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关西冒险故事 | 第三章 初识

96
台北少年
2017.11.08 05:51* 字数 1348

上集,<日本关西冒险故事 | 第二章 途中>


01


那时的清水寺,端庄而寂静。

经五条坂,通往清水,走在银白步道上边上人家正忙着剷除门前雪,不时与我这名异乡人请安。

寺前观光客数名,僧人数名,雪白大斗笠复盖着庞然躯体,我手持小伞身且身怀大衣而置身于其内,毫不违和。

儘管美不胜收,但到访过程却是步履蹒跚,地面积雪大多由霜结冰,宛如身处于无边滑雪场,走起路来好似学步孩童。

我伫立于露臺,远眺银白世界,此时此刻其他色彩都略显多馀。

离去,路经三年坂,些许店家操者流利方言招呼着客人,此处京都小点亦可口动人,其中生八桥饼更是一绝,滑嫩饼皮配上香甜内馅,我更将此美味带回旅店与店主分享。


02


初访桃花源,贵船鞍马。

乘着京坂电铁至出町柳站,转乘叡山电铁至鞍马站,其铁道穿梭于山林中也亦显有趣,接着沿者山路前行,途中只有一条铁道,一来一往,由各站精确掌控着。

鞍马站,由乌天狗迎接,硕大红色凋像伫立眼前,标示着前往鞍马寺的方向,日本山林传说在此时气氛确实有这麽一点味道。

为何来此?起初是被日本动画「名侦探柯南.迷宫的十字路」所吸引,沿着山路前行依旧步履阑珊,地面霜雪亦早已结冰,人工阶梯结合天然冰霜,双排红色街灯紧邻着阶梯,美不胜收。

然而,我却曾数回差点跌跤于山谷之中,途中亦无旅人同行,儘管路旁有绳索及栏杆支援,但若依靠栏杆前行我需脱去手套,刺骨韩风亦侵袭而来,

途中我于若干小径数度停留,为的不是捕捉美景,而是为休息片刻。

我仍记得被白雪复盖的魔王殿悄悄隐身于山中,我也好奇的看着解说看板,可惜因语言隔阂无法参透其义,

接着便继续向前迈进,沿途若遇见神社亦参拜,并向其神明诉说来此目的,终步行至贵船口站结束此登山行,两个半小时简略探索了山林。

下山前一名男子向前搭话,年约三十出头,台湾人,我们相谈甚欢,亦结伴探索了附近,他说者他每年都会来造访一次,也问我为何知道这裡,

我告诉其来由,他觉得不可思议,因此地稍为偏远,极少初次访日者会前来。

我想,大概是「因为流浪魂远大于旅游魂吧!」当时内心是这样想着。再会!


03


卡拉OK居酒屋,流連忘返。

如果有一天朋友问你什麽是居酒屋,你会怎麽回答他?是在夜间与三五好友聚餐饮酒谈天好去处,还是日本上班族下班后交际应酬好地方?

对,也不对。

在这裡居酒屋的经营型态与客人来访目的皆与我们熟知不尽相同(如前文提及,此处将详细描述)回到初次接触场景,我亦与店主相谈。

她告诉我在这裡的居酒屋文化有别于其他我们所认知,客人多为社会底层人士,会来这裡大概是想在这裡寻求一份寄託吧!

这裡商店街大巷、小巷的居酒屋加总起来大概超过30家吧,然而也不要看这香客人这样,他们对外国人可是很大方的!她这麽说道。

确实,每次造访,店内陌生大叔总是与我相谈甚欢,并毫无计较的请我喝酒,同时他们也是我的日语老师,因为我也在此学会了不少日文歌曲。

她接着说,因为这裡过去治安不佳,过去为不良分子及梁浪汉聚集地,因此较少日本游客投宿此地,

但整治后已大幅改善环境,且因此区住宿为大坂最便宜的地方,时不时也会遇到些许背包客住宿在此区。

但其多数只在居酒屋门外快速掠过几眼,与我当初想法相同,深怕店内为全日文环境而作罢。

小晴,来自中国,居酒屋员工,是我在大阪第一个交识的友人,在当地念书也在此店工作,若干年后后我亦受她之邀参访他的故乡,至今亦保持联繫。


未完待续...

日本关西冒险故事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