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少后会有期

0.086字数 2989阅读 83
上传中,请稍候…

林嘉

盛夏的午后,蝉鸣呱噪,空气里充斥着恣意的热浪。小县城的书店陈设老旧,只有头顶两盏落了锈的风扇力不从心坚守着岗位,不时呼呼作响。

林嘉带着一帮黄毛小太妹,把罗静静堵在了书店里。一边学电视里的古惑仔叼了根棒冰棍,一边凶神恶煞地瞪着挡在罗静静前面的少年。

“姓陆的你赶紧给老子挪开,再多管闲事,当心叫你吃不了兜着走!”这个陆延铮真是不知死活。想她林嘉,麓山中学鼎鼎有名的女老大,哪个吃了熊心豹子胆的敢轻易开罪她?

林嘉看到他皱了皱眉,一副痛心疾首的虚伪模样:“林嘉,作为一个学生,你这样使用暴力是不对的。”

“靠!这女的抢老子男朋友,老子今天不揍死她,你让老子脸往哪搁!”林嘉吐了棒冰棍,朝着躲在陆延铮身后的罗静静挥了挥拳头,吓得她连忙又往后躲。

林嘉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小狐狸精,一天到晚装出梨花带雨的可怜样儿,仗着跟齐北是邻居,成天死气白咧得往他跟前凑。上礼拜,她手下的小弟无意中拍到了罗静静勾引齐北的照片,林嘉堵了她好几天,好不容易才避开齐北堵到了她。

只是半路偏偏杀出个程咬金。这个“程咬金”还一副大义凛然,试图感化她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架势:“如果你喜欢的人喜欢上别人,说明他已经不喜欢你了。就算你为难罗静静也无济于事,打架更解决不了问题……”

什么喜欢不喜欢的绕口令,听得她脑仁疼。男朋友都给人拐跑了,叫她堂堂一代校霸颜面何存!除非……除非重新赔她一个男朋友!林嘉心里这样想,嘴巴也跟着脱口而出。

“那、那我赔你一个男朋友吧。只要你不打架,我来做你的男朋友!”陆延铮盯着她,一字一句,认真答道……

最终,这场架也没打成。因为林嘉鬼使神差地同意了陆延铮的提议。

陆延铮就这样成了林嘉新上任的男朋友。

陆延铮

如果说林嘉是不求上进,成绩常年垫底的问题少女。那么陆延铮就是另一个极端。

待人处事谦和有礼,永远包揽学校前三名,为班级、家长争光的模范生。重点是他个子高瘦,长相阳光,有点像漫画里走出来的美少年。

简直是所有麓山中学女生心目中,最标准、最完美的白马王子。可是,这样一个前途无限的大好少年突然有一天,竟然有了女朋友。

更可气的是,陆延铮的女朋友不是同样学业优异的罗静静,也不是气质出众、肤白貌美的校花程欣然,而是恶名远播、逃课打架一样不落的林嘉!

陆延铮和林嘉同在一个年级,中间却隔了好几个班。

自从二人成了男女朋友后,每天上学、放学,陆延铮的日常是这样子的———

早上晨读以前,带着牛奶包子、豆浆油条去林嘉班级找她;

课间十分钟间隙,带着零食、饮料去林嘉班级找她;

中午吃饭,第一个跑去食堂排队打饭,然后带着饭盒去林嘉班级找她;

晚上放学回家,带着自己到林嘉班级找她;再骑着自行车,载她到公交车站……据说,要不是林嘉严辞拒绝,陆延铮还打算每天骑着一个多小时的自行车接送她上下学!

陆学霸从前两点一线,除了图书馆就是教室,如今一点一线,除了林嘉还是林嘉。有一回,林嘉问他为什么每次一下课都来她们班级,还带着一大堆好吃的。陆延铮无辜又为难地回答她:“我第一次给人当男朋友,不知道该怎么对你好,所以只好时时陪着你、看你需要什么。”

这种回答简直太苏!太犯规了!完全媲美林嘉上课时偷看的言情小说里的台词。以至于霸气如她,有时候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当然也总有人眼红陆延铮对她好,想方设法背地里找老师告状。无奈陆延铮的学业并没有因此受到丝毫影响,学校根本找不到理由劝说他与林嘉保持距离。至于林嘉,各科成绩早就差到没有退步的空间了,自然也没人管她。

