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收了近20万的奢侈品之后,我重新看待了自己与物品的关系。

写下这个标题党不是在装逼,如果买了几个包几只表,20万也不算什么。抖音上最近总刷到什么“花掉十万需要多少时间?叮咚,一件爱玛仕的外套。一秒。”

言归正文。
上周找到二手回收的公司,回收了一块积家的手表,两个香奈儿包包,一个爱玛仕,一个LV。
如果想要真正的断舍离,不是扔掉家里多余的抹布,买多的纸巾,而是要对曾经最喜欢最昂贵,但是近来可有可无的物品下手。

以积家那块手表举例吧。
决定要回收它的时候,还是有很多不舍的。于是回忆了当时买下它的心情……
2015年做了一个挺大的项目,决心奖励一下自己的辛苦,看上了这块双面翻转带日历的钻石表。公价8万2,托朋友在国外6万2入手。
买到它是非常喜欢的,在头一年几乎每天都在戴,也由此入了手表的坑。后来喜欢上古董表,它的出场次数减少很多,更多的躺在我的抽屉里了。
再把它拿出来的时候,它的走时已经有了较大的偏差,如果需要保养,要花4000多元,养表就是这样,不要怎么说穷玩车富玩表,我还不是什么富人。
于是这往日的奖励成了今日的负担,就动了回收的心。
最后以2万5回收价把它送出去之后,认真回顾自己和物品之间的关系。

一件物品分为实际的实用价值和占有它的心理满足价值两种。
只要我们还没有达到流动资产数千万的程度,基本都是需要区分这两种不同的价值感的。
比如,我用得最多的包,是容量巨大的巴黎世家机车包,可以装下短途旅行1-2天的所有东西,其时尚程度又比一个帆布袋要高不少,很好搭配衣服。闲置在家里的有特别喜欢的稀有皮革的晚宴包,用得很少,但是每次摸到它都是高兴的。前者和后者都清清楚楚在我的生活中占有它们自己的价值地位。
而需要断舍离的,是并没有喜欢到能有心理满足的程度,而其使用价值又寥寥的物品。
每个人的生活中都不少。
被柜姐游说买的不适合自己皮肤色号口红,折扣季买的不合身的衣服。
合适和真的喜欢比便宜要重要得多,但人性的本质还是容易被游说和图便宜,加之大量的“李佳琦们”让你觉得好像总是缺点什么,家里屯积的物品就会越来越多。

真的想要断舍离,可以给自己每月固定的日子,比如每月第一个周六,从相对价格更高的物品开始,回忆你得到它的故事,体会你是不是真的还需要它。如果不需要了,给它拍些好看的照片上闲鱼,或者送二手店。
从高价的物品开始,这种最后的珍视感和分离过程中重新审视自己需求的过程会让你记忆深刻,减少被“李佳琦们”带着带的情况。最终减少物品整体的屯积,浪费,过上“少一点,但好一点”的品质生活。

我的目标是,在一年内慢慢做到相似功能的物品不能多于三件。如耳钉,只有三对;耳环(圈形的),只有三对。别笑,你是不知道我现在的基础有多差,嘤嘤嘤……这是一个屯积狂的自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