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逻辑01】创始人之迷:究竟是谁拉开了大唐三百年的序幕?(上篇)

金代赵霖所作《昭陵六骏图》

上篇

说起中国古代大一统王朝的开国皇帝,大家心目中最为平庸的一个可能就是唐朝的李渊。李渊既幸运、又很不幸地拥有一个极为伟大的继承者——李世民,李渊完全处于李世民的光辉之下,历史形象完全被李世民所遮掩,他成了李世民的附庸。李渊能够起兵创业,几乎全部来自于李世民的努力,他能够统一中国,是李世民四处征伐的结果。司马光盖棺定论地说:“高祖所以有天下,皆太宗之功。”李渊本人不过是个庸碌之辈,对内朝政紊乱,对外向突厥称臣,还错误地选择庸碌无为的李建成为皇太子,差点葬送了大唐的前程,晚年则成为一个毫无实权的太上皇,在软禁中度过余生。李渊的形象可谓是极差了,丝毫没有开国之君的气魄和魅力。

事实果真是这样吗?我们先来看下正统的历史记载。

故事一般从隋炀帝大业十二年、也就是公元616年说起,隋炀帝已经折腾得差不多了,运河挖完了,行宫建完了,天下巡行的差不多了,三征高丽也结束了,民力被压榨到了极限,人民的忍耐度也过了极限,天下义兵蜂起,许多人已经称帝称王,面对这样的局面,隋炀帝自暴自弃,带领群臣、后宫和大军,前往江都行宫,至死都没有再回长安。

这一年,年已五十的李渊非常忙碌,他上半年镇压了绛郡敬盘陀、柴保昌的起义,下半年又受命在马邑防御入侵的突厥人。作为回报,他的仕途也颇为顺利,从山西、河东抚慰大使升任为右骁卫将军,后来又被任命为太原留守,总揽太原、西河、雁门、马邑、楼烦这五个郡的军政大权。

在风雨飘扬时期,李渊绝对是隋炀帝最为稀缺的官员,从大业九年杨玄感首次叛乱开始,李渊就一直在镇压各类起义军上表现出优异的政绩,而且他还是皇帝的亲戚,李渊的母亲是隋文帝独孤皇后的姐姐,独孤皇后就是隋炀帝的母亲,也就是说李渊和隋炀帝是表兄弟关系,李渊年长三岁,隋炀帝该喊他表哥。尽管如此,隋炀帝在任命李渊为太原留守的同时,还任命了自己的亲信虎贲郎将王威和虎牙郎将高君雅作为李渊的副手,名义上是副手,实际任务是监督李渊。

本来,按照这样的剧情发展,李渊可能会在起义军的汪洋大海中壮烈殉国,仅仅在史书中留下一行字,无人会去注意。然而,李渊有一个并不甘心于做官二代的儿子,他改变了李渊和整个时代的命运。

李渊和发妻窦氏生了四个儿子,分别叫李建成、李世民、李元霸和李元吉,大家习惯亲切地称呼他们为大郎、二郎、三郎和四郎。李元霸在大业十年就死掉了,他在后世的民间故事中被神话成了隋唐第一猛将。这时28岁的李建成带着13岁的李元吉在河东地区做官,只有18岁的李世民陪在李渊身边。

李二郎看到天下大乱,有澄清天下的远大志向。他大把撒钱结交各路好汉,在这些好汉中有个关键人物,名叫刘文静,任职晋阳令,晋阳的一把手,晋阳是太原郡的郡治所在。他慧眼识人,认为李世民是刘邦和曹操一类人物,于是他特别注意和李世民搞好关系。

刘文静和一位职业起义家李密有姻亲关系,李密是贵族之后,曾经参加了杨玄感的起义,此时是瓦岗军的领袖,把中原搅得大乱。刘文静受此牵连,被关在监狱里。李世民去探视刘文静,两人聊起来了天下大势,在起兵造反、逐鹿中原这一点上一拍即合。刘文静还在监狱中提出了他的“隆中对”,他说只要进入关中,占领长安,不出半年天下可定。李世民瞒着李渊,开始偷偷部署宾客,因为担心老爹不会听从,一直犹豫不敢说。

