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坐在教室最后面的男孩

Z是我们班的班长,学习优异,上学期期末考试前两周,他跟另外一个学霸主动要求站在教室后面听课,为的是防止瞌睡。当时我还专门写了一篇小文表扬他俩这种勤学自律的精神。

这学期伊始,Z还申请坐在教室最后面听课,单人单桌,离后门很近,我想着他肯定是有自己的打算,所以就批准了。

两周以来,每次我在班级巡视,都会特意朝他那里多看两眼,他倒也没闲着,听课、写作业,课间经常还会找前面的同学讨论问题,偶尔还会看看课外书,一切看起来都很正常。

可他两周来各科大大小小的测试成绩却看起来并不是那么美好,基本上是他那个层次里分数偏低的一个。我猜想了很多种原因,却一直没腾出时间找他深入聊聊。我有时也会觉得自己可能是小题大做了,甚至会觉得自己三言两语的询问并不能探出他的真实内心。

这个周六的上午,送完孩子去书法班,我去教室里备课,正好Z的妈妈打电话说孩子有几科作业忘在教室没拿,我说赶巧了,那就让他来教室拿吧。挂断电话,我就在心里盘算着,趁着今天这个机会,我正好可以跟他深入聊聊,说不定会有什么收获呢!

不一会儿,Z来到了教室,拿了作业,我们的谈话也就正式开始了。

“Z,最近思想上有没有什么疙瘩?能不能跟老师说说呢?”原谅我这头开得确实不怎么有水平,单刀直入的,说完我就感觉他肯定会说“没有”。

果然,他毫无准备,也并没有要继续往下谈的意思。我只好把我的猜测说出来:

“我觉得你最近内心可能有点矛盾、纠结,一方面觉得自己能力超群,傲世全班,另一方面又有些不自信,对自己的实力没有把握。我是从你主动要求坐在教室最后面猜出来的。在绝大多数人都渴望坐中间、坐前排、跟好学生做同桌的情况下,你偏不跟他们一样,你想要用自己坐后排却依然成绩优异来显示自己的与众不同。不知道我猜测的对吗?”

他不好意思地笑了,也因为我的坦诚吧,他开始打开了自己心扉:

“老师,您刚才只说对了一方面。我选择坐后排还因为我想在课堂上干些我自己的事。我觉得课堂上老师讲的东西太简单,我想超前学习。”

“然而结果呢?只顾着超前学习了,连基础都抓不住了。你觉得合适吗”

“其实那些题我都会,就是做完没有认真检查。”

“真正优秀的孩子不应该把做题的正确率寄托在检查上,如果你不能保证第一遍的正确率,说明你的基础不牢,那还超前学习个什么呢?还有,以前你做题很少失误,为什么最近失误频出?如果不是知识漏洞,就是心态虚浮,用心不专。你想想到底什么因素更多一些?不要想那么远,想那么多。目标高远自然很好,接下来就要脚踏实地、着眼当下,做好手头的每一件小事。只有解决好今天的事,才能一步一步走向明天。”

“老师,其实我就是想得太多,做的太少。还有,我主要是受了班里Y的影响,我看他现在就开始研究高中数学了,我也想提早着手。我听说高中数学比初中数学难得多。”

“暂不说Y的做法科学不科学,你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体,要有自信、有底气、有独立判断是非的头脑,而不是很轻易就被别人带跑了。”

……

谈话大概持续了40分钟,通过这次交谈,我一方面印证了之前对Z的一些推测,另一方面也收获了很多新的认识。印象中,像这样跟Z进行比较深入的谈话还是第一次。虽然一次长谈可能并不能立马解决所有问题,但可以肯定的是,经过这次谈话,我跟Z的关系又近了一层,这就为以后的持续关注奠定了基础。

这次谈话也提醒了我,做学生的思想工作应该即刻马上,当老师意识到某一个孩子的状态有异时,不要等,不要觉得是自己过于敏感了,更不要被表面的风平浪静所麻痹。

最后提醒自己的是,下周务必第一时间找Y谈话,要不然,估计他还得再带偏几个小孩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