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成年人,我今天丧得一批

今天早上收到一条公众号推送:成年人的快乐指南,虽然内文与标题关系不大,不过还是一下子戳中了我的心:你是怎么知道我最近丧得一批。

我有两个经常聊天的微信群,一个以妹子居多,日常话题恐婚控育;一个以汉子居多,日常忧国忧民。亏得这两个群,于是几乎每天我都批阅小至民生八卦,大至国际股市。丧,已经成为成年人避无可避的生活主题。

我真切地回忆一番,两三年前,刚毕业那会,我一点都不丧。从大学到社会的过渡,我自认为是90%无不适地经历,那时候爱学习会自己找教程,那时候爱看书,那时候爱写文,那时候还爱给自己订立目标。

我想了想,事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化的。哦,25岁。

晃一晃眼,25岁就来了,据说,这是胶原蛋白流失眼纹开始滋生的年纪。25岁这年,对男女都太不友好了,男士如果还没房没车,那就太失败了;女士如果还没嫁人,那就变成了人人讨论的剩女。

和我一样是大龄单身女青年的朋友忽然某一天和我说:“感觉最近没有心想事成。心烦。”

人生有4件大事要谨慎选择:读书、工作、结婚、生育,前两件事情我都没有迷茫,依靠着自己的想法去果断选择,但是后面两件事呢?

处于这个年纪的我们其实很清楚迷茫的原因:生活不是可控的,很多事情不是简单到你一人就能做好的。

便是处于在这不尴不尬的时期,我们都感同身受,却依旧无法释怀迷茫的情绪。而间歇性地陷入到“丧”的这种情绪,便是最明显的“病状”了。

丧的原因还有一点,那就是:我们的钝感力增强了不少。

刚踏入社会,开始有了自己的初步经济能力的时候,便会觉得自己无所不能,于是开始将自己世界的边界拓宽。第一次,永远是最新奇和最有意思的,当开始将周围好吃的店吃得差不多、好玩的景点玩得差不多、好看的东西看得差不多的时候,我们就又陷入了丧的情绪里。

前一两年还风风火火的朋友圈,消停了不少。大家都腻了了,懒得分享、不爱点赞,我们变得不话唠了。可能随着职业发展和身份转变,我们更注重自己的对外形象,但更多其实是——没意思。

我们仍然喜欢喝可乐,但是喝了第一口其实就够了,第二口、第三口再也无法使我们获得更多的愉悦。

那应该怎么办?没办法。大家明明知道坚持是一件很难的事情,所以也应当知道坚持快乐也很难,所以丧是正常的。

然后,我们应当知道,外界给予的愉悦是一时的,是被动的,能够持续获得愉悦的是你的兴趣爱好。这里的兴趣爱好,可以不给予你经济回报,但它必须给予你情感回报。

你愿意无条件投入其中,花心思去想如何做到,和别人交流分享:看,我做了一件多好玩的事情。它可以不主流,可以不是健身、不是读书、不是旅游,学一门超级偏门的小语种语言、看极其小众的俄剧土耳其剧巴西剧、喜欢拼图喜欢乐高...简而言之,找到一种小众的爱好。你必须从日常的生活中挣脱出来,陷入到不为人知的兴趣爱好里面。虽然不说,但你知道:“我在做着一件别人都不知道的很有意思的事情。”

它没有有力的理论基础,但是是我自己最近实践比较有效的。同样,对我来说,在一个没有熟人的地方写作,把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东西写下来也是一种“治丧”的有效方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