刘文静想到了一个说客——李渊的好朋友裴寂,此人任职晋阳宫监,晋阳宫是隋炀帝在太原的行宫,裴寂负责管理这个行宫。李渊和裴寂关系很好,他俩经常整夜在一起喝酒聊天。刘文静和裴寂关系也不错,他从监狱出来之后,就引荐李世民和裴寂交往。李世民为了拉拢裴寂,自己掏了几百万钱,让人和裴寂赌博,故意输了一些给他,裴寂非常高兴,从此整天和李世民一起玩,关系越来越好,李世民就把起兵造反的计划告诉了裴寂,裴寂答应帮忙说服李渊。

大约到了年底,突厥人袭击了马邑,李渊派遣武牙郎将高君雅和马邑太守王仁恭抗击突厥,结果战败了,李渊非常恐惧,担心朝廷怪罪。

李世民趁此机会和他老爹说:“如今主上无道,百姓穷困不堪,晋阳以外的地方都成了战场。如果您再拘泥于小节,民间有层出不穷的盗贼,朝廷有严刑酷法,我们家早晚要完蛋。不如顺应民心,发起义兵,转祸为福,这正是老天赐予的机会。”李渊听了之后是什么反应呢?他表现得大为震惊,说:“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话来呢,我现在就送你去见官。”然后就拿起纸笔,作势要写书面文字上报。李世民慢慢地说:“我观察天时人事已经这样了,所以才敢说这种话;如果非要把我送官,我也不敢违抗。”李渊把笔一扔,说:“我哪里忍心把你上报,你不要乱说这些谋逆的话。”

第二天,李世民又去说服李渊:“如今盗贼一天比一天多,遍布天下,您受朝廷任命剿匪,但是您看这满地的盗匪能剿得尽吗?总之,最终免不了获罪。而且世上的人都说李氏符合图谶,所以李金才虽然没有罪,仍然被灭族。假如您能剿灭盗匪,也会陷入功高不赏的窘境,那么就更危险了!只有我昨天说的话可以拯救我们,这是万全之策,您不要再怀疑了!”李渊叹了一口气:“我昨晚考虑你的话考虑了一宿,你说的也大有道理。以后若是破家亡躯是因为你,化家为国也是因为你!”

裴寂也没有爽约,他用独特的方法来说服李渊。裴寂把晋阳宫的宫女弄出来陪李渊喝酒,李渊被蒙在鼓里,玩得正嗨,裴寂不紧不慢地说:“你们家二郎偷偷招兵买马,打算干一番大事业,所以我瞒着你用晋阳宫女来陪你,这可是死罪,咱俩都逃不掉,最好的办法就是一起造反,我是不得已才出此下策。我看大家都有这个意向,你看如何?”李渊听说自己玩的是隋炀帝的宫女,吓出一身冷汗,说:“我儿子的确有这主意,事情已经这样了,还能怎么办,就听你们的吧。”

李渊担心的事情果真发生了,隋炀帝得到战败的消息之后,派遣使者押送李渊和王仁恭前往江都接受惩罚。使者到了之后,李渊被关押到监狱之中,他非常恐惧,李世民和刘文静、裴寂一起劝他:“如今皇帝昏庸,国家大乱,尽忠已经没有什么用了。和突厥作战失利,是王仁恭等偏将的责任,朝廷却怪罪到你,事情已经到了非常紧迫的地步,要早定大计。晋阳兵强马壮,晋阳宫里的物资堆积成山,凭借这些起兵,哪用担心失败!代王年纪小,关中豪杰已经起事,都不知道依附于谁,您如果长驱直入,招抚他们,就像探囊取物一样简单。为啥因为皇帝派来一个使者,你就老老实实进入大牢,等着被杀害呢?”李渊觉得他们说的有道理,秘密下令准备起兵。可是,正在此时,隋炀帝派来使者赦免了李渊和王仁恭,恢复他们的旧职,李渊又放弃了造反的想法。

