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闲扯刘备 第一卷 见龙在田:乱世中的飘零(十)篱下蓄势的刘备

96
容蓝
2017.04.28 15:14* 字数 2221

目录 I 闲扯刘备

上一章 I 第一卷 见龙在田:乱世中的飘零(九)东山再起的刘备

撰文 I 容蓝


【十】篱下蓄势的刘备

刘备   字玄德   

刘备在汝南站起来了,这是曹操不能容忍的。派蔡阳讨伐,蔡阳又被干掉,曹操对刘备的忍耐已到了临界点。但是曹操是会控制自己的,眼下与袁绍已是你死我活的境地,刘备,就容你再逍遥一会儿吧。

上天对曹操的爱我认为是无与伦比的。强大曹操数倍的袁绍在官渡被打得抱头鼠窜,一败涂地、一蹶不振。

灭了袁绍,曹操兵峰正盛,这个时候不收拾刘备就没有道理了。所以,曹操马上南下收拾刘备。

“曹公既破绍,自南击先主。”

曹操这么快就干倒袁绍,是刘备没有预料到的。曹操的到来,令他惊慌失措。

《三国演义》为了光辉刘备的形象,把这场令刘备不得不投奔荆州而去的战斗写成了刘备奉诏讨贼的戏码:

操以鞭指骂曰:“吾待汝为上宾,汝何背义忘恩?”

玄德曰:“汝托名汉相,实为国贼!吾乃汉室宗亲,奉天子密诏,来讨反贼!”

刘备的这次耍二,被曹操打的满地找牙,差点拿刀自杀。没奈何听从孙乾的建议去往荆州投奔刘表。前文说道投奔刘表这件事,其实刘备心里是瞎忽悠的。这次他也是没底的,所以他先派孙乾和糜竺前去联络,没想到,刘表听到刘备要来,竟然非常高兴:

先主遣麋竺、孙乾与刘表相闻,表自郊迎,以上宾礼待之,益其兵,使屯新野。

我们且看《三国志》的这一段记述,刘表亲自到郊外迎接,以上宾之礼貌对待刘备,还给他补充兵员,让他在新野驻扎。

排除阴谋论,我们从这个记述看到,此刻的刘备已经是今非昔比了,从豫州牧、徐州牧、左将军、宜城亭侯这些头衔到大义凛然的衣带诏事件,刘备已经扬名天下,足以与各路诸侯齐名。

我对这些军阀之间的游戏,向来是阴谋论者。看到刘表对刘备的安排,我再一次笑了,刘备又一次充当了别人的挡箭牌,而且刘表的这个挡箭牌的戏法简单粗暴,并不高明,但是此时的刘备,有个容身之所才是重点,反正自己当炮灰又不是头一回。

在谈刘备的荆州岁月之前,如同我们前面谈徐州一样,我们还是要先谈一下刘表这个人。为什么我对陶谦和刘表这两个人的描写要用同一套路呢?是因为这两个人都让过位置给刘备,而且我认为都不那么纯洁。

刘表这个人,少年时位列八俊之一,人也是个大帅哥。在何进当权的时候,是长安卫戍部队的司令,后来代替王睿做了荆州的省委书记,但他也是一个投机主义者。

《后汉书》记述说:

李傕等入长安,冬,表遣使奉贡。李傕以表为镇南将军、荆州牧,封成武侯,假节,以为己援。

董卓死后,他的部将李傕郭汜兵入长安,刘表这时候上书表示尊奉进贡,既然他这么乖,李傕这时候也需要打手,就让他做了镇南将军、荆州牧,还封了成武候。

刘表的这一投机行为,奠定了他荆州主子的地位。但是,刘表这个人还确实是有些手段和胆略的,也对得起八俊的名头。

他被任命主政荆州的时候,荆州各种势力各霸一方,外敌强伺,宗贼猖狂。他竟然匹马入城,邀请中庐人蒯良、蒯越、襄阳人蔡瑁商量对策,在短时间内就诱杀宗贼,稳定了局势,坐稳了交椅。

看起来真有些雄才大略,但是同时期的郭嘉却这样评价刘表:

“表,坐谈客耳。”

就是说刘表只是个坐而论道的人,实干是不咋滴的。贾诩认为他在太平盛世是三公之才,但是认为刘表这个人:

“不见事变,多疑无决,无能为也。”

历史上众多对刘表的评价,都认为他是个言过其实的人,坐而论道可以,允文允武、经世济民则相差甚远,而且这个人多疑无决,和洽说他能够坐镇荆州,靠的无非是荆州:

“土地险阻,山夷民弱,易依倚也。”

我们大概知道这样一个刘表后,我在看看当时荆州的局势。

刘表自己年老体弱,曹操、孙权都对荆州虎视眈眈,且荆州内部大权集中在蒯氏、蔡氏等荆州大族手里,这些人保着刘表的小儿子刘琮与大儿子刘琦争主子的位置,搞得水深火热、你死我活。可以说,此刻的荆州,也是山雨欲来。

这个时候刘备的到来,对刘表来说,他是没有什么顾虑的。一方面,刘表很清楚,曹操跟袁绍的对决,不管谁胜谁负,赢的那个人最终都会剑指荆州。刘备的到来,无疑也是一路助攻的人马;另一方面,刘表并不担心刘备抢夺他的荆州,当时荆州九郡四十二州县,兵士有近三十万,粮草充足,战将众多。刘备的武将不过是关羽、张飞、赵云而已,穷途末路来投,掀不起什么风浪。

我常说刘备这个人的职业素养和情商都是相当高的,他总是在老板需求的时候及时出现,并解决问题,这也是他四处逢源的关键所在。他初到荆州,是相当积极主动的。克张武、陈孙之乱,后又派张飞巡南越,关羽镇张鲁,赵云挡孙权,这些合理的人事安排使刘表很满意。

刘表的个性是多疑的,的卢马事件导致了他对刘备的不快,再加上架不住枕头风的猛吹,他将刘备打发去新野屯扎:

“贤弟久居此间,恐废武事。襄阳属邑新野县,颇有钱粮。弟可引本部军马于本县屯扎,何如?”

罗先生写的这个桥段是非常符合刘表的性格的,这个桥段跟当初陶谦让刘备去小沛类似,都是让刘备去做挡箭牌,但性质略有不同。陶谦当时是赏赐型的,而刘表此时是利他型的,二者结果一致,但我认为刘表比陶谦略胜一筹,虽然刘表的利他思想是用来掩盖阴谋的,但毕竟,让人容易接受得多。

人家要让你走,你是不能不走的。刘备只能去新野驻扎。他自己心里明镜似的,新野这个地方,是曹操南下的要冲之地,自己就是个缓冲,缓冲不成就是炮灰。但他还是跟从前一样,很高兴的去了,这种寄人篱下的生活他实在是讨厌透了。在这个地盘上,虽然凶险,但是可以自由发挥,想干啥就能干啥,不用缩手缩脚,可以招兵买马,积蓄力量,富贵险中求嘛!


《闲扯刘备》第一卷结束。

敬请关注 I 第二卷 或跃在渊:问鼎天下的拼搏

闲扯刘备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