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雅十二吃辰 - 草稿

      芳林不断清江曲,倒影入江江水绿。 

      未论万户比封君,瓦屋人家衣食足。


                戌时·黄昏19:00-21:00

从成都到洪雅已是晚上7点,我已经饿得搜肠刮肚。因为贝贝说,中午不要吃饭,你得腾出足够的胃留给洪雅的夜食。

“你们行程临时有变,响当当包子还是老七钵钵鸡?”响当当念起来似有一种食物的乐感,就这家吧。

细雨绵绵,人间烟火。街道的积水,映着的是一间间饭店的喧嚣。

快九点了,响当当包子店灯火通明,包间没有,大家都倒喜欢坐在大堂,四五桌围桌,服务员来回的穿梭,外面的雨是寂寞,里面的菜是热闹。

海贝开始点菜,钵钵鸡,卤菜拼盘,扁豆,洋芋,凉拌鸡,粉蒸牛肉~~~本来霸气的胃在这络绎不绝的美食前,也敗了阵。一口峨眉雪,一口藤椒鸡,这就是美食的组合密码。

响当当包子店

待一屉包子端了上来,却已酒足饭饱。

“一人一个!”

吃不下了啊。

“这是她家的招牌啊!”是啊,不吃对不起这一趟。

又见那包子白白胖胖,惹人怜爱的挤在一堆,于是送进嘴里。里的馅儿是芽菜肉馅,炒的很干的那种,佐以葱花,一口,油香干爽,入齿留香,不愧招牌。

响当当包子

小胖惊呼,“嚓,这么好吃,我明天要带走。10个,不,20,,不,40个~”行动说明一切。

原来人的胃堪比心胸。心胸因德行宽广,胃口因美食广阔。

风卷云残

                    亥时·人定21:00-23:00


响当当毕,已觉满足。不想赶来的沈姐刘哥笑道,近日常吃一家烧烤,晚点前去宵夜。

一行人表示已无余地,“走走再吃!”于是走到一家甜品店小憩。甜品店老板是海贝熟悉的姐姐,要请我们吃甜品,四人难的统一的要了四杯白水,确实已无余地。

胖子可能吃太多,供血不足,倒在一胖呼呼大睡,露出一节白花花的肚子。突然觉得时间变慢了,慢到一秒同胖子的肚子一般缓慢的起伏;感觉细了,细到看着一只巨大的蚊子,将嘴扎进了胖子的胳膊。

胖子的肚子


雨还在下,你能听清贝和朝的每一次发音,思想却犹如挂了秤砣般沉下来。

差不多了,沈姐刘哥带着我们穿街过巷,终于到了来八烧烤店。

店面不大,这点却是座无虚席。牛肉,鸭肠,茄子~~~就这么个店铺,沈姐刘哥却是迎来了几拨熟人。大家热络的打招呼喝酒,对美食的志同道合,也许也是人生的志同道合的一个重要的切入点。

这家味道如何,实在已无过多映像。觉得自己在食物和睡眠之间挣扎,白日里精心画的眉毛都在撸串和打盹中消失,倒是小朋友超常发挥,撸了32串。

深夜撸串


不过。美食,此刻是沟通的媒介和渠道,仅此而已。

来八烧烤店


                子时·夜半23:00-01:00

离开来八烧烤店,已是深夜。雨未停,齿间还留有烧烤气息。

回到酒店,已经疲惫不堪。小朋友突然意识到自己吃太多,洗完澡开始在一旁做起运动来,平板支撑,开合跳~~如此折腾一个小时。

这一夜,梦多,多半是因为好久未这般废寝贪食。奇怪的是,却还梦到在大快朵颐,当真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巳时·隅中  09:00-11:00

