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前同事:江湖再见,保持联络

  • 作者:Smile_YJ
  • 本文长度2,543字,建议阅读7分钟

本周,结束在这个公司最后的工作。

原本,处于离职兴奋中的我,在即将真正离开的时候,突然萌生出了不舍。

这不是我第一次离职,却是很特别的一次离职。

第一次离职,是离开老家的稳定,前往深圳,带着对一切未知的激动与好奇;
第二次离职,是离开深圳的漂泊,前往北京,带着成为游戏从业者的美好憧憬;
第三次离职,是离开北京的无奈,前往上海,为了利益。
而这一次的离职,带着些许失望,以及对自己的重新认知,离开。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每一份工作都能遇到很好的同事,而每一天的相处都在加深我们的感情。

上海:如同青团,又黏又甜

2014年10月,入职上海。

虽说上海与其他城市一样,有她善良温柔的一面,亦有她危险冷漠的一面。

不过很幸运,我遇到的这群人,很温暖。

那天,恰好也是清明到来前的阳春三月,不知道怎么就聊到了上海的一款特色小吃——青团。

我与另一个外地的同事,小丁同学,都没听说过这种小吃,更别说吃过了,于是,本地的同事,小项同学,声情并茂地向我们介绍“青团”到底有多好多好吃,听得我们当时纷纷表示要去买来尝尝。

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我和小丁同学,谁也没真的去买,因为,我们很默契的都将这件事给忘了。

直到有一天,小项同学拎了满满一大袋子的“青团”走进公司,我们俩当时完全愣住了,她颇为得意,

“你们是不是没去吃青团?”
“啊,忘记了。”
“看吧,我就知道。所以,我今天特意去买了。有两种口味,一种豆沙馅的,甜的,另一种是肉馅的,咸的,每种口味你们都可以尝尝,看看喜欢吃哪种。”

说完,分别递给我俩两种口味。

当时的我,除了口头上表达无限的感谢外,心里其实已经感动到想哭了。

就因为闲聊的时候随口说的一句话,她就记在了心上,从家里拎着几十包沉的青团,坐1个半小时的地铁,带到公司来分给我们,就为了让我们尝一尝,这个时节才有的小吃。

那时候,我还没有发红包,或者请下午茶表示感谢的意识,不然我一定会给她发个大红包或者请她吃一份大餐的。

之后,在不断的相处中,我和小项同学不断地解锁了许多共同的兴趣和爱好,如爱美食、爱拍照、爱追剧……

因为都喜欢拍照,不知不觉,我俩已经成为公司产品宣传照中的CP组合了,逢新产品出来,一定要先拍了再说!

这个习惯,似乎已经成了我俩之间不用多言的默契,而其他的同事们,也很自觉的,不拆散我们。

于是,在我们的朋友圈,总是能看到许多同框的照片,现在回过头来再看,也是能看到我俩是怎么一路胖过来的...

时间一晃,就到了2017年。

又到了该吃“青团”的时节了。

让我没想到的,小项同学,今年什么也没说,默默地买来了一大袋的“青团”,同样是一甜一咸,两种口味。

没想到这么快,我俩就有能共同回忆的过去了,不得不感叹,时间过得真快。

另一位同事,兰因姐姐。

她是个很温柔的女孩,她和小项同学一样,善良、热心,做好事不留名。

也是一次闲聊,在聊一种好吃的(别问我为什么女孩子总是聊吃的),又是我和小丁同学,表示不知道她们在说的是个什么玩意儿。

然后兰因姐姐说,在来公司的路上,可以顺路去便利店买,我说,我明天顺路去买。

然而不出所料,第二天,我果然忘了这件事(别问我脑子是个什么东西,我没有!)。

到公司后,兰因姐姐放下包,问我买了没,我愣了几秒,买啥?然后她从包里掏出一个小玩意儿,正是昨天聊到的小吃——紫米糕,我恍然,她笑着说,

“就怕你会忘了,所以我来的路上顺道去买了。”

当时的我...又是好一阵子的感动。

不禁感叹,我的身边,为什么总是能遇到这么暖心的同事们呢。

啊,当然啦,还有一位同事不得不提——92年的小胖同学。

他喜欢烹饪,每天晚上回家会做好第二天要带的饭菜,还会特意另煮一锅红烧肉,就为了第二天带给我们尝尝;
他是个好老师,不到半小时的时间,就教会了小项同学和兰因姐姐如何骑,这几十年来都没学会的自行车;
他很温暖,在我对小项同学随口说了一句“没有皮筋”后,会默默地找来一根,让我能扎起头发,方便吃饭。

关于他默默做的暖心事还有很多很多,让我们这些姐姐们,私下总是忍不住操心他的人生大事,不止一次的感叹,他以后的另一半肯定能被宠上天的。

当然还有另外两个好朋友,子雅姐姐和小丁同学。

子雅姐姐睿智,爱看书、爱写作,最爱写剧本,我们曾开玩笑,以后她写出了一个牛逼的剧本,就授权小丁同学画出来,然后我帮他们推广,然后大家就火了,哈哈哈哈。

不过在此之前,我要先与他们挥手告别了,虽不舍,但是,人生嘛,有聚就有散,** 失去的,总会以另一种方式归来的。**

北京:青海游,到底行不行

2013年,入职北京。

正式从一名游戏玩家,转换身份变成游戏行业从业者,对于我来说,这是一次全新的尝试。

我处理人际关系向来被动和慢半拍,在职场也是一样,以至于当时的老大也找我谈过话,说有同事向他反映,我不好相处,有点冷漠。

对此,我虽然有点意外,不过也没放在心上。

直到有一天,一个胖胖的女孩将一排养乐多放在我的工位上,笑嘻嘻地说,是送给我的,然后就捂着嘴跑开了,留下我坐在工位上一脸懵逼。

后来我问了隔壁工位的同事才知道,原来,她就是一直跟我在工作上对接的,邮箱签名后缀“藕白兔子”的那个姑娘。

我不禁开始思考,我是不是真的有点高冷。

于是,我尝试着做出一些改变。

在之后的工作中,我与“藕白兔子”的关系越发的好起来,虽然不是同部门的,不过作为爱玩爱吃的同类人,并不会因为跨部门而有什么隔阂。

通过她,陆续与小猪、鸟姐、大帅哥、畅哥熟络起来,而她的外号也由之前的“兔子”变成了现在的“金虎”,谁让她虎了吧唧的说三胖是她哥呢,于是我们就成全了她。

后来,我们这帮人,陆续的离开了老东家,不过,倒也没对我们之间的感情造成什么影响,至少,我们还促成了广州行和安徽行。去年计划的青海行,由于小猪同学怀上了宝宝而暂且搁置了,只是不知道这个“青海行”,什么时候能成行了。

给点力啊,旧金山老娘们!

深圳:岁月安好,不必打扰

2011年,入职深圳。

算是我正式迈入职场的第一次,在这里,我遇到了欧美范儿的Jessica,同为白羊座的微微姐,在她们身上,我看到了什么叫做“野心”,因为,她们都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并且为之努力着。

虽然现在大家几乎不再联系,只是在刷朋友圈的时候,偶尔能看到她们各自的动态,不过很显然的,她们都过得很好。

这样就够了,有些感情,不一定非要互相问候才能表达出关心。

说了这么多,到这里就该告一段落了,希望今后的我们能** 各自安好,保持联络!**

配图:Yuri Obukhov

推荐阅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