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指甲油

                  红色指甲油

      路原远远站在旁边,冷眼看着她细心的将漂亮的指甲一个个涂成鲜艳刺眼的大红色。是刺眼的大红色,就像她现在的动作一样刺眼,不仅仅刺伤了他的眼,也刺伤了他的心。

       她却毫无知觉,太专注于做自己的事,而没有察觉到他凌厉又哀伤的目光,没有感觉到他内心的跌宕起伏。他不禁又为自己感到悲哀。

       她终于涂完了,抬头看看靠在墙角的他。路原也回上目光,两个人就这样静静地注视了好一会。路原在期待她的解释,也许她只是心血来潮打扮自己一下,并不会带着这鲜艳的颜色投身到外面的霓虹世界,张扬着吸引各色男人的目光。路原在心里都为她想好了说辞,但是,她未必会说些他想听的,或者,像平常冷战一样,一言不发。羽婷并没有说话,反而移开了目光,继续看着自己的指甲。羽婷的手指纤细修长,骨骼分明,指甲圆润饱满,精致小巧,配上这鲜艳的大红色,把原本就白皙的手衬得更加通透,真是一双极其漂亮的手,路原以前就曾说,她有一双这么漂亮的手,不去做手模,真是一种极大的浪费。但是结婚之后他再也没这样说过,曾经是他追求她理由,现在都变成了他痛恨她的理由。她俯下身对着指甲吹起了气,也许是想加快指甲油干透的速度,或者是为了避免他质问的目光,而不得不做一些其他的事。

      羽婷开始还是挺高兴的在打扮自己,翻出了好久之前买的指甲油,兴高采烈地涂上,像回到了当初年少爱美的年纪。自从嫁给了路原,她是再也没有好好打扮自己了,昨天无意看到镜子中的自己,才发现自己年纪轻轻,却已经是个黄脸婆了。黄脸婆,对女人来说,尤其对一个曾经那么爱美的姑娘来说,真是一种魔咒。镜子中的样子吓坏了羽婷,尤其是惊扰了她那颗只看得到家庭,而看不到自己的心。才二十五六,也能抓住三十岁之前的小尾巴,再绚烂一把吧?

      可是路原明显不懂她的心思,他只会责怪她。打扮那么漂亮干什么?是想让街头那些猥琐的男人多看你几眼吗?然后满足你的虚荣心?结婚之前我不知道原来你是这么虚荣的女人。各色伤人的话都被提上过嘴边。羽婷不由得想,才结婚一年多,当初那个善解人意的路原去哪儿了?取而代之的,竟然是个永远在限制自己的男人。

       羽婷和路原,因为这个问题,没少吵过架。路原总是说,那是因为我太爱你了,我只想一个人拥有你,我忍受不了别的男人把目光在你身上扫来扫去。你难道就不能考虑一下我的心情,别每天总是想着如何如何打扮自己?多把心思花在我身上,我们这个家身上不行吗?

       羽婷对这个家,也算是尽心尽力,自认无愧。对这个她曾经深爱的男人,也是从一而终,细心关怀。之所以说曾经深爱,是因为现在羽婷自己也没办法说清,那曾经炙热如火的爱情,是不是早已经在沉重的争吵中消失殆尽了。

       难道她爱美,在他眼里就是不爱他,不爱这个家?难道她把心思花在他身上,花在这个家身上,就不能花在自己身上?这是多么可笑的逻辑,可他为什么偏偏理解不了?

      羽婷的指甲终于干了,自始至终,她都没有和路原说一句话,也没有抬头看路原一眼。她怕看到路原受伤的眼神,她会心软,会觉得自己是不是伤害了这个深爱自己的男人,会想回到从前的生活状态。但是那样违心的状态,只能换来他短暂的笑脸,和她无限的皱眉。每次这种时候,羽婷总能感觉到自己的无能为力。这不是什么划算的事,羽婷还是希望自己也能过得痛快。

       羽婷涂完指甲,走到门口,换了双高跟鞋,随手拿了一个挂在门边衣架上的挎包,准备出门。这高跟鞋也是她结婚前买的,是她最爱的一双鞋,但是结婚之后再没穿过,昨天才把它翻出来,不错,还是那么亮眼的黑色,并没有因为时间而褪色。是时候该让它重见天日了。

