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陈相亲记

今天是小陈结婚的日子,最开心的却是大陈。没有人知道大陈等这一天等了多久,其实大陈也不知道,别人都是翻着日历过日子,大陈是数着毛票度日,一毛两毛的精打细算,理的清清楚楚。大陈不在乎时间,只关心每天有没有两块钱买几个馒头吃,有算是过一天,没有就只能算挨。

硬是靠着这份节俭,供小陈读完了初中读高中,最后活生生供出了个大学生。

大陈看到小陈结婚,心里的包袱终于放下了,忙里忙外,见了谁都笑呵呵的等等、。

“老李,屋里坐,来,抽抽我的好烟,黄鹤楼的,带劲!”

“二伢子,你小子跑啥,到叔这里来,来吃糖!”

“大陈,你弟结婚你咋比他还开心,是不是也想媳妇啦?”邻居大婶七嘴八舌开起来大陈玩笑,“是啊,大陈,你也老大不小了,也该找个伴了!”

大陈本来红光满面的脸突然胀成酱紫色,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想狡辩说不想却又怕大婶们当了真,说想又拉不下脸,吞吞吐吐半天蹦出个“抽烟,抽烟,您抽烟!”

“我们可不抽,八字没一撇,这就丢了魂啦!”二丫娘掩口笑道,“要是有心,赶明儿,给我家那老不死的留条好烟,我给你说和说和。”

“嗯,嗯。”大陈轻轻发出两声鼻音,才小声回答道,“要的!”。也不看二丫娘听见没,就害羞的连忙往屋里躲。

“狗日的,大陈心思活泛了,看起来这些年攒了不少家底,有底气了。”

“那可不,建了房子,还安置弟弟结婚,要我说,大陈这憨货还挺会当家的,让人可挑不出理!”

“是啊,是啊,说不定还会疼人呢?只是屋里少个知冷热的。”

刚刚的一切都被屋外的邻居看在眼里,大家七嘴八舌议论着,少不了嚼嚼舌根。

小陈结完婚回城的晚上,大陈夹着一条烟鬼鬼祟祟的遛进了二丫的家。

第二天,还是那身打扮,西装解放鞋,大陈在二丫娘的带领下去了她娘家所在的那个村。七弯八拐的来到一座平房前,二丫娘看来很熟悉这里,看着门开着,进了堂屋才喊道:“桂花婶子,在家吗,我可给你把人带来啦!”。

房子在外看有点破旧,但屋里收拾的很干净,墙角摆放的镰刀、锹、农药喷洒器等农具看上去有些年限了,但维护的很好。大陈也是摆弄庄稼的一把好手,一眼就看出看来这家人的勤劳本分,好感油然而生。

“哎呀,二丫娘,可来啦。”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才发现屋后还专门有间厨房。一个衣着朴实的老太太系着围裙就冲了出来,手在围裙上蹭了蹭,就准备倒茶,忽然又想起什么,歉笑了下喊道“孩子她爹,来客人了,赶紧倒茶。”

在旁边屋里不知忙活啥的一个老汉走了出来,愁眉苦脸的,倒好茶端给二丫娘和大陈。大陈赶紧站起来,双手接好茶,说完谢谢后掏出一包黄鹤楼,抽出一根笑着递过去,“叔,抽烟!”

老汉接了烟,看了大陈一眼,也不言语,收好烟,然后掏出自己的烟斗自顾自的在一边抽起来。

大陈讨了个没趣,怅然的收回身,余光一撇看到一位清新脱俗,扎着马尾辫的站在桂花婶后。大陈眼前一亮,激动的发抖,刚刚的不悦一扫而空。

三十年来大陈对于娶媳妇想都不敢想,这一次,怯生生的姑娘就在站在面前让大陈感觉做梦一样。

“都别站着啊,来来来,上桌吃饭!”桂花婶子热情的招呼大家,“芳芳,去拿碗筷!”

