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夜,我挣了四千块

过节•炼心

日月悠扬,山河无恙,前世擦肩,今生处处,向左向右随便走。

是的,都没有看错,一个平安夜,我不仅平平安安,还赚了个盆满钵满。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若繁。是这个城市某所二流大学大四的学生。

最近是真的闲得发慌,人家说毕业才分手。我可好,刚开始大四实习,就成了孤家寡人。总结一句话,待业加待字闺中。

这生活怎么跟电视剧情那么不一样啊,我青春的小尾巴,被人用力地踩了一大脚。

我眼瞅着圣诞节要来了,该死,你说这洋节有什么好过的?再加上还有前一天的平安夜,这战线拉的可够长的。

习惯了以前大节小节都出去吃吃喝喝,今年怕是没有指望。可是也不能呆在家里被微信微博刷屏啊。不能享受快乐,就去制造机会。正好周末,到处人山人海肯定爆满,我不如出去练个摊儿,能挣个块儿八毛的,沾沾人气也好打发过去吧。

说到就行动,我环顾家的四周,值钱的东西就那么几件,不值钱的也早被我断舍离了。那到底有什么合适呢?

恍恍惚惚来到阳台,一下子看到了墙角的收纳箱,有了。

是的,那个箱子就是之前分手以后,我整理的旧东西,基本上都是一些礼物,手工什么的。其实这些东西都是我喜欢的,只是现在留着已无用,将来毕业了也带不走,何不留给其他喜欢的人呢?

我又搜寻了一些闲置物品,抱着箱子,大步流星地走出了家门。

刚过下班时间,我来到人流量比较大的步行街。这条街我熟悉,因为旁边的分岔路就是女人街。再加上附近有幼儿园,小学,中学,医院,银行都有。以我之前逛街的经验,选这里肯定没错。

熙熙攘攘的街边,我竟然没有多少胆怯,要知道我这也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生平第一次做买卖呢!

麻利儿地将一块户外地垫铺在地上之后,我将箱子里的东西一股脑倒在上面,慢慢整理排列好。趁这功夫,我才仔细端详里面的那些东西。真是件件有故事,样样有来路。

最大的一件物品,应该是拼图吧。足足一千片,是梵高的星空图,完成后我还专门买了外框架裱起来。这个是有次看到他说喜欢,我就偷偷买了自己拼,具体拼了多久我记不得了,反正那段时间回家了就拼拼拼,以至于之后有相当长一段时间看到类似拼图的块状物,会条件反射性似的手直抖,大工程后遗症啊。本来要当作礼物的,现在是真的要送给别人了。太重了,我把它支起来,放在最不显眼的位置。

还有一件是许愿瓶。是我买了各种颜色的水泡珠,养成了之后,做成了七色的彩虹瓶。我走之前特意绑了一个金黄色的蝴蝶结,这个应该比较应节日景了。

接着我翻出了一双包装好好的手套,忒厚忒厚的那种,是有年去滑雪的时候买的。我不喜欢戴,怕丢,所以它基本上算新的。

还有我的一些手工艺品,自己镶钻的发卡,手工折叠的大雪花,自己缝制的抱枕,手工天然皂,再加上纪念币,纪念章,纪念品等等,也算是琳琅满目了。

我是真聪明啊,我呆的地方,侧面正好是一家黄金店铺,所以我顺势就把它家的台阶当成了凳子。我不会吆喝,也不会叫卖,只是安安静静的坐在那儿,眼瞅着台阶下的摊位而已。

果真,大多数人都是不甘寂寞,喜欢热闹的。还没到饭点儿呢,这街上就川流不息,人来人往了。并且很快,这条街上,就陆陆续续出现了跟我一样的出摊者,有男有女,或大或小。在这样的节日里,孤单是一个人的狂欢,而狂欢是一群人的孤单。我只看着,就足够。

大约过了20多分钟,正百无聊赖呢,有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驻足了。我顺着她的目光,原来,她被我那个小水晶灯吸引了。一闪一闪,五颜六色渐变着,确实好看。我抱着膝盖,托着腮望着她,我等她开口。

她哒哒哒地跑过来,甜糯糯地问到,“姐姐,这个灯多少钱啊?”

苍天啊,“姐姐”!就凭这个称呼,我就随口价给你了。一把年纪了,还能被人叫姐姐,我是可以偷乐一下子吧。

“姐姐再见”,钱货两清,看她拉着大人的手,一摇一晃,渐渐消失在人群里,我低头捏着手里的纸币,有点儿想哭。

不知道我是沾了节日的光,还是这些物品的彩。反正,一整个晚上,我都没有怎么吆喝。在店铺和街灯的照亮下,我的影子清晰而忙碌。

手套被一个年轻的女孩子挑走,雪花被一个大眼睛的卷发男孩子挑走,抱枕被一个文静的妹妹挑走走,镶钻发卡被一对情侣挑走,至于那副拼图,被一个语速飞快的小姐姐挑走了……,其他的所有,除了个别坏掉的小东西,所有的物品我都卖掉了。从数十块到上百块,没想到短短几个小时,我的收获是真的不错。

攥着那沓钱,点了一遍又一遍,还在盘算一会儿是吃火锅还是点烧烤呢,旁边有人在喊,“城管来了,快走快走。”

“什么,城管?”我惊呆了,这种听过没见过的神奇人物要出现啦。

我将钱仔细叠好,揣进贴身的口袋,迅速收好地上的布垫,裹紧羽绒服的领口,压低帽子,迅速消失在人群中。

“苍天保佑,今晚值班的不是他吧。”飞奔向站台,好不容易挤上车的我,拍着胸口默默祈祷着。

明天圣诞节,我还要不要出来呢?

                          (2017.12.26虞七七)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