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是为了见你,才懒得参加同学会

如果不是莎莎的怂恿,毫无营养的同学聚会我是绝对绝对不想去参加的。相隔多年未曾谋面,一见面却互相寒暄,话题永远绕不开:“现在做什么,收入多少,准备结婚了吗····”


打探彼此的近况似乎不是真心关心,逐渐演变成八卦,可问候完后谁也没有再联系过谁。

最后下定决心,冒着险参加不过是为了会会黄同学,那个坐在我后排的学霸。听说他一路开挂,读大学还年年拿奖学金。

 1

在大家荷尔蒙开始分泌的青春期,我和黄同学成为了前后桌。由于过于用功,黄同学早早戴上黑框眼睛,长得斯斯文文人兽无害。 沉默寡言的他一旦开口说话一般是回答老师的问题。

和千千万万的学霸一样,他从来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他不太了解流行音乐,只认得四大天王;平时也不注重穿衣打扮,夏天普通的T-shirt,冬天穿得像粽子。

操场上从来看不到他英姿飒爽打篮球,也从不卷入学生打群架、逃课被老师罚站的事端,从不会参加无意义的课余聚会和无聊的组织,哦不不,除了文学社外。

他的人生大事只有读书读书再读书,每当考试发榜,老师就会在讲台上用那清脆洪亮的嗓子喊,我们班的第一名黄XX,随之台下掌声一片。

就像其他的学霸一样,他对于这种事习以为常,反而担心在全年级的排名地位。年级排行榜名单一拿到手就会仔细研究,检查这次是哪科退步。

 2

与学霸距离太近会感到痛苦,每天看他埋头苦干,孜孜不倦用功时, 我会羞愧自己浸泡在《火影忍者》和《恶作剧之吻》中,整天不学无术,好像辜负了家人和班主任的悉心栽培。

最痛苦的是每次发成绩单,对比他的分数,我深信世界上有一种距离是天才和笨蛋。错综复杂的数学题他总是能拿到110分(120满分),我只能徘徊在及格线左右。

“后排坐着发光发亮的神奇动物。”这是我常常对莎莎说起的话。

神奇动物满脑子装着数理化的算法和几何方程式,人称小百度,有什么不懂的一搜索他就有答案。妈蛋,搞得我小小年纪压力好大!


这种心理压力一直伴随到我俩分开。不管我怎么努力,即便舍弃动漫舍弃游戏舍弃聚会,我还是不及他的二分之一,永远追赶不上他努力的速度。

 3

我们真正开始有交集是那次尴尬的问答。有次上课我思绪飘荡,老师点名要我回答,我不知所措。

焦头烂额时,忽然听到黄同学的声音,他在后边轻声轻语说出答案,我顺着他的意思回答,没有被老师惩罚。

黄同学这么开窍?暗暗窃喜他没想象中那么不解风情。

那次后并没有拉近我们的距离,只是每次我被提问,不管我知不知道答案,都能够听到黄同学的答案。


后来有次上体育课,老师把我们安排为一组,互相抛铅球练习。把球扔给他后,他隔着距离对我说:“你个子小小,力气却蛮大的呀”


哈,以为他会全程冷漠脸,原来他会先开口搭话。我们一边抛铅球一边聊天,知道他偶尔会跑步运动,知道他其实最不喜欢数学,知道他课余会看卫斯理的小说····


后来回想,那个抛铅球的下午算是我与他聊天最多的一次,隔着一米多的距离。


初三学业重,学生会自动留校学习,空荡荡的教室有时就只剩下我们两人,天色逐渐变晚才收拾书包回家。


我们没有交谈,即便交谈也仅次于学习。后来形成默契,谁先离开教室,对方就说,我先走了。


渐渐地,我习惯后排坐着智商非一般的怪咖,他温文儒雅,不苟言笑,身上永远带着书本的气息。

 4


初中毕业前,大家流行在纪念本子上填写个人资料,从身高体重到兴趣爱好,关于你我他的信息都被收集在小小的本子上。

那天黄同学在纪念本上填写后把本子递给了我。

“班长让你也填一填”

“哦,”我接过了本子,翻到他刚刚填写的那页,黑色水笔的字体还有点未干。

“你居然玩QQ?”我转过身子问问他

“当然啦,不过今年为了考试已经好久没有登录了。你有吗?我加下你吧。” 黄同学轻轻松松说出这话时,我内心早已翻江倒海。

“好呀,我写在本子上。”我把自己的信息写在了他背面的那一页。擦,第一次握笔觉得紧张,字写得歪歪斜斜。

5


我俩只能算普通朋友,从没有开始也没有结束。在整个学习氛围强烈的初三,我习惯了他的存在,那是一股冉冉升起的力量。

课间休息时,他几乎没有个人时间,旁边经常围着一堆人和他讨论数理化,而他不厌其烦为落单的同学补习讲解。

每天一进教室,他不动声色地翻着书,一遍遍推算着题目的认真模样,就像在默默激励着我:你也可以。

时间在题海中一点点流失,和所有流行的告白交往的剧情走向不一样,我与他的联系只停留在那年初三。

很多情感始于注意,可能一开始就不知不觉注意到他。虽然直到现在依然搞不懂自己,为何不去追捧貌美如花的校草,不去暗恋玉树临风的体委,独独留心观察上憋着一肚子话的学霸。

可是,暗恋学霸是件很虚的事,永远见不着光。他们学业为重的世界里没有情情爱爱,即便有也会被他理性地按捺下去。

现在参加同学聚会无非是想见见曾经的黄同学,不会质问当初有没有喜欢我也不会追问为何加了QQ不怎么找我聊天,只想知道他是否脱胎换骨变成侃侃而谈的大人,还是如旧日那般像春风,像阳光,默默照顾人。

时过境迁,岁月模糊了我们的脸孔,可是我还是希望,你我见面能够真诚问候,说声:好久不见。

PS:今天的故事可以戛然而止,也可以继续开始,大家新春快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