原来她叫芳芳,真好听。大陈对姑娘很满意,想着要是和她结婚该有多幸福,胃口大开,连吃了好几碗饭。

虽然老头是个闷葫芦,桂花婶子却是个热情人,一个劲的给大陈加菜,嘴里唠叨个不停,旁敲侧击的问大陈家里的一些情况,家里几个兄弟姐妹,都结婚没,房子几层,有无外债啥的。

大陈吃几口就偷看下芳芳,顺便再回答下桂花婶子的话,看着桂花婶子给自己加的菜,添的饭,为了给未来丈母娘留下好印象,也不拒绝,一个劲的吃。没发现,旁边还有一双混浊的老眼至始至终观察着自己的一举一动。

吃罢饭,二丫娘和桂花婶又闲聊了几句,才带着依依不舍的大陈离开。

“老东西,咋样,看你那熊样,一副别人欠你钱的样子。”看到客人走远,桂花娘迫不及待问起了老汉,“我看还行,家里没啥负担,人也老实!”

“行啥,一桌菜,一电饭煲饭,别人没咋吃 全都他一个人吃了。”老汉抽了口旱烟,吐着烟圈说,“这个吃饭,家都给吃穷人,啥叫好吃懒做你知道不?闺女不能给他!”说完,披着外套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大陈知道了消息,伤心了好一阵。二丫娘也觉得内疚,没过几天,就又替大陈联系了一家人。

这次,大陈学乖了,专门向过来人取了经。礼多人不怪,早早的备好了烟酒,进门就送。待到吃饭时,有了上次的教训,挨着饿就吃了半碗饭,菜也就吃眼前的,一副大家闺秀样。眼睛也不敢乱瞟,话也不多说,问一句答一句。

等到回去时,肚子咕咕叫了一路不说,想了半天,也没记起人家姑娘长啥样。

大陈觉得有些亏,但是没办法,僧多粥少,闺女不愁嫁,有些规矩是正常的。

等了好几天,女方家才传出消息说不行,觉得大陈不是干活的料,在农村找对象又不是找秀才,吃这么少,肩不能抗手不能提的,咋能是过日子的人。

大陈欲哭无泪,相个亲咋这么难,心里委屈级了!

“这事不像别的啥事,得讲就缘分。缘分来了挡都挡不住。”二丫娘见得多了,也不气馁,看到大陈对相亲提不起精神,适时开导他,“隔壁村的大王相亲十几次,现在娃都有两个了,你担心啥。想娶媳妇儿就要脸皮厚,一次不行就两次,两次不行就五次,我就不信了……”

本来碰了两次壁,心里不痛快,心里却又惦记这事,听二丫妈这么一说,也就借坡下驴。丫妈说下次再找个靠谱的,大陈也就默认了。

大陈以为自己不再像以前那么激动了,但看到老谢家的闺女谢静时,心里还是起了涟漪,全然忘了自己前两次的不顺。

谢静五官不算精致,但很耐看,个子很高,皮肤白皙,人如其名,文静但不失大气,笑起来有些妩媚又带点俏皮。是个很有主见的女孩。

大陈本来下定决心不再在女方家吃饭,但就是迈不开腿,磨蹭磨蹭就到了吃饭的点。老谢家也不是小气之人,看到女儿和大陈谈的来也就张罗着吃饭。

坐在桌上,大陈犯了难,难得遇到这么顺心的,生怕一点不好的举动错失了姻缘,茫然不知所措。看到大陈迟迟不动筷子,谢静以为大陈哪里不舒服,抛向他一个询问的眼神。

大陈憋的没办法,把心一横,说道:“我前两次相亲,饭吃多了,别人说我会把家吃穷,吃少了觉得我干不了活,撑不起一个家,我不知道该吃多少!”

谢静“噗”的一下笑出声来,觉得大陈傻的有些可爱,笑道“我们家没那么多规矩,你想吃多少就吃多少!”

席间,听说大陈一直供养弟弟读书,出门打过工,种田养殖也不含糊,心里暗自下了决心,就他了。

大陈不知道,他已经悄悄的俘获了谢静的心,不过,他迟早会知道的!


无戒365天极限训练营第002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