沾了H姐姐光

图片发自简书App

H姐姐的宝宝满月了,母亲和父亲全程“护航”她从S城回K城。而我,在W先生的“护航”下,带着Q宝和X宝见到阔别已久的H姐姐。她“瘦”了,几乎是每位准妈妈都会的,私人时间“瘦”了;睡眠质量“瘦”了;身体的灵活度“瘦”了……。

母亲和父亲还是像从前一样端庄,毕竟在H姐姐的婆家,母亲少了在家的那份自主和从容,略显拘谨的招呼着刚进门的我坐到她旁边的位置。

我和F妹妹说了这一天的事,她说,她长这么大也没有像我有的待遇,我是何等的荣幸。

我抱着X宝坐在父亲的旁边,我把椅子稍稍往W先生旁边移了移,这样就不会妨碍到父亲夹菜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服务员三下五下就把满满的一桌子菜上齐了,看着满桌的菜肴,H姐姐的婆婆用东主的大方语气说“起筷”。我用眼角余光掂量一下旁边的父亲,他顺其自然的挑了一块鸡肉放到我的碗里。

我看着碗里的鸡肉,心里五味陈杂。在我记事的年月里,严肃又内敛的父亲从来没有给我夹过菜,而我又因为惧怕父亲也没有给他夹过菜。

图片发自简书App

母亲独自生下六个孩子,父亲是拼了命的去挣钱,养大六个孩子,供书教学。他和母亲聚少离多的年月里,父亲的形象在我的心里就像隔着一层窗户纸。那时我常想,也许这世上没有几个父亲对子女是关心备至的,至少我觉得他们中的绝大多数对金钱更加关心。

在我高考过后,成绩寒碜得让父亲暴跳如雷 ,在声泪俱下的母亲极力维护才得以混了几年大学生活。

细细想来,我是叛逆得不行。我仗着自己不是读书的料子,光宗耀祖愿望觉得更适合像智勇双全的F妹妹去完成的,然后刻意避开父亲让我报的专业。我知道父亲对我的无奈和失望,最后落得个任我在泥泞中放逐。如今作为人母的自己,如果有个像我这样的女儿,真没有勇气说做得比他做得更好,甚至为自己曾经有那些想法而感到羞耻。

为何曾经我理解不了父亲对我的严厉,他只是表达爱的方式不同而已。

图片发自简书App

有一次,F妹妹说:父亲知道你喜欢吃苹果,每次他来你这,都会特意买最好的苹果带过来给你。

有人说,这世上有一种爱,它是无言的,是严肃的,在当时往往无法细诉,然而,它让你在过后的日子里越体会越有味道,生命一世忘不了。

我拿起筷子又放下,忍下泪水,拘谨的把碗里的肉吃了。

我偷偷的看着父亲的侧影,他的眼角留下了岁月的痕迹,曾经富有的青春渐渐在流逝,那一刻,我多么希望时间能慢点,对他仁慈点。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