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u隐私:最佳伴侣

文/小颐妈

我和王先生是大学校友。他算是我的初恋,在此之前我有过一次网恋,跟一位远在福建的男生持续了大约两年的网恋关系。最终因为距离、自觉网恋不靠谱、担心网恋的见光死而弃终。现在回想起来,我不得不承认我是一个在情感上特别不自信的人,对方对我挺好,这是我的有限直觉,毕竟我们在时间和空间上的认知都是极其有限的。然而我不敢见面,我觉得自己本不够有十足的吸引力。即便如此,我竟然也抱持着这仅有的一丝念想在高考填报志愿的时候填了对方所在城市的大学,当然,最终并没有被录取。

细说起来,我和网恋先生其实并没有什么合适的地方,家庭、外表、学历、属相、星座,在今天的我看来都不合适。但唯有一点让我很久都不能忘记的,那就是“男性的领导”,这也是我曾经在遇到困难无法从男友身上获取时想起他的重要原因。我一直对“男性的领导”与“大男子主义”有混为一谈的错误认知,网恋先生尊重我但会给我中肯的建议,他比我大好几岁,更加成熟的认知让我觉得有力量,所以我一直认为我喜欢“大男子主义”。他的这一页翻篇的时候,正好遇到了王先生,同寝室的女生的老乡。

接触下来我觉得还不错,确切说应该是没有尝到过现实的恋爱滋味,而又只有这样一个人可以让我尝一尝,所以便促成了一段感情。不得不说,正是没有现实的恋爱经验,所以我并没有太多有关“适合”的认知,只有感觉好坏的差别。由于一开始的心理投射,我把一些现在看来极其普通甚至有表演之嫌的关心当作了我认为是好的东西——“男性的领导”。这种似乎会给我带来安全感体验的导向一直维持着我与王先生之间的关系,而我骨子里又是一个极其保守的人,所以顺理成章,即便吵架闹分手也一直坚持了五年,然后结婚生子一直过到现在。回过头来看看,我常常想,一个从小成长于父母的万般宠爱却又极度缺乏安全感的女孩,如果在那个时候有更多的选择、对自己有更清晰的认知、心胸眼界更开阔一些、人格更独立一些,会不会并非今日姻缘。这种想法其实并不公平,尤其是对于王先生来说。毕竟那时侯的我和他似乎是能量匹配的,但是现在的我不得不承认我确实有自己更加向往的最佳伴侣。这在十年前甚至五年前我都不曾想清楚过,那时的我只知道说自己不喜欢什么、不想要什么,却至始至终没有想清楚自己喜欢什么、想要什么。而时间教人成长,只要你我愿意。我开始思考我想要怎么的伴侣:灵魂伴侣不是空谈。既不是网恋对象给予我的强力建议与引导;也不是现在与王先生相处时的凡事被他依赖。我想要:和我一样的另外一个人。一起学习精进、积极成长、家庭担当,足矣。说到底,还是生活价值观及态度要一致。

因为开始思考,所以心不安定。我曾经想要说服自己安心接受这一切,甚至在修习佛法之后,我更是希望自己改变自己、包容别人、本自俱足而少去依赖和要求别人。可是我并不是无欲无求,我希望我和王先生都彼此感恩,而不是理所应该享受簇拥在自己周围的好,也不是没有界限混为一体的家庭打包主义。我经济独立,可我不愿他跟我“平起平坐”,我希望他比我更强大;我愿意为家庭琐事付出,但是我十分介意他有意无意开玩笑中说到的“你本来就应该呀”;我希望的平等是大家一起努力之下的不再斤斤计较,而这种努力需要同频。

我是无法不吐槽的,王先生年时三十多岁不知道何为水烧开、不知道菜要煮成什么样才叫熟,可是他又不愿沉下心来学习,不愿努力让自己与家庭成员状态同频,骨子里的懒惰成性。

昨天终于激起了我要写下这篇文章的缘故是因为一件小事:我要参加这次成考,为了学习中医,我愿花五年的时间再次回炉从零开始学习中药学。由于要考物理化学,所以在我便跟王先生说希望他帮助我,毕竟他一直说他高中物理化学非常拿手。他意气风发地告诉我没有问题,他帮助我搞定。说实话,在前些天听到他的表态时,我还是满心感动的,并一度觉得他有他的好。昨天晚上好不容易一起看书,我看英语,他看物理化学。还没看到半小时,他已经有所抱怨,一开始我没说话,还抱持鼓励与求助于他的态度,后来他干脆玩起了手机,我忍不住说是他要帮助我的,可是又这么不上心。他怼了回来“你都没跟我说,你就买书了。”是的,他就是这种追责的时候要求平等,承担生活责任的时候却觉得自己理所应当享受别人对他的好。他习惯于认为其他家庭成员的努力便是他们各自的事情,他很难意识到家庭能量磁场这回事儿是关乎家庭每一个成员。

如果说帮助我复习这是一件小事儿,那么这种小事其实也不用计较,现在网络资讯这么发达,一定要他辅导吗?不一定。回到内心,我之所以如此计较,是因为我太需要那个“他”的支持,我太希望他拥有“男性的领导”,给我一些力量与安全感,从而让我觉得我们在共同为家庭的幸福成长努力着。

就是这样那样的小事,一直困扰着我,甚至拧巴了我对爱的认定,我根本不知道我们之间的爱是什么,与王先生在一起,从一开始就没有爱的滋味,只是我十分好奇男女关系,而他恋爱史丰富想来也是耐不住寂寞。而时间长了再无感情性的养成机会,大家都只是出于一种习惯,我习惯安住于舒适区而害怕再经历一次新的未知的情感旅程;而他习惯于对娶个城市女孩儿当媳妇儿的欲望的占有。

谈到分手之类的话题,虽然因为吵架提及过,但我一直不敢真正迈开那一步,毕竟一起走过11年,好像也没有什么大矛盾,生活不就是本不完美吗,谁会遇到真正的最佳拍档啊?就如王先生每次怼我“这么点屁事就提分手,你还能怎样呀”,大家都没有犯原则性错误,那些点点屁事似乎没有力量构成线与面,而永远被忽视于它们的渺小。

然而,我内心却仍然十分渴求能够与一位真正热爱生活,价值趋同的人结伴同行,感觉此生才不会遗憾。

现在的我,努力做好自己,让自己更加独立自主,享受生活,提升追求幸福的能力,剩下的,就一切随缘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我/静坐你身旁/你把/一条小溪/投给我/于是/我见着了日光/和日光下/潜水而行的鱼儿/我用指尖轻触/那些布满细小鳞...
    迷死特吕阅读 80评论 0 0
  • 29号晚微信收到某才子的消息,“拜哥,在吗?”先前他已找过我,然我当时没空,此番看到消息,依然只能歉意地回复:“不...
    ___少年游阅读 55评论 0 0
  • 一、大数据时代的思维变革 1、更多 - 不是随机样本,而是全体数据 当数据处理技术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时,在大...
    老赖007阅读 344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