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风云录》(第一百六十八回)

        第一百六十八回  死诸葛吓活司马

费祎进了魏延寨中,屏退左右,对魏延说:“昨夜三更,丞相已经辞世了。临终再三嘱托,令将军断后抵挡司马懿,缓缓后退,不能发丧,现在我带来了兵符,请你起兵断后。”

魏延说:“谁代理丞相的职务?”

费祎回答:“暂时由杨仪属理,这兵符就是杨仪的命令。”

魏延轻蔑地说:“丞相身亡,我还健在啊!杨仪不过是一个长史,怎么能担当大任?他只能做做扶棺回川安葬的事。我可以率大军攻击司马懿,定可成功,不能因为丞相死前的一句话而耽误国家大事啊!”

费祎坚持说:“丞相的遗命,我们不能违抗!”

魏延却发怒说:“丞相当时听了我的建议,占领长安都很久了。现在我是前将军、征西大将军、南郑侯,怎么能为杨仪断后?”

费祎见此情形,立即机警的说:“将军说得有道理,但不要轻易出动,怕产生祸端引起敌人耻笑。我现在就去见杨仪,让他交出兵权给你,怎样?”魏延大喜,让费祎出寨。

费祎出营,急到大寨见杨仪,详细叙述了魏延的狂妄言语。杨仪说:“丞相临终,已经断定魏延必反,我今天要你带兵符去,只不过是试探他。果然应验了丞相的判断。我们可以让姜伯约断后。”于是杨仪领兵扶棺先出发,命姜维断后,依照孔明临终前的交代,缓缓退兵。

魏延在寨中,不见费祎回复,心中疑惑,命马岱引数十骑兵去打探,马岱回报说:“大军已经大部退入汉中了,是姜维督兵断后。”

魏延大怒,骂道:“书生还敢欺骗我,我一定要杀了他们!”骂完,回头问马岱:“你愿意帮助我吗?”

马岱说:“我也一贯看不起杨仪,当然愿意辅佐将军!”魏延喜不自胜,当即引本部军马往南来。

再说夏侯霸带骑兵来打探,看见五丈原空无一人,急忙回报司马懿:“蜀兵都退了!”

司马懿顿足长叹:“孔明真死了啊!快追击!”

夏侯霸说:“都督不要亲自追赶,我待都督去就行!”

司马懿说:“这次我一定要自己去!”便和司马师、司马昭引兵杀奔五丈原。摇旗呐喊,杀入蜀寨,果然空无一人。

司马懿对两个儿子说:“你们催兵在后追赶,我先引军前进!务必要追上!”

司马懿一马当先,追到山脚下,望见蜀兵在前不远,司马懿催兵奋力追赶,忽然一声鼓角,喊声大震,蜀兵都反身回旗,树林里飘出中军大旗,上面一行大字:“汉丞相武乡侯诸葛亮”。   

司马懿定睛一看,蜀军数十员上将,拥出一辆四轮小车,车上端坐孔明,羽扇纶巾,身披鹤氅。司马懿大惊失色,说:“孔明还健在,我中计了。”急忙勒转马头回撤。

背后姜维大喊:“贼将莫走,你中了我丞相的计了!”魏兵魂飞魄散,丢盔弃甲,各自逃命。自相践踏,死伤无数。司马懿往回狂奔五十里,背后两员魏将赶上,扯住司马懿坐骑缰绳,连声说:“都督莫怕!”

司马懿心有余悸,用手摸头说:“我的头还在么?”

两将说:“蜀军早走远了!”司马懿喘息半天,神色才安定,才睁眼看清是夏侯霸、夏侯惠在身边。随后传令狼狈回寨。

过了两日,乡民奔走相告说:“蜀军退入谷后,哀声震地,军中扬起白旗。孔明确实死了,只留姜维一千兵断后。那日小车上的孔明,只不过是雕刻的木人罢了!”

司马懿羞愧说:“孔明真神人!”

此后蜀地流传谚语说“死诸葛吓走活仲达。”

司马懿确信孔明死后,又引军追赶。走到赤岸坡,见蜀兵已经走远,于是引军回寨。边回走边释然地说:“孔明已死,我等可以高枕无忧了!”

一路上见孔明安营下寨的地方,前后左右,井井有条,整整得法。司马懿不由赞叹说:“真天下奇才!”

于是司马懿引兵回长安,分调各将把守隘口,司马懿自己回洛阳见曹睿。

杨仪、姜维排成阵势,缓缓退入栈阁道口,然后更衣换旗发丧举哀。蜀兵捶胸顿足,哭声震天。

蜀兵前队刚进入栈阁道口,忽见前面火光冲天,喊声大震,一彪军拦住去路。原是魏延。众将慌乱,急报杨仪。

杨仪大惊,说:“丞相在世时,料定魏延久后必反,谁想丞相尸骨未寒,他今日果然反叛!现在断了我们回去的道路,我们该怎么办?”

费祎说:“此人很可能先捏造事实,向天子诬告我们谋反,因此烧了栈道,阻断我们归路。我们应该表奏天子,说明魏延造反的事实!”

姜维说:“这里有一条小路,虽然崎岖险峻,但是可以直通成都。”

杨仪即刻写好奏表,让人从小路先行出发,其后大军也从小路进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