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言 章十二 乾坤(二)

——1——

清晨的阳光很足,也没有什么云彩,看起来会是个大晴天。

龙蕊被邹广泰拉着手,两个人走在大街上,牵在一起的两只手一晃一晃的。

“广泰,早点想吃什么?”龙蕊语气轻盈。

“吃什么早点,我现在想吃人。”邹广泰拉起龙蕊的手狠狠地亲了一下:“回家!”

“你真是!”龙蕊用另一只手请怕了一下邹广泰,娇嗔道:“消失了这么久,又喝了毒药,你怎么还这么不正经。”

“你不也是?”邹广泰挤眉弄眼地看着龙蕊:“其实你就是看我烦了对不对,正好趁此机会换个男人。”

“是是是,”龙蕊快速地点点点头,语气中带着俏皮:“可是你总是不死,怎么办呢?”

“我都服毒了,瘟癀昊天大帝的毒!”

“岩哥都说了,那是瘟,而且你死不了。”

“你这么相信岩哥的话?”

“不,我其实是相信你,”龙蕊靠在了邹广泰的身上:“你只有一日可活,依旧在想着我,你跟来岁的割舍又怎么割得断。”

“哎,”邹广泰叹了口气:“那我真是个SB,绕了一圈才发现自己怕死,也怕别人死。”

“这并不可悲,也不是傻”龙蕊轻声道:“人一念为善,一念为恶,说的就是这种犹豫。你如果毫不犹豫,怕是就要为恶了。”

“呵呵,纠结帝统治世界,”邹广泰想了一下突然语气有些急迫地问道:“按照岩哥的说法,你现在是女神了对吧,真正的女神对吧?”

龙蕊点点头:“不错,但你不会死,根本不需要担心三岁的事情。”

“我不是说这个,”邹广泰目光带着火热,似乎要燃烧周围冰冷的空气:“我是说,我可以真正的上女神?”

龙蕊脸色一沉:“你就想说这个?”

“那当然,”邹广泰一脸的理直气壮:“我是个凡夫俗子,最大的愿望就是上女神。”

“......”

——2——

邹广泰满意的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怀里抱着自己的女人,准确说是女神。

这会儿的邹广泰已经刮干净了胡子,也好好的洗过了澡,刚刚还剧烈运动,睡觉,然后继续剧烈运动一下。邹广泰觉得全身上下每个细胞都在畅快地呼吸,身体虽然仍有些疲惫,但精神极度的亢奋。

旁边的床头柜上放着吃了一半的披萨,虽然凉了,但依然勾起了邹广泰的食欲。邹广泰使劲伸展着左臂,想要够到披萨,右臂依然紧紧地抱着龙蕊。

“我来吧,”龙蕊不知何时醒了过来,轻轻摆动了一下手指,披萨漂浮到了邹广泰的手里。

“呦!”邹广泰看了看手中的披萨又看向龙蕊:“我现在有种家有仙妻的感脚,不对,我这是家有女神,而且是正牌女神。”

龙蕊扑哧一乐,像是怕冷一般,向邹广泰地怀里挤了挤:“你现在心满意足了?”

“并没有,”邹广泰摇摇头:“心被你填满了,但意缺差得远了。”

“哦那你何意不足呢?”

邹广泰没有说话,而是放下了披萨,随意擦了擦手,开始爱抚龙蕊的身体。龙蕊脸色微红,双手抱住了邹广泰。

“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们雅兴了。”

声音带着些许尴尬,邹广泰和龙蕊同时一惊,屋子里不知何时站着一个黑袍的年轻人。

“我是贾赐,”黑袍人挠了挠头,面色尴尬道:“我是来杀你们的。”

——3——

“我知道你是谁,”邹广泰脸色沉了下来:“我已经喝了三岁,它对我没作用不是我的问题,况且我也没有见到砖头的尸体。”

龙蕊惊讶的看了一眼邹广泰便又盯向龙蕊,她显然没想到邹广泰会和红姐做了交易,不过眼下更重要的是对付这个不知道怎么进来的贾赐。

“看了蕊宫仙子已经恢复神力了?”贾赐看了一眼龙蕊满意的点点头:“这倒是省了我不少事儿。”

“既然知道我恢复神力还敢来送死,”龙蕊冷笑了一下:“我身负星辰之力,别说杀我,就算是伤了我你都会收到天条的处罚。”

“那蕊宫仙子是否知道,方圆之外的存在是不受天条制约的。”贾赐依然在笑,只是笑容里没有了多少的真诚。

龙蕊一愣,随后冷笑道:“方圆之外的人,只有那么几个。天道,七爷八爷,柳妖仙,天庭的一位神女,以及一个不知道下落的人间女子。”

贾赐点点头又摇摇头:“蕊宫仙子果然博学,不过还是有一件事不知道,柳冰和阿明是有孩子的。”

龙蕊看了看贾赐,失笑道:“且不论你说的真假,你一个黑烟灵怎么会是天道的孩子。”

贾赐叹了口气,笑容不减:“为什么都只习惯于看表象。”

