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字文:一周杂记

这一周我开始进行舞动静心打卡。打了四天。每一天在做的时候都有很多的困难。舞动静心很多练习,都是需要将情绪无所保留、无所压抑地释放出来,这需要有一个相对安全、安静的环境。而在家中,担心惊扰到邻居。想在户外找一个合适的场所也是颇费周折。这次我想要的心超过一切,坚持打了四天卡。每天都有一点不同的感觉。上两个月腰疼了近20天,康复后经常会感到酸痛,尤其是站立或者久行后,特别地疲乏,在做情绪疗愈静心,以及喉轮静心时,赵一老师的引导词:身体所有不舒服的部位,用所有你能够发出的声音,让它释放出来。当我第一天练习,下腰到达极限,腰部所蕴藏的大量的酸胀的感觉,以及压抑的情绪,随着我的呼喊喷涌而出。我惊叹于自身体内所隐藏的巨大能量。此时也无惧过路之人可能会对我产生的各种想法。我呐喊着,尖叫着,怪叫着。某个临界点竟然爆发出哭喊声。是的,我感到了委屈,痛苦,压抑以及愤怒,甚至还有恐惧,内疚。我肆意呼喊着、大叫着、甚至没有眼泪的哭泣,发出各种那一刻想要发出的声音,。在我觉得足够时,我直起身来。让我感到吃惊的是腰部的酸痛感。有了很大的缓解。我小心翼翼地感受着,生怕这种感觉只是我主观上的有意识的感受。我将呼吸和意念带到我的肩颈,感受着右肩颈传递出来的压力,以及烦躁和痛苦。是的,我只想呐喊。我体内有委屈、伤心、绝望的情绪涌起,我感受到我一直孤独一人。我怪叫着,我只想怪叫着。我闭着眼,曾经在自己一个人的世界里。内心的呼喊绵绵不绝,仿佛需要喊到地老天荒方能作罢,引导的静心音乐停下来,我依然意犹未尽。在这一刻,我深刻地体会到舞动老师所说的:身体就是我们的潜意识,我们的意识已经忘,但我们的身体却牢牢的记得所有经历的过往,尤其是那些伤痛。

随着心理课程不断地深入学习,在舞动里带入身体的感受,慢慢地各种体悟融会贯通。生命更像是一场体验。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如何从痛苦的经历中拿到礼物,决定我们修行的深度宽度和广度。

现在我有的一个困惑便是,之于我一路走来,内心也许因为还无法完全释然放下,总也希望我的孩子少些如我一般的痛苦,但仍然能感受到他们小小的生命已然在他们的命运之神手中,便会感到无力,沮丧,甚至有些烦躁。修行路漫漫,放下是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