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出轨女人的自我救赎|毛姆的“面纱”有感

文/邮寄员时生

前几天读完了毛姆的“面纱”(一个出轨女人的自我救赎),又一次的被震撼到了。他的文字和故事总能让人从中看透很多生活的智慧,当然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有这种感觉。我也看过很多书评,貌似我与大家体会到的东西完全不同。不过这对我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自己学到了很多,曾经无法理解和释怀的东西,忽然间想明白了。

感悟很多,真的建议大家都去看看。比如年轻女孩们都可以看看,或许你会少一些恋爱路上的执迷和困惑;比如所有的父母应该看看,一个孩子的成长环境对她未来的人生观和价值观会有多大的影响;比如所有的男性朋友也该看看,强扭的瓜不甜,一个不爱你的女人终究是不适合做妻子。但是我今天想说的是对我来说感悟最深的一点:是非善恶在时间和空间的维度下,终究是很难辩对错。这让我对于过去30年自己的某些浅薄或者说无知的对事物的理解,有了不一样的看法。

女主人公生活于伦敦名利场的一位富家小姐,他有个长得很丑陋的妹妹,而她容貌娇美,也因此从小被母亲当成重点培养对象,她母亲抱着雄心勃勃的梦想,希望女儿的婚姻辉煌无比。凯蒂从小受母亲的这种思想熏陶,她逐渐也变的爱慕虚荣,擅长玩弄那些追求她的男人们,乐于卖弄风情、和他们玩暧昧,可一旦有人向她求婚,她便机智而果断的回绝他们。

追她的男人很多,可是符合母亲标准的人却没有,或者说她们总认为有更好的,所以眼看着一个又一个的社交季过去了,她依然没能把自己嫁出去。直到25岁时,母亲开始嫌弃和责备,甚至“逼婚”。而在此时17岁的妹妹提前订婚,这让她更加焦虑,担心自己会变成老处女嫁不出去,面对种种“危机”,她决定给自己的爱情来一次“历险”:匆匆嫁给了性格孤僻、沉默寡言但却深爱着她的医生瓦尔特,并随其来到了英国的殖民地——香港。

看完小说后,不知道为什么,我对凯蒂竟有一丝丝同情,甚至说可以理解她的所有行为和思想,当然我说的并非是认同某件事,比如出轨,这件事终究是错误的。我只是说可以理解,为什么她会是这样的性格,又为什么会做出种种让人无法理解和唾弃的事情。

每个人出生时都是一张白纸,最终会成为一幅怎样的画作,在于它会被什么样的人去书写,会用到什么样的颜料和笔墨,甚至和它处在怎样的环境下都有很大的关系。凯蒂从一出生那刻起,就注定了她未来会成为什么样的人,至少在原生家庭的那20多年,她的使命始终是成为最亮眼的交际花,嫁给最有权势最富有的人。以至于她从小就爱慕虚荣,虚假圆滑,以至于她最终选择嫁给瓦尔特。他从小生活在缺爱的家庭,习惯于玩弄别人的感情,她也渴望爱情,但却并不懂的什么是真正的爱和责任,以至于在遇到有妇之夫查理时,出其意料而又“情理之中”的陷入婚外情,迷失自我。她不喜欢丈夫的相貌和身材,甚至内心是极度鄙视的。她讨厌丈夫的刻板严肃和乏味无趣,甚至是厌恶的。或许她内心还有一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认为自己是下嫁给瓦尔特,也因此从未真正的尊重过他。而这一切她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因为从小到大她的环境和教育,没有人告诉过他需要对自己的选择负责,需要尊重别人,爱是互相的,爱不是一时的荷尔蒙也不是情欲的发泄。她所理解的爱太浅薄,直到遇到后来的让他彻底蜕变的那些成长路上的“恩人”。在被情人遗弃,在丈夫“逼迫”下来到霍乱地区,在这里她见识到了各种各样的爱,满族公主的爱情,沃尔顿的奉献的大爱,院长对信仰的爱,她的思想得到了真正的进步。她第一次意识到曾经的自己是多么的愚蠢、轻浮和头脑简单。她发现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用生命去保护的“爱”,他们都活的闪闪发光。只有她自己,一直以来都是空虚寂寞,曾经是盲目的追求那些一触即破的幻想,现在是心如死灰,找不到自己存在的价值,像个废人一样。她第一次有了为别人着想的念头,第一次有了想要为身边的人做点什么的念头,第一次想要去做点有意义的事情。她变了,在一个每天面对生死的环境下,她见识到了这个世界的大爱,她意识到了人活着的意义是什么。

凯蒂做了很多错事,但是庆幸的是她最后被救赎了,被丈夫瓦尔特的爱和霍乱地区的大爱所救赎。面对这样的一个人,我们能说她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吗?或许在她出轨的那一刻,她确实是个彻彻底底的不可被原谅的“坏人”,可是我们把时间维度拉长到她出生的那一刻,或许某种意义上来说,她的遭遇也并非那么不可饶恕。至少不至于一棒子打死,永远给她定罪,一辈子不得翻身。这样似乎又有些不近人情。毕竟出身和成长环境是我们所有人都无权选择的。我们或许应该对周围那些犯了错或者说我们很讨厌的人多一些宽容和爱,毕竟我们并不清楚她的成长背景和过去经历了什么,我们无权去根据某件事某个行为直接否定一个人。

其实对于瓦尔特,一开始我是很同情他的,毕竟他似乎没什么错,唯一的错就是爱上了凯蒂,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我知道你愚蠢、轻佻、头脑空虚,然而我爱你。我知道你的企图、你的理想,你势力、庸俗,然后我爱你。我知道你是个二流货色,然而我爱你。” 甚至搭上了自己的性命。可是事实上那么聪明的瓦尔特,明知道对方不喜欢自己,明知道对方是愚蠢庸俗,可还是喜欢,为什么,难道不是因为对方的美貌吗?说到底,大家都是俗人,孰能无过。

或许想说的太多,感受太多,下笔时总是会思绪很乱。总结一点:每个人出生不同,成长环境和教育背景都不同,我们不能奢望每个人都能成为我们自己眼中的”好人“,所以我们也不能用我们认为的”好“的标准去评判其他人。试着多一些宽容和理解,或许这个世界会更和平,最主要的是,遇到事情时,别让自己陷入那种过多的负能量的环境中,无法自拔,对别人多一分宽容,也是在救赎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