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塔

之前对灯塔没有什么概念,只是觉得是为路过的船提供照明。后来感受到灯塔不仅可以照亮航行的路,而且对我们的人生也极具指导意义。

但并不是所有人很快就能找到属于自己的灯塔,比如诗人李商隐。提起李商隐,不能不提起他人生里遇到的难题。一边是恩师,一边是岳父。两家分属不同的党派,这让他有些尴尬。且让我们回忆一些往事。

童年经历


作为家中长子,他是被给予了厚望的。公元813年,李商隐出生了。原籍怀州河内人(今河南泌阳),自祖父辈起,移居荥阳(今河南郑州)。家属李唐王室旁支,自高祖以来日渐衰微,其祖、父官职低微,寿数不永。

父亲给他取名,为商隐,字义山,希望他以后能像秦汉隐士“商山四皓”般,德才兼备,不沽名钓誉。后来,在父慈母爱的温馨家庭环境中,他安稳幸福地慢慢长大,“天才之姿”也逐渐显现出来:“五岁诵经书,七岁弄笔砚”。

9岁那年,父亲离开了他,温馨的生活打破了。他和母亲相依为命,想要通过科举改变生活现状。后来他去赶考,考了到第五次终于考上了。

当时试卷是可以看到考生姓名的,如果不是得益于令狐楚的儿子令狐绹的支持,李商隐毫无疑问是又要落榜的。进士考中了,但李商隐并没有因此直接飞黄腾达,因为没有合适的职位。

变故之因

如果李商隐家财万贯,或者退一步财力尚可,或者是父亲在一旁的指导点拨,也许李商隐就会是另一种人生,可惜这些李商隐都没遇到,他踏上了一条有别样风景的路。

恩师去世,李商隐想尽自己的一份心意,我们可以理解。但是尴尬的是,他囊中羞涩。李商隐是一个高傲的人,哪能好意思和别人开口要钱啊。恩师当年的资助就是考虑了他的自尊心。

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一部分人为了生存苦苦挣扎,花钱时考虑再三,只为省下一部分的钱。有谁想这样子啊,可贫贱使百事哀啊。不巧当时的李商隐,一年没有收入了啊。

在和他敬重的兄长(令狐绹)一起料理完恩师的后事时,他决定寻找一个出路。如果他向兄长求助的话,后来他的人生是可以有所不同的。一直跟着兄长干,至少不会有他后来被两党排挤的情况,境遇是可以改变的。没有如果,因为他是李商隐。

步入婚姻

告别兄长后,李商隐去了王茂元的幕府工作。得到赏识,王茂元把自己的小女儿嫁给了他。看起来没那么反常,事实并非如此。当时朋党斗争激烈,令狐父子为牛党要员,岳父被视为亲近李党的武人。

在令狐绹看来,父亲尸骨未寒,门生李商隐就投到别人的门下,极度地不满!他们的关系就降到了冰点,后来两人虽然关系缓和,但再不如从前,更别说后来提携了。李商隐一生的不幸正式拉开序幕。

半生流寓

回首一生,一生贫苦,半生漂泊。因为他的选择,让他走上了一条非常寻常的路。这条路,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后世的东坡先生为官也是坎坷,但两人并不是完全一样的。

一生沉沦下潦,在京先后任秘书省校书郎、秘书省正字、太学博士等微官,晚年曾三次离家远游做幕僚。二十年中,辗转幕府,备尝艰辛。踏入仕途以来,30年中有二十年辗转各处幕府。李商隐东到兖州,北到泾州,南到桂林,西到梓州。这些地方都有他的足迹。

这显然不是李商隐想要的,与他年少时想要的振兴家道相差甚远。午夜梦回、漂泊流寓时,李商隐的心里的愁苦“剪不断,理还乱”。

文学成就

李商隐擅长七言律、绝,所做的咏史怀古诗(与杜牧齐名)、无题诗成就尤高。庾信之文采、杜甫之精工、韩愈之奇峭、李贺之瑰丽皆广收博取,融会贯通,独创为典雅华美而寄情深婉的“玉谿体”,对后世影响颇为深远。

李商隐的咏史怀古诗善于抓取典型细节,诗中善于用典,作用对比手法,通过形象画面来表达对于历史的喟叹。无题诗难解,主题不定、思想意蕴极其丰富,具有高妙的艺术美感。除了无题诗,另外还有抒写襟袍的抒怀诗。


