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被打劫

故事的时间线在昨天发的文章之后,我又转回了我们镇的破旧的学校。那里宿舍是睡的通铺,几十个人挤在一间房里,冬天会在房间里放尿桶解决我们的生理需要,学校经常断水,厕所离教室宿舍大概有五分钟的路程,并且是臭气熏天半露天式的,食堂里的饭菜倒是很便宜,一星期10元生活费就可以搞定。

由于我在这里已经生活过一年,所以对这里的情况比较熟悉,也有一些老同学更让我觉得有一种回家的感觉。

但是我没想到,在这里我经历了人生的第一次背叛。

他是我的老同学,但是现在比我高了一级。对他的印象是特别有才,第一次听周杰伦的歌还是从他口中唱出的,他站在班级讲台上唱着完全听不懂的双节棍觉得他好厉害。但是我们不是朋友,在班上也没有说过几句话。有一次课间,他和他的一些狐朋狗友来到我转的新的班级,说找我有事,把我拉到了一个宿舍,然后就开始“威逼”“打劫”,一开始还很客气的说自己没有钱,有点困难什么什么的,我说我没有钱,然后他们几个围着我就开始恐吓,最后我向恶势力低了头,给了他们五元或者十元离开了,怀着沉痛的心情,我没想到我竟然会被一个曾经为同班同学的人打劫,即使是没有说过话,但是我那个时候认为能成为同班同学是多么幸运的一件事情,应该有像兄弟姐妹一样的感情,但是我竟然被我的同班同学“打劫”了。我永远忘不了那个人,他的名字叫丁世杰。这件事情我一直没有告诉任何人,直到今天偶然想起。

他有一个叔伯兄弟叫丁楷航,我们曾经都是一班的,我和他坐同桌,关系特别好,他们是回族。我们上课的时候经常做小动作,他掏我的口袋一下,我说丢了一万块;我掏他的口袋一下,他说他丢了十万块。转学又回来之后我们见面还会继续开玩笑说欠彼此的几百万什么时候还。甚至两年后我们在县最好的初中偶遇时,我们还是以此方式打的招呼,因为我们谁也不知道我们在同一个学校一年了,当我和他勾肩搭背打打笑笑之后,和我一起的同学问我怎么认识他,怎么敢那样对他。我才在我同学口中知道他原来是我们学校的扛把子,我同学说他特别厉害,但是从不欺负别人。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他即使是扛把子也从来不会改变善良可爱。

时间回到我刚转到县初中的时候,那一天期末考试完,我在小卖部买了一些零食,在回教室的路上,遇到了我经常可以在校园看到的“流氓”,他们拦住了我的去路,说没有回家的路费了,问我要钱。那时候我是害怕的,因为刚从农村转到了县城,对这里的一切都很陌生极没有安全感,但是我并没有给他们钱,我说我没有钱,刚买了零食,然后他们要搜身,我说搜吧,虽然口袋里有10元或者20元,但是他们好像知道一些行为的底线,并没有敢收我的口袋,只是拿走了我手中的零食和小卖部找零的五毛钱让我走了,这是我第二次被“打劫”。

再害怕之后我对他们是极其的鄙视,他们高我一级,并且总是光鲜亮丽的出现在别人面前,我一开始还很羡慕他们那么有魅力,知道被他们“打劫”之后,我才知道他们那么龌龊,他们的高大形象消失的无影无踪。

I always think that I am not afraid of death, until I experienced a war.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