据说,洪雅已下了一周的雨,早上起来,却见天空如练,彩云满天。

行程安排?吃一上午。对于这个我是质疑的,如何能吃这么久。

刘哥早早已在第一站等待~碗碗香羊肉。朝说,洪雅美食爱以AAB取名,比如响当当,碗碗香。是啊,名字听起来都很愉悦。

清早吃羊肉还是第一次,同样也是街边小店,据刘哥介绍已经开了好几十年。高峰期已过,也就是早上七八点钟,这里绝对是座无虚席。小圆桌,小板凳,一桌人围得很拢。

碗碗香羊肉


每人一碗清炖羊肉,刘哥特意给大家叫了半肥半肉的羊肉,汤色醇厚。夹起一块,在腐乳青椒小米椒香菜混合的蘸碟里裹上一裹,入口,完全没有羊膻味,肉质细腻,耙而不烂。只是吃久了,肥肉部分还是有些腻口,这时候需夹一片泡白菜顿觉爽口。店家的小狗安分的守在一旁,时不时刘哥喂它一片羊肉,吃的咋舌。小朋友说狗狗眼睛好乖,也学着样子投食。吃完,喝汤,味道鲜美,没有任何调料,食物本味至纯至美,犹如人的初心。


如晚餐丰盛的早餐,足见洪雅人对美食的追求。一行人迎着阳光散步,小城树荫浓厚,走到贝的中学附近。她说一定要尝一尝那家最有名的西米露。蛮期待,味道却和寻常一般。贝尝一口道,味道变了,不是以前的味道。

记忆中的西米露


有时候,美味也许只是记忆的味道。

继续穿梭在小巷子,看到了成都鼎鼎大名秀兰麻辣烫的本店,再往前走就是陈大案饺子了。

陈大案饺子店

店很出名,装修也是大户人家的样子。门口一队明清椅,很有感觉。店内挂了一牌匾,洋洋洒洒几百字介绍其渊源,独有一句话记忆深刻,“城中一耄耋,齿生齿落间,食饺九十年,了足平生愿。”钟爱美食能吃一生,确是幸事,相爱之人能携手到老,更是难得。

饺子介绍


一行人实在吃不下,也就只要了一碗分食。滋味不知,凭情怀也是值得的。


再走便是李饼子。他家没有店铺,只是在一个弄堂里,起了一个炤,一个案板,就是营生。

李饼子

他家就红糖和白味两种饼子,红糖外酥里软,白味在炉火旁慢炜很香,实是不好形容。胖子在此沦陷,又购入饼子二十个!

李饼子

上午最后一战,对,是战,是石笔农家冰粉。贝介绍说,这家原是在山上,因为好吃,很多人开车专程去,想来也是一级吃货。后来房租太贵,就搬了下来,但是也是在郊区。本坐车前往,上了公交,投币后,才发现方向坐反,痛失五元。于是喊滴滴,等的间隙,胖子又花20大洋买了一把手编蒲扇。

购物狂

洪雅人都有一种天赋,一见面就如同多年的亲戚,没有生分,言语轻松熟络。小贝同司机第一句便是家常,之后开始讨论冰粉哪家好吃。到了后,小贝说,你跟我们一起吃嘛,都来了。吃完了再送我们回去~司机先是推却,再后来欣然接受,这种神操作第一次见。

冰粉端上来了,很有特色,下面是冰粉,上面覆盖一团西瓜冰渣,犹如荷花。冰粉怕稀,怕甜,怕淡。这碗却是浓稠,没有红糖,甜味恰恰好,西瓜更气锦上添花。即便已是饱的不能再饱,还是抵挡不了这消暑的甜品。胖子干掉了三碗。

石笔冰粉

尽兴而归,司机问我们到哪里。

“找个药店放下吧。”吃太多,需要大山楂丸江湖救急!司机送到后说,不收钱了。我们连忙说不行。司机说,吃了你们的冰粉呐。话语甚是真诚。

一碗冰粉浓缩洪雅民风,浓稠不腻,糖分刚好,回味无穷!

到了药店,火速买了大山楂和健胃消食片,一人嚼一个,前往午餐地点~

买药

正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