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曾相遇,想到就心酸(六十)

《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

走进店里,往左面望去,不出所料,我在选菜区找到了冒菜。

看见垒到冒尖的两大盆荤菜素菜从他手里递到老板电子秤上,我估计这次又要打破上一次的记录。

我往秤的显示屏上一看,果不其然!但是老板并没有问我们几个人,要不要减一点,因为第一次来,老板就记住了冒菜那张好吃的脸。

感觉大家一直对之前我们两个人吃五斤冒菜半信半疑,我觉得有必要跟大家解释一下。

单纯想想五斤蔬菜,当然是挺多的,但是如果是拌了料的荤菜,那可不一定了。

比如结着冰块的鳕鱼,比如骨头大得出奇的排骨,比如剥了壳就剩一点的虾,哪一样不是压秤的?

而偏偏冒菜这个吃货,又是无荤不欢,所以你就知道,为什么我们来君再来吃饭,总是屡破纪录了。

老板把号牌递过来,冒菜接着转手就送到了我的手里,正要给钱,老四忽然走过来,向老板说了一句,“给我们上一件啤酒吧。”说完,又转头问了冒菜一句,“没问题吧?”

“没问题!”

我一愣,这声音……怎么不对——是老板的声音!话音刚落,哐当一声,一件雪花清爽已经摆在了我们面前。

冒菜默默地剜了老板一眼,从兜里又掏出一张老人头拍在柜台上,抱起啤酒跟老四往座位走去。

再怎么说也算是熟人了,老板你这么做真的是——大快人心啊!反正今天不是我掏钱哈哈哈,我就喜欢看到冒菜肉疼又说不出来的样子。

想起第一次他点五斤冒菜的时候,我大概也是这种生无可恋的表情吧。

三人一落座,菜刚刚上来,冒菜啪地就开了一瓶啤酒,递给老四,然后自己也开了一瓶,连杯子都懒得拿,郑重其事地跟老四碰了一下瓶子,“老四,我先敬你!”

“敬老四……敬他啥?”我一脸懵逼地看着冒菜,心想,为啥敬老四不敬我,是不是看不起我,我其实也很能喝啊。

“敬你对小安这么好!”

冒菜说完,仰起脖子咕噜咕噜就灌了几口,眨眼间瓶子里的酒就去了一半。

我还没回过神来,老四也拿起瓶子灌了起来。等我想起来去拉他瓶子的时候,酒已经见底了。

在我印象里,老四虽然也喝酒,但绝对不是老大那种东北老爷们那种仰头就干的喝法,经不起冒菜这种狂轰滥炸。

正要说话,老四忽然拿眼睛止住了我。

以前,老四看我的眼神特别温和,但是此刻,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喝了酒,他的眼神突然变得有些锋利,像刚刚磨过的刀刃,碰上去就会伤人。

老四打开两瓶酒,递了一瓶给冒菜,深情专注地看了我一眼,拿起自己面前的这瓶也跟冒菜碰了一下,“冒菜,我也敬你,敬你对老三这么上心!”

然后两个人又像黄牛饮水一样,消灭了两瓶啤酒。

“你们两个傻逼是不是看不起我!”我好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又好像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但是这些都不重要了,那一刻我被激怒,拍开一瓶啤酒,什么都没说,拿起来就往自己的嘴里倒。

结果没喝两口,我就很丢脸的被自己呛到了,酒顺着脖子流了下来,胸口打湿了一大片,像大哭一场止不住的眼泪。

“小孩子,学哥哥喝什么酒!”冒菜看了我一眼,将我手里剩下的半瓶酒拿过去,然后夹了几片毛肚放在我碗里,柔声说道:“快吃,这次不是掉在桌上的。”

说完,冒菜拿起我的酒,看着我一口一口喝完。

我看着碗里的菜,心里堵的发慌。

刚刚在外面不是还勾肩搭背吗,怎么现在就变成了这样?不就是三个人一起吃一顿冒菜吗,怎么现在就变成了这样?

再抬起头的时候,眼镜上已经模糊一片,我什么都看不清。

只听见冒菜和老四不停地碰瓶子的声音,只听见冒菜不停对老四说谢谢的声音,以及最后老四忽然问冒菜的声音。

“冒菜,在你心里,老三到底是什么?”

沉默。

沉默。

还是沉默。

“老板,再上一件啤酒!”

我低着头吃菜,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默默地看着他们喝酒。

他们俩像一对多年未见的兄弟,或者更像一对终于敞开心扉的怨侣,好多话需要说。而我感觉自己好像是一个多余的人,插不上一句话。

一瓶又一瓶的啤酒从他们手里消失,直到最后老板看不下去了,停止了上酒,帮着我一起将他们俩送到了旁边的旅馆里。

刚打开房间,两个人就支撑不住先后倒在地上。

我喘了一口气,手撑在膝盖上,看着面前两个死猪一样的醉鬼,不知道手先要伸向谁。


上一篇  目录


喜欢我的故事,请为我点一下红心,谢谢。

另外,给大家说一下,根据这个故事前半段改编的电影,我已经把链接放在了目录里,有兴趣可以看一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