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老师:叫王石的同学们,你不懂母猪产后护理。

96
非正常人类王可乐
2016.06.26 22:54* 字数 1768


今天的朋友圈,我们无比清晰得听见一声汤气回肠的声音:

王石OUT!

万科宝能之争,就是一期剧情被设定的《奔跑吧兄弟》。

低调神秘的姚老师机智地卡住了每一个关卡,老实寻找R牌,奋力闯关过关。

而王石同学一路高度利用跟拍,贩卖“理想主义”和“心灵鸡汤”,如不堪一击的话痨陈赫。

真正开始撕逼时,甜美可爱的baby(宝能)用资本诱惑了大黑牛李晨(华润),和一直想刷存在感的王祖蓝(安邦),三人围殴腰肌劳损的陈赫,胜负立判。

这场资本跑男戏,这历时半年之后,总于要落幕了。

网友们对王石的同情和怜悯的同时,一个巨大的懵逼出现这脑袋上?这是这撕啥啊?

简单讲,就是产业时代已经被资本时代终结。换成农村里最简单的经济现象,就是公猪涨膘的时代结束了,母猪经济时代到来。

王石的理想主义就是坚守圈猪圈老老实实养猪,而宝能系的姚老师却手握一头高产的母猪,这村里配种资源稀缺的情况,姚老师用手里的母猪抢占了第一制高点。

产业经济一直是中国经济的主旋律。也符合农业文明人们的原始情节,老老实实种庄稼,一亩地里盼一亩地的收成。

但是,去年股灾给了资本经济一个缺口——当地主的时代来了。于是,姚老师顺势用股票让万科当回了佃农。

林语堂曾经说过一句话:中国有一类人,身处社会最底层,却一直拥有统治阶级的梦想。在出生笼子里的鸟眼里,飞翔是一种病。

清末,法国使臣罗杰斯对中国皇帝说:“你们的太监制度将健康人变成残疾,很不人道。”没等皇帝回话,贴身太监姚勋抢嘴道——“这是陛下的恩赐,奴才们心甘情愿。怎可诋毁我大清国律,干涉我大清内政!?”

 大家认为王石英雄落幕哀婉痛惜时,不得不折射出一个冰凉的现实——人们还是愿意喝心灵鸡汤,不着眼现实和规律。

 去年的股灾,宝能与万科戏开锣,也是中国经济步入荒诞的肇始。

 母猪一交配,就能下一窝猪仔。就是这么简单的经济规律。而我们却四处宣扬产业精神,指望产业这头公猪多快好省地长膘,对资本这头母猪的威力充耳不闻。

 在美国,小布什的7000亿计划,奥巴马的8190亿计划,美财政部的2万亿计划,全部砸向了金融市场,简单讲就是——救市。

为什么美国要不惜一切代价把美国金融市场的泡沫搞大?

因为美国人一直想站在价值链的顶端,做全球产业的地主,而成为地主的唯一办法就是手里的资本母猪。

美国的资金95%砸向了母猪培育,只留了144亿救美国的汽车工业。

因为老美认为资本市场的稳定是一切稳定的前提。产业自身是救不了的,决定产业经济唯一的要素就是消费和需求。万科擅长盖房子,比如深圳,现在房价过10万,你再看看深圳能找出几个有购买能力的业主。

  所以,万科自己杀死了自己,盖得房子也必定成为别人的窝。

去年从5000点摔下来的A股,瞬间成了产业经济被窃取的突破口。这一幕,很黑色幽默。产业经济一直是中国经济规化者的毛片,他们指望看AV撸管生娃。

我所在的城市佛山,号称中国制造业独角兽,也是一座奇葩城市。居民存款占比51%,超过企业存款。有6000亿民间资本,每年年末土豪村的新闻都能让国人下巴掉到地上。

但如今的佛山,却是一座老年城市。公交车上,地铁上,街道上,你很难看到年轻人,他们宁愿成为深圳的狗,也不愿意待在佛山。原因很简单,佛山的王石太多了,产业经济的大哥牢牢握着经济核心。针插不进,水泼不进。年轻人却选择了深圳,哪里有资本这头母猪能帮年轻人下仔。

你或许是一个一无所有的屌丝,但是这深圳你可能一夜之间得到资本的青睐,逆袭成功。

为什么我要从王石扯到产业经济与资本经济?

因为我回来之后看到的都是荒诞的一幕。本地媒体鼓吹制造业,对资本和虚拟经济充耳不闻。而他们立论的依据就是,制造业是佛山的根,佛山靠制造业而发展起来。这是一剂有毒的心灵鸡汤。如同离不了婚的怨妇。

当产业经济进入拐点。经济就进入萧条经济学范畴。上世纪30年代的美国,靠好莱坞崛起重振经济。佛山要比制造业的历史和感情,你能和美国比?

所以,现在全国上下都弥漫着一股愚昧的“心灵鸡汤”。

王石的创业故事和理想主义感染着底层屌丝,他们沉浸这过去产业时代的英雄主义情结里。如丧考批般哀叹万科沦陷,却无力去思考为什么万科会沦陷。

在铺天盖地的媒体情绪里,渲染的不是理性思考的声音。大家都为10w+的KPI考核驱使着,制造了一碗又一碗的心灵鸡汤。

王石盖得房子为什么你买不起,而全部进入了“野蛮人”的口袋?

因为姚老师这样的人更懂得母猪产后护理技术,及其延伸出来的价值链排位问题。

做人都要讲格局,经济何尝不是呢?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