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摄影师周游了45个国家,拍下了路上遇到的那些最美的姑娘

今天故事的一切都始于罗马尼亚女孩米哈埃拉·诺拉茨(Mihaela Noroc)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在27岁的时候,诺拉茨突发奇想地辞掉了自己的工作。她只有不多的存款,却想作为一个摄影师周游世界。

然而诺拉茨并没有拿着自拍杆,站在陡峭的悬崖旁留下自拍,也没有在故意模糊的天际线背景下微距拍摄各种花朵。她用相机记录的都是一路上遇到的姑娘的肖像,特别是那些她觉得特别美的姑娘。

诺拉茨在自己的个人网站上写道:“每一天,我们在媒体上看到的都是战争的图景、冲突的图景和恐惧的图景。人们仅仅是因为背景、宗教信仰、文化和种族的差异便互相攻击。”为此,诺拉茨决定将自己的这套影集命名为《美丽图景》(The Atlas of Beauty),希望“可以帮助人们摆脱所有在媒体上感受到的负能量”。

诺拉茨对于美的定义是个人能够以最自然的姿态自信地代表着她所处的环境。大多数她所拍摄的女性都没有成为过专业的人像模特,诺拉茨却把这看作是一件好事。这些镜头里面少了很多装腔作势,而且照片的重点并不是要去迎合广泛的审美趣味。所以,诺拉茨作品里的女孩们都骄傲地站立着,正面凝视着镜头。

诺拉茨说:“在拍摄了超过45个国家的女性之后,我能说美无处不在。这无关精致的妆容,也无关金钱、种族和社会地位,最重要的就是做你自己。全球化的趋势让我们看起来一样,行为也一样。但是,我们却因不同而美。”

通过《河粉屯邮报》从中为你精选的一些照片,你会发现美并不是一个普世认同的标准,而更像一张精美繁复的挂毯。在每张照片的下方,你能读到诺拉茨的亲笔注释。

在埃塞俄比亚的奥莫河谷(Omo Valley),你将有机会见识到如同数千年前的人类那样生活的古老部落。在这些人的眼里,赤身裸体再正常不过,而且年轻女孩只有需要防晒的时候才会戴上面纱。图中的这个女孩属于阿尔伯莱部落(Arbore Tribe)。这里已经有了4G移动信号,很快他们每个人都会拥有一部智能手机。

在我进入朝鲜之前,我觉得如果能在那里拍到一些人像的话完全就是运气使然了。而当我满载着照片而归时,我仍然对那里的女性乐于接受别人拍照的开放而感到惊讶。2015年9月,我在首都平壤最宽的几条大道上遇见了这个姑娘。

这张照片来自冰岛的索朗(Thorunn)。

吉尔吉斯斯坦比什凯克,这个姑娘马上要开始传统表演。

美丽无关年龄,这位来自厄瓜多尔昆卡(Cuenca)的店主是最好的证明。我在2014年第一次环球旅行的时候拍下了这张照片。

摄于数周之前的蒙古。

7月的阿富汗瓦罕走廊(Wakhan Corridor)。

我在塔吉克斯坦首都杜尚别的街头遇到了这个女孩。她的工作是在城市的街道旁种花。对她贫寒的家庭来说,即使是最低的工资都要比什么都没有要好得多。当我在自己的Facebook页面上发布了这张照片后,她在她的国家引起了轰动,全世界的媒体都在报道她的故事。我希望这能让她有机会得到更好的生活。

中国青藏高原。

明年她就满100岁了。想象一下,从这双美丽的眼睛里能看到一个世纪的沧桑。

古巴哈瓦那。

缅甸仰光。

在伊斯坦布尔的叙利亚姑娘。

智利,我第一次环球旅行的途中。

作者:麦迪·克鲁姆 | 翻译:高翔宇 | 编辑:周宗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