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三月美如画

         西部的三月是一幅美丽的画卷。

        上午,乘车从从江县城出发,沿都柳江边逆行而上,到下江镇境内,一条弯曲的通乡油路突然将车子拽向西行,然后消失在莽莽的群山之中。

沿途不时映入眼帘的,是排列在车道两旁披着薄薄绿裙的高大的树木,如娇美苗条的少女,在微风中羞答答的,煞是可爱。三月的西部天高云淡,明媚的阳光透过嫩绿的新叶,在地上烙出一幅幅色彩斑驳的画面。最抢眼球的,莫过于那片果园了,桃李竞相开放,争奇斗妍,在遍野青绿中交相辉映,馥郁的浓香弥漫在空气里,园中蜂群蝶阵追花逐叶,窃窃斯斯,嘤嘤翁翁,热闹非凡。

       沉寂了一冬的三百河,这时也变得丰盈圆满起来。远远看去,弯曲的河身不时被遮掩在群山环抱之间,在阳光的映照下,变成了一条条长长短短细细碎碎的线段,又像是一面面明晃晃的支离破碎的镜子,闪闪烁烁,将高耸入云的群山衬托得巍然雄壮、荡气回肠。轻风拂过,碧绿的平湖顿时泛起鱼鳞似的波纹,将一泓清纯艳丽的湖光山色给揉碎了。一群顽童拨弄轻舟漂泊水面,在碧湖深处时隐时现,银铃般的嬉笑声振荡在幽远静宁的山谷中。下游的河滩,水流昼夜奔驰,伊伊潺潺,一路放歌,像是急着要将大山里浓浓的春意带出山外。

       从江的西部地区,除了大山,还是大山,“上山到云巅,下山到河边,一山有四季,十里不同天”,就是对西部大山的生动写照。从刚边壮乡到加鸠苗寨,从九万大山到月亮山,从三百河到乌牛河,你都会领略到最挺拔的山峰,最秀美的群岭,最壮观的悬崖。山一座比一座高耸,岭一座比一座狭长,崖也一处比一处险峻。从车窗里极目远眺,那一拨拨应接不暇的群山群岭折叠成一面面巨大的屏幛,堆绿叠翠,起伏迭宕,罗列到遥远的天幕,像一页页山水画册在我们面前徐徐展开。在延绵不断的青山中,散落着一簇簇挂满白花的小树,宛若撑起一顶顶银白的油纸伞,又像是碧波万顷的海面上扬起的点点风帆,让人不禁想起“万绿丛中一点白”这样的名句来。

       从高高的山坳下来,公路开始放缓了急促的脚步,在山间回复盘旋。山腰上的梯田渐次多起来,山谷中的流泉渐次多起来,悬崖上的飞瀑也渐次多起来了。由于强烈的地壳运动,造成了西部山区深度切割纵横交错的特殊地形地貌,也造就了众多的高高低低的流泉飞瀑。一路上,到处是山泉叮咚,飞瀑渺渺,构成了山中一道奇特的风景。一条条白练从高高的山崖上飞流直下,散在空中,漂漂洒洒,水滴敲击在深黑的岩背上,演奏着一曲曲永恒的山间小调。我欣赏过气势磅礴的黄果树大瀑布,领略过中国最大的瀑布群马岭河瀑布,也在电视上看到过最富诗意的庐山瀑布,而地处贵州西南地区的从江县西部大山中随处可见的的流泉飞瀑,大大小小高高低低,细腻典雅却不失壮观激越强劲勃发,和黄果树、马岭河、庐山等世界名瀑相比一点也不逊色。

      车子在曲折的乡村油路上盘旋延伸,最引人注目的是公路两旁那些移民新居,一条条干净整洁的村道在寨中自由穿行,崭新的木楼碧瓦飞甍,雕梁画柱,油光闪亮,显豁出一派别样的气度,让人赏心悦目。夕日里那些歪斜破旧的木房子不见了,乌烟瘴气的村容村貌不见了,乡民们也露出了幸福灿烂的笑脸。“绿树村边合,青山廓外斜”,青山绿树环绕着村寨,村寨映衬着绿树青山,人与自然和谐共生息息相通。

       大自然似乎将所有的钟爱都赋予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万木吐绿,桃李争春,山水册页,流泉飞瀑,木楼人家......,构成了西部三月中最美丽的画卷,让人感到车行碧野上,人在画中游。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