      羽婷想了想,走到门口,觉得还是应该和路原说一声。抬头寻视他,只看到他带着明显戾气走进房间的背影。他生气了,她又感觉到了无能为力。

      羽婷只好快速出门,离开这个让她压抑的地方。真是可笑,什么时候开始,甜蜜的爱巢,竟然成为压抑他们的地方。

       门‘啪’地一声锁上了,这般大的响声,吓羽婷一跳。她从来没意识到,原来门有这般巨大的声响和力量,可以明显划出分界线。她是要出门一会儿,并不想这关门的声音惊吓到里面那个受伤的男人。也许她是想骗自己,声音小点,也许他就不知道她出去了,或者对她的恨意就会少一点,真是个自欺欺人的念头。

      羽婷出门之后,头也不回的往中心街道走去,既然出来了,心也已经伤了,那就好好对自己吧。

      路原从房里出来,走到阳台,在阳台看着她离开的背影,仍旧是那么消瘦的身影,走得头也不回,往常总是引起他怜爱的背影,此刻却那么令他感到怒火。她为什么出去都不和他说一声,当他不存在吗?呵,还是说,在她的心里早就没他的位置了?她打扮得这么漂亮出去,是要和谁见面?

      羽婷并没有约谁见面,也没有想出门闲逛,她就是觉得该给自己一点点时间和空间,好好享受独处。给自己一个从沉重的爱情里解脱出来的机会。

      羽婷去了一家咖啡馆,是他们从前约会常去的地方。在里面调情说爱,读书写字,畅谈人生,对年轻的他们来说,真是一个再适合不过的地方了。结婚之后,他们就再也没来这家名叫时光的咖啡馆。

      羽婷选了他们以前常坐的靠窗的位置。一扭头,就能看到窗外的车水马龙。羽婷喜欢看着人来人往,风景更换,内心流淌敏感的心事。

      就这么静坐着,原本是想给自己一个思绪安定的角落,往事却都蜂涌而至。这么熟悉的地方,往事一幕幕都与现在相互交映,重叠起来。

      他第一次带她来咖啡馆,两个人都那么小心翼翼;他们一起聊年少趣事,开怀大笑,像是两个顽童;他们在规划未来,颐指气使的模样,好像未来就在他们手里;他们闲坐着,听着咖啡馆悠闲的音乐,看着时光缓缓流淌;他们一起在工作,两台对摆着的笔记本,也想是成双成对的他们,偶尔抬头看看对方,当目光碰在一起,会心一笑。

      其实还是有很多美好的回忆的,羽婷有点伤感。为什么时光就不能把美好的都留住呢?非要两个人互相伤害,长此以往,两人都将争吵度日,哪是什么令人艳羡的一对,分明是一对怨偶,难道这才是爱情的模样?难道这才是爱情的真相?短短一年,就熬到真相了吗?真是经不起时间的责难。

      细想,他还是对自己挺好的。他从不和女人有任何非正常的交往,有交往,都是在她的眼皮底下,其间的关系,她一览无余。他细心呵护她,天冷送衣,下雨送伞,舍不得让她受一点罪。他大概也只是用对自己的标准来要求她罢了,他又有什么错呢?只是不懂她不愿被束缚的心罢了。

      羽婷就这样静坐了一下午,抬头看看咖啡馆墙上挂着的钟,快五点了,也该回家了。

      回到家的时候,路原已经做好饭菜在等她了。看他在解围套,饭菜还冒着热气,看来是刚刚做好,回来得恰是时候。饭菜腾起的热气遮挡住他的脸,她的心突然就柔软起来。

      路原看她回来了,招呼她去洗手吃饭,并没有去看她的指甲。羽婷快速嗯了一声,然后闪进房里,磨蹭了好一会才出来洗手吃饭。羽婷洗完手出来的时候,红色指甲油已经卸掉了,手指又恢复了之前的清秀。路原看到了,眼睛里闪过一丝光亮,并没有说什么,但眼神中多了一丝别样东西,分不清是柔情还是感激。

      羽婷坐在路原旁边,看着一大桌都是她爱吃的菜。声音不大地说,这么多的菜,吃不完多浪费啊。路原没有说话,只是不在意地笑了笑。

       至此,生活回归原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