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意

牛仔裤,西服,风衣,还加上了羽绒背心。

五点的成都,原来比我想像中忙碌。

来来往往的车,开的飞快,如过往的心事。

八点,泸定。

天气果然微凉。远处山脉白雪剥落,像脱漆的墙。大渡河的水,隔着距离都能感觉到清冷。

一碗热面,胃也活了过来。豌豆尖有些老,每挑到一根肉丝,就觉得发现了宝藏。

躲在阴影里等待,看着园丁,放肆的给花草浇水,似乎能感觉它们久逢甘露的欢喜。

头上那棵树,已经看的到萌芽,橙色的铁柱,沁蓝的天,生出一种力量。

午后,已不敢看太阳。

夏天来了哟。车上有人感叹。

怎么会呢?我心想,秋裤都还未脱下。

枕着昨天和女儿一起买的粉色U型枕,听着头顶上天窗被风吹的呼呼的响。

车奔驰着,满眼的绿那么的踊跃,觉得心头有一种滋味在荡漾。

开进雅安城,一辆三轮车不紧不慢的在前面晃荡。车很破,外面包裹着金色的纸,写着几个粉红歪歪扭扭的字“XX盛大开业”。我突然感觉,啊,原来春已经泛滥了。

你看,新绿已经侵占了旧绿

你看,油菜花已经开始颓废

你看,姑娘开始试花裙子

你看,人已经开始困倦了

吸入的气,还是清新的,但是怎么也呼不出心里的小燥热。

春天?重在春意,

就是那种穿上秋裤怕热,脱了秋裤怕凉的尴尬,就是那种,姑娘心里有花,花开未开的悸动~

对嘛,怎么能说夏天来了呢?

秋裤还没脱呢~

姑娘心里的花还未开呢~


琴生慢

2019.3.29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