一股黑烟从贾赐的身体外放,弥漫了半个屋子,黑烟之中的贾赐请念了一个字,一股柔和的白光笼罩了黑烟之上。黑烟和白光并没有相互争斗或是抵消,而是融合而成了一种像是灰色的状态。

“混沌!”龙蕊的脸上瞬间爬满绝望。

——4——

轻轻合上龙蕊眼睛,贾赐长出了一口气。

那双眼睛里充满了太多的不舍,那是贾赐不喜欢看到的,就像他不喜欢自己现在做的事情。

贾赐看了看旁边的邹广泰,致死,这个男人的眼睛里也没有恐惧,只是看着龙蕊,里边有爱多的爱还有太多的不舍。

“真让人烦躁,”贾赐又将邹广泰的眼睛也合上,坐在了旁边的床头柜上。

床上的两个人就像熟睡一样,头对着头,像是热恋的情人一样抱在一起。逐渐变凉的体温并没有降低感情的灼热,反而增添了一种凄美的感觉。

“真是,让人羡慕.......”贾赐嫉妒地看着两个人,但又不想破坏这种美好。

过了很久,贾赐又叹了口气,缓缓站起身来,混沌之气从手中慢慢骗到两个人身边,将两个人包了起来,而贾赐自己的身上也笼罩了一层混沌之气。

片刻后,混沌之气渐渐消散,屋中再无一人。

夜言超市,吕岩依旧在超市门口,这次搬了一张躺椅,和小桌,桌子上还有一个小茶杯。

多日的雾霾不知为何突然散去,夜空中有很多星星已经很久不见。吕岩的表情上带着一丝痴迷,一动不动的望着星空,似乎回忆到了什么。

突然间,吕岩眉头一皱,坐了起来,仔细地看着天空中的一处,一颗微微泛红的星忽明忽暗,最终变得昏暗无比,再难发现。

“这......”吕岩看向别处,仔细地看了很久,最终无力的躺在躺椅上,表情里带着痛苦。

“是我让贾赐做的,你要杀了我吗?”

一身红色的旗袍,红姐走到了吕岩的身边,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

吕岩看向红姐,眼神里带着温情。

——5——

对于红姐的突然到来,吕岩并不惊讶,反倒是红姐很惊讶于吕岩的不惊讶。

吕岩直接站了起来,跑到超市里边。不一会儿,吕岩搬出来一张躺椅,放到了自己躺椅的旁边,中间是放茶杯的小桌,桌上正好是两个杯子。

“来,”吕岩指了指一张躺椅,自己先坐在靠外的一张上。

红姐犹豫了一下,还是坐在了躺椅上。

吕岩微微一笑,从怀中拿出了一个紫砂的小茶壶,往杯子里倒了两杯。红姐自己拿起了一杯,轻轻抿了一口,露出了一个享受的表情:“乾坤壶,果然妙不可言。”

吕岩也喝了一口茶,没有看向星空,而是深情地看着红姐。

注意到吕岩的目光,红姐一挑眉毛:“你看什么?”

“你。”

“看我干什么。”

“好看。”

“你不觉得无聊吗?”

“不觉得。”

“够了!”红姐茶杯重重地砸在桌子上:“你我都不是不谙世事的少男少女,以为几句无赖话可以应付我吗?”

“当然可以,”吕岩露出了一个与年龄不符的贱笑:“若是不行,你就不会看了我道心不稳,而我也不会天人五衰。”

红姐重重哼了一声,没有继续这个话题。

“龙蕊和邹广泰死了?”

吕岩的这个话题,红姐也不想接,但也不想逃避:“贾赐杀了他们。”

“很好,”吕岩点点头:“那么三岁会爆发了?”

红姐对吕岩的平静很好奇,但还是点了点头,随后反问道:“你一点都不担心么?”

“不担心,”吕岩露出一个奇怪的笑容:“我这次会看着,看着人的选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 贾老爷子的医药费就剩下三天了。 龙蕊看着病床上的贾老爷子,心里有些乱。贾赐还没有回来,甚至连阿慧也联系...
    TA君说阅读 184评论 0 8
  • ——1—— 吕岩站在夜言超市门口的街道上,仰头看着天空。灰色的迷雾像是眼睛上的污渍,似乎轻轻擦拭一下,就能看清一切...
    TA君说阅读 67评论 2 1
  • ——1—— 苍南第一医院,值班室 龙蕊坐在椅子上,目光飘忽,右手,一道略显柔弱的红光缠绕在指尖。 “在人间已经悄悄...
    TA君说阅读 196评论 4 6
  • ——1—— 贾家三兄妹和甄淑静都去了帝都。 ICU没了吵架专业户,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贾赐依旧每天按时来,给贾老...
    TA君说阅读 184评论 0 5
  • (图片来源于网络) ——1—— 邹广泰坐在沙发上,表情说不出的呆滞。浴室亮着灯,淋浴的声音响个不停。等待美人出浴本...
    TA君说阅读 240评论 2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