因此两人高调的“恋爱”关系竟然维持了整整半年,直到高二下半学期才突然生了变故———

罗静静

罗静静从小到大,在周围所有人眼里都是懂事听话的乖乖女。但乖乖女也有叛逆期,她的叛逆大概就是在上高中的那年喜欢上了一个和自己截然不同的人。

这个人就是齐北。

第一次见到齐北,是她跟着父母搬到他家隔壁。货车开不进拥挤的小弄堂,罗静静只好自己捧着一捆厚重的辅导书往新家走。快到门口的时候正好撞上了匆匆跑出门的齐北,幸好齐北反应快,抬手拉了她一把。只是还没等罗静静道声谢,人就已经跑远了……

过了很久以后,她才晓得,那天他之所以着急出门,是为了赴一个女孩的约会。一个他喜欢了很久的女孩,一个叫作林嘉的女孩。

高一开学以后,罗静静跟齐北还有林嘉分到了同一个班级。她开始有更多机会可以了解齐北。

她知道了齐北和林嘉是中学同学;知道林嘉学习不太好,但是跟齐北一样打架很厉害;知道在学校里没人敢惹林嘉,因为有齐北时刻护着她;知道他们的感情不错,每次林嘉在其他人面前以齐北的女友自居时,永远冷脸的齐北也总在身后悄悄嘴角上扬……

她一直羡慕林嘉,甚至期望能够取代她在齐北心里的位置。于是她也不知道自己着了什么魔,有一天居然跑到校外几个跟齐北有过节的小混混面前,故意让他们误会她跟齐北之间的关系。

接下来,又很凑巧地让路过的齐北看到这一幕。齐北出手救了她,罗静静借机接近,从此顺理成章地跟齐北一起上下学。

她还故意挑拨齐北和林嘉的关系,让他们互相误解,乃至冷战。她以为这样做,林嘉就会离开齐北。而齐北,也总会有喜欢上自己的那一天———

齐北

放学回去的路上,齐北被人堵在了学校附近的巷子里。对方人数众多、且有备而来,齐北很快被他们击倒在地。

领头的混混挑衅:“听说你得过什么全国全省的青少年跆拳道冠军?就凭这么点本事?啊呸……”

他听到其余人哄然大笑,更加密集的拳脚暴雨般打到身上……

齐北逐渐放弃了反抗,他忽然回想起自己刚学跆拳道那会儿。县城的培训班规模有限,经常男女混班。他和林嘉永远是打的姿势最标准的两个,每回都被教练安排在队伍前面示范。

后来林嘉不再去培训班了,他却默默坚持了下来。那时候唯一想的,就是练好跆拳道将来可以好好保护她……

他们的关系一直很亲近。可不知从哪天起,一切就忽然改变了……

齐北知道自己可能坚持不了多久了。意识模糊的前一刻,他好像又看到了林嘉。她像从前一样,仿佛一阵风似的朝着自己飞奔而来———

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是在医院里。他听到旁人说幸好警察及时赶到,他们几个学生才没出什么大事。想起昏迷前看到的那抹身影,连忙抓着换点滴的护士询问。

“放心吧,你那两个同学都没事了。不过另一个男同学一直护着那个女生,所以伤得比你还重一点……”

齐北松开手,神色晦暗地勾了勾唇角。原来即使不是他,也终于有别人会保护她了。

一个月后,齐北出院。第一时间去找了林嘉,才听说她离婚后去了国外的母亲回来接走了她。

他们最终,连一声告别都成了奢望———

他们

“姐姐,这个给你。谢谢你让我和妈妈在一起。”法院门口,扎着羊角辫的小女孩仰头望着她,目光清澈纯真。

林嘉接过真知棒,朝她微笑,小女孩害羞地跑回了母亲身边。

时隔八年,她终于回国。在新的城市,同人合伙开了家律所。刚刚打完一场抚养权的争夺案,孩子判给了她的当事人,总算不辱使命。

目送那对母女离开,低头看了眼手里的真知棒。林嘉想起从前上高中时,陆延铮也老爱给她买这种棒棒糖。

他总是拦着她不许她打架,偶尔还劝她用功读书。起初和他交往,林嘉只是存了报复齐北的心思。

直到有一天,陆延铮把她护在身后,为了她差点没命的那一刻,她才意识到原来自己早在不知不觉间喜欢上了他。

知道他脱离危险以后,正巧母亲回国来找她。林嘉没跟任何人告别,跟着母亲离开了小县城。

她在心里默默起誓,总有一天她还会回来,重新找到他。在那之前,她会变得优秀,变成一个更好的自己!

然后站在他面前,大声告诉他:谢谢你出现在我的年少时光,谢谢你喜欢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