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不死 何惧眼前之苟且

  有多少人如我一般,胸中梦想可纳天地,却只能在眼前的三尺工作岗位上打转,惆怅的活在苟且里。只是我常常对自己说:我与他们不同

图片发自简书App


  同样是被眼前的苟且逼得筋疲力尽,有何不同呢?这其中不仅不同,还有大不同。

  梦想可大可小,却是人人都有的。这其中,有些人的梦想随着时间的流逝随着各种压力的袭来已经渐渐磨灭。有些人迫于生活的无奈只能把它深深的埋在三万万丈深深深的心海之底。而有的人,梦想始终如无畏无惧的孙猴子,拿起棒子就敢跟这天地斗一斗。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18岁时离开校门,在厦门的一家做电子小工厂里打工。强子是这家工厂的一个主管,他三十五六岁,长的高高壮壮却又白白净净。由于我工作比较认真,任务总是超额完成。而强子这人也比较懒,久而久之把一些他的本职工作也教给我来做。我那时没什么别的想法,教我东西就学喽,比如做一些文档,报表计划之类的。没多久我们的关系就比较好了

  隔三差五的一起喝酒,有一次强子喝多了。颇多感慨,提起梦想。他说他的梦想早已经搁浅了,他还能怎么做呢。他已经被生活的苟且层层裹住,早已动弹不得。

  强子来自四川山区的一个农村里面,初中毕业便在厦门的这家小工厂打工了。我们认识时他已经做了大概十年吧,从刚开始的每个月几百块、一两千。熬到了6000块一个月。他说,在他老家人看来,已经是混得还不错的了。

  他老婆是厦门本地的,并不愿意跟他回山区过活,那时候他老婆在租的房子里带孩子。他那一个月6000块有时连老婆的化妆品和孩子的奶粉钱都不够。过年时他基本不敢回老家。那年春节他想着带老婆孩子回家看看父母,过个团圆年。给孩子老婆买了机票,自己却坐了整整三十多个小时的火车硬座。其中辛酸,可想而知。

  他说:我还能有什么梦想呢?生活的压力已经让我透不过气来

    强子只是凭着资历老,对那家工厂的方方面面都比较了解。才做到主管之位,直白的说,离开了那里。他什么都不是

  半年的时间,我已是那个工厂基层管理层中的一员了。可是又有什么用呢,每天三点一线的生活让我疲倦不堪。

图片发自简书App


  于是我毅然决然的离开了那里

  后来听说那工厂有一次管理人员大的变动,强子被辞掉拖家带口的回老家去了

  后来又听说强子在老家做种植养殖已经混得风声水起。

  强子的梦想终究没死透,只是换了一种方式却又闪闪发光了


  离开厦门后我在广州苦苦打拼,写字楼里阳光照不到的角落里处处勾心斗角。没有一丝人情的冷冰冰办公室,终于是又下定决心离开这里了。我以为这里离我梦想很近,其实也并不然。

  既然在哪里都会有无数的苟且,那么何妨走出去,看看不一样的苟且呢

  我始终在追梦的道路上前行,不论成败。

图片发自简书App


只要心中梦不死,又何惧这些小小的苟且

只学那孙猴子,狠狠一棒子打过去,寻一个酣畅淋漓!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