到了这个时候,造反才是唯一出路已经是有识之士的共识,李渊身边好多人都开始劝他尽早起兵,他又进一步动心了。李渊因为李建成和李元吉还在河东,想等着他们回来再动手。

这么拖沓着,到了大业十三年,刘文静着急了,他催促裴寂再劝李渊早点动手,裴寂有机会就劝说李渊。李渊终于开始采取实际行动了,他没有冒然起兵,而是让刘文静伪造朝廷敕书,征集太原、西河、雁门、马邑这几个地方二十岁以上、五十岁以下的男子为士兵,年末到涿郡集结攻打高丽。这么一搞,民怨沸腾,巴不得动乱的人就更多了。

在这个时候,有人先动手了。马邑太守王仁恭有个手下叫刘武周,他是李渊这个阴谋的受益者,他借着民心思乱,发动兵变,杀了王仁恭,联合突厥人,占领了马邑、雁门、楼烦,这其中包括皇帝在楼烦的行宫汾阳宫。突厥人册封刘武周为定杨可汗,刘武周本人也自称皇帝,改元天兴。李渊的地盘就丢失了一半。

李世民因此又再次劝说李渊,李渊召集将佐讨论如何对付刘武周。面对这样严峻的形式,大家一致同意李渊便宜行事,不必事事都去禀报朝廷,王威和高君雅不得已也都赞同这么做。于是李渊命令李世民与刘文静等人招兵买马,十多天时间里就招来了上万人。同时他还秘密派人召回李建成和李元吉,以及在长安的女婿柴绍。

王威和高君雅看到李渊招募了这么多的士兵,怀疑李渊有谋反的想法,他们打算在晋祠祈雨时谋害李渊。李渊事先得知了这一消息,他让李世民夜里在城外埋伏士兵。早上李渊和王威、高君雅一起办公,刘文静安排人报告说王威、高君雅串通突厥入侵,于是李渊下令当场抓捕了他们俩。隔了几日,突厥果真来了数万人,李渊无力抵御,只好摆出空城计,把所有城门都打开,突厥不知是否有诈,不敢进去,但是李渊派出作战的士兵都全军覆没,突厥也没有走的意思。李渊只好又出奇策,夜里派军队偷偷出城,早上则从其他道路大张旗鼓进城,让突厥误以为是援军。突厥最终还是被这些花招迷惑,在城外逗留了两天,抢掠一空就去了。突厥的入侵让大家以为确实是王威、高君雅招来的,李渊正大光明地杀了他们俩,这就算是正式起兵造反了。

而此时,李建成和李元吉还在河东,当他们得知父亲起兵时,当地的官府也知道了,他们一路狂奔,在路上碰到了柴绍,一起回了太原。其实河东并非只有他们兄弟俩,还有李渊另外一个儿子,李建成和李元吉的异母弟弟——李智云,他也是14岁,李建成和李元吉没有带上他,他被官府押送到长安杀掉了。

以上就是正统记载中李氏一族的起兵过程,可以很明显看出,在这其中起到关键性作用的是李世民而非李渊。李渊完全没有起兵自立的想法,在李世民等人反复劝谏之后,仍然一拖再拖,一步三回头,直到最后面临内外交困的局面,才下决心起兵。无怪乎后人评价他平庸甚至懦弱,简直可以说他是“父以子贵”了。李世民虽有雄心壮志,但是他年纪小、无资历、无官职,更无兵权,所以不管他有多焦急,只能寄希望于李渊,最关键的实施完全依赖于李渊,如若李渊始终不肯,李世民只能落草为寇,终究会被朝廷剿灭;或者依附于其他势力,成则为侯,败则尸骨无存。

一千多年来,我们一直相信这样的记载,忽视了一位当事人留下的珍贵记录。

【权力的逻辑02】创始人之迷:究竟是谁拉开了大唐三百年的序幕?(下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