海的怀里,栗海有些不知所措,但是栗海不能控制自己了,他紧紧的抱着女人,女人在他怀里贴的紧了些,栗海的嘴猛烈的在女人的脸上啄,女人推搡着,栗海快速的把女人按到在炕上,正当栗海的手要伸进去的时候。却听见衣柜的门开了,一个男人站在地上吼道你们这对狗男女,看老子今天不宰了你们。说着抄起菜刀向栗海劈来。栗海吓得跪下求饶,女人也惶惶的不敢动,接着女人就开始哭。

男人还是不依不饶,揪着栗海不放。

栗海求饶着,说工钱不要了。

男人说要栗海赔偿一万块钱,否则要了栗海的命。

栗海给红玉打电话,叫红玉送一万块钱过来,红玉以为栗海出事了,拿着钱过来一看就明白了,她按着把栗海捶打了一顿,栗海蹲在地上头埋在身体里不吭声。

钱给了后。

红玉气愤愤的朝前走,栗海跟在后面,得拉着软绵绵的脑袋。

昏暗的出租屋里,女人数着钱,男人得意的说,亏你想的出来这缺德招数——诱骗。这是第几个了?这钱来的太他妈容易了。

哈哈哈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