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香(第五章,浴火重生)


狗剩他们写完字据,叫了另外三个人过来都签了各自的名字摁了手印后,舅舅就说:“嗯。你们可以走了,记住,以后不要再联系我闺女和我的外孙子,不要再进我家的门,把你的门板抬走。”

舅妈拿过来一个棉花褥子,我和舅舅舅妈小心地把丁香姐从木板上翻下来,让她躺在褥子上。

他们一行人把木板放在了农用三轮车上,他们也都要上三轮车坐着回去了。

我分明听到了魔鬼的笑声。

“等一下,”我走到狗剩跟前,使劲嚷道:“小白脸,我姐姐跟你走的时候,是躺在木板上拉到你家去的吗?我姐姐给你家放羊的工钱呢?你骗她和你过了几年猪狗不如的日子,她给你放羊摔了,你们都不能送她去医院看看吗?你们一家人倒是有脸把她送过来,你这个畜生,你们都会遭到报应的,你们都不得好死!”

我拼尽了力气,抡圆了右胳膊,往他的左脸上扇了一耳光,再伸出左胳膊去打他的时候,我被人拽住了胳膊。

“让他们走吧。”舅妈轻声说:“你回来。”

舅舅拿着剪刀,在院子里给表姐剪头发,剪得那叫一个难看,真是惨不忍睹。

舅妈拿过来两个小太阳,照着表姐,又端来两盆热水。

丁香姐的脸色和目光不再冷硬,她泪流满面。

舅舅舅妈日夜思念着闺女,如今,竟然是以这样的方式团聚,人人泣不成声。


给表姐洗了洗头脸,舅妈说:“叫哪个医院的车呢?闺女的左边腿脚有知觉,右脚底有几个针眼出了点血,看来是被别人扎过了,你来看看是不是伤到神经了?还是送部队医院吧?”

“嗯,我去给老吴打电话叫车。”舅舅说着,起身向屋里走去。

小宝拉着表姐的手,给她擦去泪水,他不停地笑,露出一口整齐的牙齿。

表姐做的是最先进的微创手术,手术后第三天就必须进行很累的康复训练了,她咬着牙锻炼得满头大汗,也不停下来。

表姐迷途知返的代价太沉重了,让我们都不敢也不愿意再提起。

我们只是每天督促她,严格的要求她做好每一个动作,人家康复中心要求一个动作半小时,我们会让她坚持一个小时。只希望她能早点恢复健康,过上正常的生活。

表姐很坚强,她总是甜甜地笑着说:“我还行。”她努力地多吃饭,多锻炼,努力地让自己强壮起来。

不过两个月,她就已经不用拐杖,能自己走路了,我陪着她去法院递交了“解除非法同居关系”的起诉书。

又过了几个月,判决下来了。小宝也进入了舅舅的户口本,小宝指着户口本上他的名字,念道:“平安。”

有一天,舅舅家来了一位老者,和舅舅在客厅说话,大概意思是有人喜欢小宝,看着表姐身体不好,问问能不能送人收养,愿意出大价钱。我和表姐竖起了耳朵,小宝也把耳朵贴着墙听着,舅舅说道:“不给,我们家有多少孩子,我们都养得起,你走吧。”小宝扑到我怀里,捂着嘴笑。


也许,折翼的天使,总是能得到天神格外的眷顾吧。

表姐开了手工作坊,做一些工艺品,越做越大,自己做老板,手工作坊变成了工艺品厂,她雇佣了很多闲散人员来打工,她还会去学习,也去参加全国各地的订货会,忙得不亦乐乎。后来,她的车比我的车要好。

毛毛虫想破茧成蝶,要经过泪水和痛苦的挣扎才能完成脱变,天空也要有过风雨的洗礼,才会出现彩虹,凤凰要承受烈火焚烧的煎熬和痛苦,才能涅槃重生,有的人在经历过人世间的生死绝望和巨大伤痛之后,意志就会更加顽强。

表姐丁香就是这样的人吧。

又后来,有一位名叫欧阳德的儒商与丁香姐姐有了业务往来,这位风度翩翩的钻石王老五爱上了表姐。经过他不落俗套的不懈追求,他们终于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至今,他们仍然如同初见一样的恩爱。

前几天我去看丁香姐,我就问她:“姐,你过得好不好?现在都结婚了,进了爱情的坟墓,欧阳大哥对你还好不好啊?”

“我啊,现在的我,很爱惜自己,我对自己很好。不管他或者别人对我好不好,我都能过得很好。”她笑眯眯地说:“我已经不喜欢海誓山盟,也不知道好夫妻是怎样过日子的。不过,阿德很疼我,他做饭很好吃。只要他在家,就要去做饭给我吃,而且,他对平安很好,我觉得现在的我们,应该是拥有爱情的人了吧。”

聊到快中午的时候,欧阳德和平安回来了,俩人拎回来很多菜。

欧阳德系上围裙进了厨房,平安也走了进去帮忙,很快,一桌丰盛的饭菜就摆上了桌。

“小男供饵妇搓丝,溢榼香醪倒接罹。日出两竿鱼正食,一家欢笑在南池”。

看得出来,欧阳德很顾家,表姐过得很开心很幸福。

他们一家三口有时间就会去各地旅游,欧阳德说,他要带丁香姐吃遍天下美食。

他们一家人在一起其乐融融的样子,真让人羡慕。

我们大家疼爱的平安顺利考上了大学,每年都会交给舅舅舅妈他获奖的荣誉证书和奖学金。

在家里帮舅舅按摩肩背的是他,帮舅妈摘菜做饭的是他,帮我跑腿办公的是他,给表姐洗脚梳头的也是他,他也会在欧阳德忙的时候,给他送过去一些糕点和一杯茶。

他是个好孩子,懂得感恩和珍惜,他怀揣着阳光,温暖着靠近他的人。

其实,在这世上,你只要播种下爱的种子,感恩就会在爱的怀抱里生根、发芽、开花、结出温暖的果实,来回报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