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没有当上CEO,那不可耻

文/然雪婵

01

我小时候是一个很自闭的小孩。

只要在除家以外的地方,我可以一星期乃至一个月都不说话。

不知不觉到了上学的年纪,那时候,我是班里唯一一个不合群的小孩。

当别的小朋友成群结队打打闹闹、说说笑笑的时候,我会一个人在别处玩。对,就是自己跟自己玩儿。

可能是因为喜欢独处,学习也能做到心无旁骛,于是我的成绩总是名列前茅。

却在被老师点名背诵李白的《静夜思》时,迟迟不敢开口,哪怕那首“床前明月光”,我已经能倒背如流。

年轻的语文老师循循善诱:“你的语文分数是全班最高的,我知道你肯定记得,把它背出来。”

我只是低着头,咬着唇,不说话。

老师还不死心:“那你照着念出来总可以吧。”

我依旧只是低着头,咬着唇,不说话。

老师似乎跟我较上了劲:“你今天不背出来,或者不念出来,你就别下课了,到后面罚站去。”

于是我乖乖地走到教室后面贴墙站着,留下讲台上一脸懵逼的老师。

那日,我站了一整天,直到放学。

同学们都走光了,教室里只剩了我和老师。

老师拉着我的手在座位上坐下,语气温柔:“现在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了,你现在对着老师把这首诗背出来好不好?”

我抬眼看了看她,张了张嘴,却终究还是没开口。

空空如也的教室,笑容温柔的老师,和一个始终沉默的小女孩,还有黄昏时洒进玻璃窗的晚霞,成为我记忆中挥之不去的场景。

那是我对于幼年上学时最早的记忆。


02

所以,我就这样逐渐长成了一个不爱说话、有严重社交恐惧症的人。

甚至有很长一段时间,我在学校写作业时,把作业本捂得严严实实,生怕别的小朋友看到我写的字。

我在自己与这个世界之间,树立起一道隐形的屏障,将自己隔离在这个世界之外,所到之处,唯我而已。

所以我喜欢一个人待着。

所幸那时的快乐也很简单,偏我一向擅长自娱自乐,看看书,写写字,发发呆,采花遛狗,爬树摸鱼,捉虫追鸟,足以让我拥有一整个无忧无虑的童年。

但是这种自我保护的方式,随着年纪增长,却处处困扰于我:我没有朋友,不善交际,胆小脆弱,敏感自卑。

这种情况到了大学,终于有所改善,虽表面依旧冷若冰霜,却不再闭口不言,也识得三两知心好友,找到自己喜欢做的事,内心也逐渐丰盛起来。

虽孤独,却并不寂寞。

因为学的是财务专业,专业成绩在全校经常也是数一数二,因此也得以靠着每年最高级别的奖学金免了兼职赚生活费,用更多的时间来提升自己。

也曾期待自己在专业领域有所建树。那时候的我,沉默寡言,却在心里烧着一团火:一定要奔赴大城市,当上“CEO”,走上人生巅峰。

于是一毕业,便只身前往深圳。


03

最后,我当然没有当上所谓的“CEO”,也并没有走上人生巅峰。

虽然我从未放弃过跟自己较劲,但无可否认的是,我的性格依然成为这其中最大的拦路虎。

虽然我已经可以自如地与人交谈,站上台逼自己一把,也能演讲个5分钟,但我始终学不会处理各种复杂的人际关系,始终是冷静疏离的性子,不懂媚上也不会御下,工作中也始终是不上不下的职位。

我终于理解了“性格决定命运”这句话的真正含义。

年少轻狂时,也曾羡慕出入CBD、飞越太平洋,一谈就是几亿大单的精英丽人,仰慕在各种峰会上神采飞扬侃侃而谈气场不输男人的女性楷模,想着即便成不了她们,再不济也要当个上市公司的女高管吧。

却也始终没能逃脱“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的命运。

直到我发现,在全国各地出差时,无论是豪华间还是标准间,无论是快捷酒店还是星级酒店,我睡觉时,从来只会睡一边床,而另一边,从未动过。

有时候,无论处在一个怎样的环境,你的习惯、你的经历、你的性情会促使你做出相同的选择,指引你走上相同的道路。

很多时候,我们只是在心灰意冷的时候羡慕别人的成果,但是阳光灿烂时却依旧坚持自己的生活。

多年的内耗之后,我依然未曾战胜心底那个害怕成为庸碌之人的恐惧,却也未曾靠近我年少时曾经力求到达的高度。


04

孟子有句话:“行有不得,反求诸己。”

现在回想起来,救赎我们的,从来都是一个人的时光。

是的,我并没有过上曾经臆想的那种光鲜到百分百的生活,甚至与这种生活渐行渐远,可能此生再也无从指望。

但这种平淡而庸碌的生活却让我醍醐灌顶:怎么过人生都只得一辈子,人生最坏,不过就是没能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

可那又怎样?

这并不影响我们发现和创造琐碎庸常生活里的美好与感动。

况且,你又如何确定,那就是你真正想要的?

于是,接受“庸碌”的那一刻,我身上的枷锁仿佛一朝卸下了,活得更理直气壮了些。

我仍然有梦想,但再谈起这个词,我不再担心它实现不了。轻松时候把它揣着,也许万一实现了呢;疲惫时刻将其放下,偶尔萎靡。努力去做一个有些许成就的人,但是亦做好了准备,也许我此生,也会如此,继续庸碌下去。

我知道我喜欢的生活:看自己想看的书,能去自己想去的地方旅行,不见太多人,生活简单,每天都在工作,每天都在思考。

所谓成熟,其实不是收敛,也不是妥协,而是明白了什么年纪该做什么样的事,有多大能力便承受多大的结果,能享受最好的,也能承接最坏的。

我记得乔布斯在斯坦福大学的毕业典礼上的演讲有这样一段话:

“有时候,生活会用板砖砸你的头。一定不要失去信仰。我知道,唯一支撑我前进的东西就是:我爱我所做的事。你必须找到你所爱的东西。”

然后依旧努力,依旧保有热情,在每个日子的尽头处,迎接下一个天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