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星之火的一隅美妙

△于人间漩涡 拉住一个我. 只要有你,都觉得幸福△

                                                2019年4月26日天气晴|子瑜曰第9话

高一时遇见过一个很有灵气的女孩子,喜欢披散着带着水珠的长发,随手一梳,往后简单地顺着,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皮肤有些黑,倒显出淘性的狡黠。


彼时很羡慕她活得鲜甜,举止都带着可人的气质,一笑都是水与风相接的空灵,眼睛永远黑亮黑亮,仿佛可以容纳无限新的东西。

不只是长得讨喜,她拥有我想守护的个性,是限量版的海风和晚霞。


她的灵气没有固定的形状,只是澄澈得可以溢出水来。坐在我后面,我可以闻到她身上花王的柑橘沐浴露的香气。

不浓,但回味悠长。

总是喜欢娇娇小小的女孩子,朝气蓬勃,又能够同白云、清风与归,反观我自己,粗短的四肢,带着些许钝气,虽有莲藕般白净,却没有精致的侬丽,所以格外欣赏窈窕深谷的颀长身姿,细瘦更惹人喜欢。


散漫惯了,不喜欢屈从于条条框框,但始终保持着方枘圆凿般的不契合,不能踏出那块天地。她却不同,深夜时常爬上阳台栏杆,将小腿塞进狭窄的铁管缝隙卡住,然后在月光下滑水。


许多次看着她与别班一个女孩亲密无间,分享同一只耳机,相谈甚欢的背影,我都会恍惚间痛恨自己的不甚灵巧的皮囊和空无一物的灵魂。



人变得有嫉妒心的一刻,是从意识到某类自己不曾拥有的特质开始。


向来,我都是没有主见的,而那个女孩的大胆和不拘一格,在我看来尤为有魅力。

她刚好填补了我内心深处向往不已的那一片空白,自由,超诣,并毫不自知。


她是美人鱼一般的天真无邪,不属于俗世人间,却又不完全冷淡孤僻,能够以自身的体质吸引别人的注意,这种独立性,使她身上保留了更多的天真和好奇。

而我,我是属于庙堂之间兢兢业业的守旧人,空有一身浮华,模仿山林之间江湖气浓厚的她,希望自己也能拥有带着孩子气的英武卓绝。


是了,她英气蓬勃的眉毛也是我不曾拥有的,我的疏淡得几乎看不见,如今只能用眉笔细细勾画,重复上几遍才勉强上色,几无可造之处。


人们终究偏爱纯天然的生物,还年轻,还干净,在体育课上被密切关注她的女同学赞扬“你身上这件果绿色的T恤让人看起来很舒服”,也如同赞扬她这个人一般,即使是同性,也容易被她的生机盎然打动。


即使是同类,也会有很多不甚认同的地方,陌生无交集的两个人脱口而出的好感形容尤为少见。


而后当我和那个女同学接触甚至成为同桌,却总被她身上若有若无的戾气所吓到,她天生神情较冷淡,而只有观察仔细的双眼,才能捕捉到她偶尔的善意和心软。


只是让她放下心防的人,是那个我也密切关注的女孩子。


如今,大抵是了解丛林法则生存者的巨大相似性,将须臾之间的短暂生命放入整个历史长河之中考察,也只是感叹个体思维虽有不同,但生活方式真的都差不多,这就更显得遇见一个与众不同的人,是多么难得。

有趣的人就像是植物,貌似不起眼,却能够供给氧气,在尘世中压抑得不得喘息之时,它能洗涤双目,照耀心灵。


我想,我不能忘记,是因为她是我生命中出现的零星之火,人人都为站在高处的胜利者都欢呼,我却只看到她听到赞美时宠辱不惊的神态,面对我的注视温暖的笑意,深夜蛙鸣喧嚣时在走廊水泥墙上晃着小腿的悠然恬静。

她是月光下的潺潺流水,只闻其声不见其貌亦可在想象中窥见一隅美妙。


自始至终,我沉迷于这种美妙。

在未来日子里,我始终会被这样一株带着鲜亮绿色的植物照拂,不需靠近,远观即可坚守初衷。

即使我不曾拥有,知道我曾见过拥有那样特质的人,亦已足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