作为在仕途中的他,是想要有所作为的。不然也不会执着追求,可惜路被断了。即便他可以多数人不会写的骈俪文(要求对仗工整,以四、六言为主,多用典故,注重语言的华丽),终是无济于事。

作为一个父亲,由于半生流寓,也没有更多的时间去陪伴自己的孩子。家里由妻子王氏支撑着,后方是相对安定的。

李商隐的诗早年曾得大诗人白居易的喜欢,放话说要给他当儿子。后来李商隐真有了大儿子,为了纪念白居易,特意起名叫“白老”。然而这个孩子没有白居易的风范,反倒是小儿子有。

作为一个丈夫,他也不能常常帮助妻子分担压力。幸运的是,他和王氏的婚姻很稳定。“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无论他走到哪,身后都有一个人在牵挂着他,身后都有一盏灯为他而留。二人共剪西窗烛,想想就是一种幸福。

歌词中有“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虽时过境迁,身边的人一直都在,可以一起欣赏清晨升起的太阳,可以一同漫步在夕阳下,可以一起去想去的远方……大抵李商隐和王氏也有这样的浪漫过往。

仕途不顺,爱情里总该给一些慰藉吧。给是给了点,王氏后来病故了。这个变故对当时的李商隐而言,极其心痛,自己和妻子永远不能相见了。后方没那么稳定了,自己也没什么成就。孩子们之前尚有母亲的照料,如今也要跟着受苦了。



问题来了,他这一生如此坎坷,那么他的灯塔是什么?

这个灯塔从少年时代奠定。童年时受业于一位精通五经、恪守儒家忠孝之道的堂叔。十五六岁时曾在玉阳山学道。

儒家讲求“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进取精神,提倡积极入世。作为封建王朝的正统思想,一直延续了几千年。可以说,儒家思想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中心思想。符合天下读书人心中的道德规范,是每一个“十年寒窗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的学子的最高行为准则。

李商隐的仕途之路不顺畅(“怅卧新春白袷衣,白门寥落意多违。”),但他从未放弃,一直在努力前进,不只是为了年少时的梦想,身上的担子让他不敢有所懈怠。要有米下锅,要有银子买米,哪敢轻易放弃呢?况且他的字典里也没有放弃二字!

只有儒家精神的支持,李商隐的灯塔不会很亮。原因很简单,不顺畅。除此之外,李商隐不愿意解释,哪怕是当初自己被流言蜚语所困,被世人不理解。他还内向,不怎么表露自己,他心中郁结的痛化为诗歌。

李商隐和杜牧合称“小李杜”,提起中唐诗歌,绕不过李商隐。他关心现实和国家命运、反对藩镇,借助咏史书写情怀。他的另一部分诗歌写爱情和人生。他看过人间百态,感受过人情冷暖。他的诗带有历史的厚重感,有复杂难解的,这里就不过多描述了。

道家讲求出世,遵循自然规律,提倡无为而治,顺其自然,是一种尊重自然,尊重规律的文化。道家的很多思想都是偏理想化,超脱凡尘俗世,不计较得失,顺其自然,淡泊名利,这些都是能让心灵沉静的思想。

李商隐在仕途不顺时,我觉得他可能会想起少年时的学道经历,期待从中获取新的出路。这个时候,李商隐的灯塔亮了一多半。心里不舒畅时,偶尔安慰一下自己,然后接着赶路。

晚年的时候,李商隐接触了佛教。佛家思想中蕴含了慈悲和福报论,是一种无私奉献的文化。同时佛教偏向于唯心主义,相由心生,强调心灵的纯净,只要心灵纯净,那么所看到的世界也就变得纯净。

接触了佛教后,李商隐的人生灯塔完全亮了起来。后来当我读到“世界微尘里,吾宁爱与憎”,感受到他内心的变化。由衷为他感到高兴,困扰了他半生的问题终于得到了个解决,心里的压力一瞬间轻松了。虽然他已经不再年少,但至少他与过去算是握手言和了。

李商隐的人生灯塔对后世也极具指导意义,有不少人都在积极践行。以儒家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思想做人做事,以道家平定天下后功成身退的思想避世,以佛家济世为怀、万法皆空的思想出世,从而达到人生的圆满境界。

三者的结合让我们在这广袤世间走得更远,让我们每一个脚步都坚定有力,让我们在这世间从容面对世事沧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