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夜惊魂

 

十五岁那年,一个夏夜,在舅家吃完饭,我蹬上“哐当哐当”响的自行车,急匆匆往回骑。

没有月亮,星星为我照路,凉爽的风,吹来高粱和玉米的清香,吹起我敞开的白布衫和红背心,就像鼓起的风帆。

骑过一大片低矮的桑树林(老家种桑树专做一种农用工具,叫桑叉)那是谁在抽烟吗?我没多想,加快脚步,猛蹬脚踏板。

至一小路,抬眼间,我见一古旧的黑漆门头,那是舅舅干活的棺材铺。星光下,我看不清门头的字,却清晰地记起那上面曾刻着“瓦岗棺材铺”五个字。我仿佛看见暗红色锃明发亮的棺材躺在棺材铺。

隐隐约约,我听见悠扬的笛声,我一回头,只见那门头横梁上,坐着一个穿红兜兜的光腚小男孩儿。我揉揉眼,那小男孩儿不见了,笛声戛然而止。

在这漆黑的夜晚,我只身经过此处,惊见此情景,不知自己是眼花缭乱,还是幻觉,心陡然一惊,踩着单车狂奔起来。汗水湿透我的额头,流入眼睛,我不敢停留,紧抓扶手,拼命往大路骑。

夜空已繁星闪烁,我淹没在高粱地路中间,沉甸甸的高粱穗在风中跳着酒醉的探戈。我双脚极速转着踏板,往前冲去。

“啪!”我的脸被谁沉重的打了一巴掌,硬生生的痛,谁打我?!我往后看了一眼,在暗淡的星光下,看见一个黑影,忽高忽低。我扭头往前冲,仿佛听见后面有人追来。而就在此时,“哗啦啦~~”自行车链子掉了!我不敢低头修链子,推着自行车没命地跑。

不知不觉中我跑进一片刚浇过水的庄稼地,自行车变得沉重。我忽听说话声,想加快脚步离开那里,可是我的布鞋已沾满胶泥。

远处那人好像发现了我,大声喊:“谁?”声音像女的。

我大着胆子问:“你是谁?”

“俺是彩梗,你是谁呀?”

我一听,这不是我堂姐吗?“梗姐,我是礼啊,这么晚了,你在这儿弄啥?吓死我了!”

“今黑轮到俺家浇地,俺爹让俺和俺弟来开电机浇地。恁晚了,你咋跑到这儿来啊?”

“那俺先走啦。”我不想说太多,这里离我村已不远,我推着自行车往前走。

地里又湿又滑,我不小心踩到一个水坑,左脚顺着松散的大土堆陷下去,随后膝盖儿也陷进去。

我的脚触到一个硬物 ,借着星光,我瞪大眼睛仔细的看,天哪!原来我面前的土堆是一个坟墓,我的左腿已陷进坟里 ,脚底居然触到了棺材。

我瞬间惊出一身冷汗,仓皇往外拔腿,一只鞋没了,我扔掉自行车,撒腿就跑。

我堂姐和堂弟也发现了坟墓,他俩扔下电机,边追边在后面喊叫:“等等俺!”

我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往村里跑,家家户户的狗在我身后狂叫。到家大门口,我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似的,浑身湿透。

大门上拴,我拍打着,“快开门!”不知谁家的狗,一路追到我身后,我愤怒地捡起一块石头朝它砸去,砸疼的狗带着哭腔,“汪汪汪汪汪”摇着尾巴逃去。

门打开,我一头冲进屋里,“你这是咋啦?”爹看着浑身湿透的我,不解的问。

我没解释太多,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大早,我叫着我哥一块儿来到昨晚的地里推自行车。远远的,我看见那个坟墓,看见那个深深的洞,我俩快速离开。

我来到掉链子的地方。

昨晚是谁打了我的脸?这时 ,我看见……

亲爱的读者,你猜我看见了什么?是谁打了我的脸?

——这是我爱人讲的他经历的故事。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2月27日 得狂犬病的男孩 我一个外甥女和我一起打工,她给我讲了她村里的一个故事,听着挺吓人的。 她们村是一个...
    奔跑得小猪阅读 137评论 2 5
  • 林小枝回来之后,去过几次“守护天使”,项目开展的不错,一切都有条不紊。同事们都希望她还能回来,但被她果断拒绝了,每...
    江小麦阅读 102评论 1 1
  • 听到一件真实事情。话说前几天,牛贩子从一农夫家中买了一头老黄牛,众人合力又拉又推,使尽全身吃奶力气,老牛拼命双脚紧...
    初心到终老阅读 505评论 5 27
  • 我是上帝最宠爱的一只猫天使,自从我因为贪吃,结果忘记了上帝给我的职责,上帝就罚我待在那个奇怪的小男孩身边,作...
    起名废一只阅读 331评论 4 14
  • 穿过汽配城那条百来米的过道,下了台阶就是厕所,我让老公和几个战友在过道这头等着。 我走进了那间公厕,里面一片漆黑。...
    石头的前世今生阅读 87评论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