绮蔓有罗(三)

字数 2124阅读 33

绮蔓有罗(二)

北牧进京那日,是绮罗的生辰,那天她起得很早,穿了一身素服,自己一个人,先去了如今已经没人的正院。

将军府如今的生气都集中在绮罗的绣楼,那天除了几个忠心耿耿的心腹,其余人都被安伯打发走了,如今诺大的府院只剩几人。

绮罗一人踩着枯叶,撕拉响着,一人三步一走再三步一跪经过曾经兄长背她走过的长廊。

萧安在远处看着那倔强瘦弱的女子,不禁落泪。

绮罗固执安静的就这般跪在父母的正院,任凭清晨的露水打湿了她的衣襟又干透的时候,她的贴身女婢,青衣来到她身侧。

“郡主,宫里头送了礼物过来。陛下还说,今日有客到,以后再给你补一个生辰”

青衣看着无动于衷的绮罗,甚至她的腰背还那么挺直,甚至她的面目一丝不变,青衣不知道自己的主子如今心里在想些什么,只是有些心疼,心疼这样的主子。

“郡主,林小姐的贺礼也到了,你可要去瞧一瞧”

绮罗最后深深望了一眼院落,没有就着青衣伸过来的手站起,而是自己艰难的托着自己酸涩的腿脚直立,一步步坚定的离去。

再次经过长廊的时候,青衣似乎听到了自家主子的一声轻昵。

“哥哥,你没有对我食言,今日你还是赶回来了。如此就换我去接你们回家,你和阿爹阿娘再等等我”

绮罗回自己院子,将林染送过来的盒子掷向地面,瞬间被砸的粉碎,露出一颗蜡丸,她将它化开,展开字条。

东风已到。

林染送过来的东西必然经过重重检查,用暗格藏匿必躲不过精谙此道的能人。只能用笨法子,在制作过程便放进去才是上策。

图片发自简书App

绮罗看向青衣问道,“送菜的伙计到了没”

“到了,安伯也顺利出府了”

绮罗低头看向自己腕间的镯子,这是曾经的太子送与自己的,为了找同自己肤色相映的碧玉手镯,光玉料便找了几年,何况这图案是他亲手所画,只此一副。

绮罗径直带着青衣走向了府门,外面早早的停靠着马车,可今天的车夫却不是萧安,只是一位平常的小厮。

绮罗扶着青衣的手,上了马车,在马车周边静静看了一圈,才屈身进了里面。

行了一段,听到车夫一声长啸,那是在安抚马儿,绮罗的眼奇异的一睁又安然闭上。前方道路因为今日成衣铺今日施善,原本好好的,突然之间因为乞丐们争抢变的混乱,历时是两辆马车撞到了一块,绮罗的马车瞬间进退不得。而另一辆正悠悠退开。

京兆尹大人带府兵赶到的时候,已经耽搁一段时间,看到闹事的场所竟是成衣铺,他的脸一黑,又在看到被堵在中间的马车,他瞬间觉得此事棘手。

京都谁不知道,那是陛下还是太子时候的地产,再遇上如今不知该咋样的荣郡主,这位姑奶奶,今日这样的日子不好好待府里,这不是见着也难受嘛?他觉得此事自己要是处理不好,脑袋上的官帽倒不重要,而是脑袋在没在都不一定。

京兆尹大人一咬牙,下令把所有人都抓了,这才上前对着禁闭的马车告罪。

“让郡主受惊了,东边有人滋事这才赶来晚了。我一定将这些刁民绳之于法”

然而马车却全无动静,京兆尹大人脑袋上汗啪嗒啪嗒的落下,这是不满意这样处置方法嘛。

正当他准备再一恭手的时候,车帘被撩开,他隐隐约约看见一素色衣裙又瞬间消弭在车帘下,一青衣女婢遥望着他,他认识,这是郡主的贴身婢女,从不离身。

“大人,郡主有几句话让我转告了。既然成衣铺今日是施善,自然就是好事了。大人这一抓的抓,打的打,怕是”

人家虽然话没说完,可是京兆尹大人感觉自己的汗流的更多了,一阵心惊。宫里那位为何挑在今日行善,怕是为了留好名望,自己这般坏了他的事,脑袋就更保不住了,为今之际,他抬头看向马车。

青衣了然说道,“郡主说,今日之事她并没有受惊,还望大人手下留情”

青衣说完便不再顾他,转身回了车内,这一回,京兆尹看见了那一双倩手,手腕上那无比熟悉的镯子。他悄悄把手背在身后,打了一个手势,便告退。

绮罗正坦然在林欣怒目的眼光里换下一身乞丐装,再换上一早林染便准备好放在马车里的丧服,看到此刻的林欣微微收敛怒目像看怪物一般看着她。

这一辆林家的马车稳稳当当往城门口驶去。

绮罗漫不经心的看着林欣,开口言道,“还要感谢林二小姐今日陪林大小姐出府,又为了立功遣开所有看着你姐姐的眼线,要不今日之事也成不了”

林欣全身被绑在马车里动弹不得,听闻此话,她脸色白了一分,眼瞪的圆圆的看着绮罗。

绮罗看着她,悠悠开口解释“我猜你在想,我同林姐姐是怎么换的。一来成衣铺今日布善,因是北牧入京一封国书已然得了不少民心,他总需要做些什么弥补。二来我今日出府,他当然想法设法阻拦我,可闹事的人他可以用,便是我也可以用。我在东边特意让人滋事阻拦京兆尹的人,争取片刻时间。趁此混乱,与林姐姐交换。就在成衣铺眼皮底下,而我的马车也被牢牢堵在路中。谁也想不到,两位堂堂郡主小姐竟然换上乞丐衣服混在其中。本也过不去,可唯独你们林家马车,因今日你也在,才被放出行。有你,有京兆尹两位证明,我和林姐姐才能顺利偷梁换柱。林欣,你觉得是不是很精彩啊”

绮罗看着林欣的脸变了数,浑身发抖,惊惧的看着她。可绮罗竟然半分没有痛快面目,反而晦涩难懂的看着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马车夫谨慎停靠在一个无人的巷道,绮罗闪身而出的瞬间,看向林欣。

“他许你什么,贵妃嘛”

那一刻林欣面目巨变,可绮罗却笑了,林欣看不懂那样的笑意,她不明白为什么她还可以笑的出来。

绮罗下了马车,站在车边,戴上乔装打扮的萧安带的一绒帽,浑身都隐下,对着马车说道,“林欣,因林家同萧家的关系,我奉劝一句,好自为之”

绮蔓有罗(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绮蔓有罗(一) 那天阴雨天,虽然没下雨,可那天仿佛要沉到地里。 绮罗永远记得,安伯就跪在自己院落里说,“郡主,边关...
  • 绮蔓有罗(四) 绮罗睁眼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自己的房间里,林染正守在她身侧,看见她醒惊喜的唤着,“青衣,青衣,你家...
  • 绮蔓有罗(三) 北牧三皇子韩季带着五千精兵渐渐靠近西锦的国都,他身后不远是并排的三个沉重的棺木。 天很明媚,如水般...
  • 没有坐在船舱,我独自站在甲板上,倚靠着栏杆看着岸上的风景渐行渐远,不经意觉得很是孤独,难以克制地伤感。或许人都会...
  • DOM DOM把一份文档表示为一棵树(这是所说的“树”是数学意义上的概念),这是我们理解和运用这一模型的关键。更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